慕欢颜 作品

第298章 欺骗,撕破伪装

    二人的身影在夜色中穿梭,如鬼魅一般,一路上解决了几个然后处理好,避开了一些守卫的,无声无息地来到了后门处。

    “前门把守的人太多,只有后门没有几个,但是后门很高,想出去比较难,所以我们一会得翻墙走。”

    翻墙么?洛歆倒是还没试过,她点点头,“好!”

    两人将守在后门的几个黑衣人放倒之后,谷环优先出声:“我先试试。”

    她望了四周一眼,然后退后几步攀爬上旁边的大树,然后再借力蹬到墙上,抓住栏杆,回头,“这样上来还算安全,我先去下头等你。”

    说完她便跳了下去,可却听到了一声沉闷的声响,洛歆心中有异,便赶紧出声询问:“谷环,你怎么了?”

    “……”可并没有人响应她,她也不敢大声张罗,以为她是摔着哪了,当下便没有迟疑,赶紧爬上树,然后跳到栏杆上,稳稳地落在地面上。

    她并没有看清楚周围的环境,但直觉告诉她,周围有杀气,而且是很强烈的那种。

    想到这里,她倏地抬起头,对上了一双充满忧伤的眼眸。

    洛歆一愣,呢喃出声:“牧泽野?”

    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去参加宴会了吗?不是要两个小时吗?为什么会出现在后门之处?

    谷环几个人按在地上,而地上还有一滩鲜血,是从她小腹上流出来的,洛歆这时才看清她后腿中了枪。

    “谷环!”洛歆惊呼出声,抬步想上前,一个黑洞的枪口对准了她,阻止了她的前进。

    不知何时从始,方进从牧泽野的身后走了出来,把手中的枪对准了她。

    此时的牧泽野眼眸里充满伤痛,失望地看着她,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这样对自己,他自问对她很好,可以说是掏心掏肺,甚至孤拄一掷地告诉她书房的机关,希望她能及时地回头,可却没想到,她还是来了。

    “为什么?”他悲切地看着她,并没有阻止方进的动作,心痛全表现在了脸上,难以言喻。

    洛歆对他的确心怀愧疚,所以并不敢正视他,她别开眼睛,没有答话。

    “说啊,为什么?我对你那么好,几乎掏心掏肺,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甚至把我的心挖出来亲手送给你都行。可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接近我,就只是为了海之泪吗?嗯?这些日子,你失忆的事情,也是假的对么?”越说,牧泽野的心越痛,苦笑地看着她:“我没想到,你竟然为了那个男人付出到这种地步,为了帮他,你不惜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从楼梯上滚下来不疼吗?你没有想过后果吗?那个男人有什么好?如果他真的珍惜你,又怎么会任你一次次受伤害?还把你放在我身边?”

    他字字诛心,说到最后语气都变成了质问,可洛歆却仍是没有什么反应。

    牧泽野气得大吼一声,上前握住她的肩膀:“你回答我啊!为什么?”

    肩膀上很疼,洛歆看他一眼,淡淡道:“这一切他都不知道,我做这一切都是自己的主意,所以无论你说什么,我的想法都不会改变。”

    听言,牧泽野瞪大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你就这么义无反顾吗?就算是他不来救你,你也要把海之泪带走?”

    “是,海之泪我势在必得。”虽然一开始是为了搜集证据,后来演变成了拿海之泪,其实他说的如果是乔子墨让她做的,可能她就会死心。可却不是,是她自己坚持要这么做,而他在担惊受怕,他有多担心自己,洛歆都知道,他也不想让自己冒险,所以三番几次地说要带自己走,可面对她时又无奈,被她三言两语又劝下去。

    乔子墨对自己的心,她还算是明白的。

    只是……牧泽野对自己的心,也不比他差。

    但是,她只有那么一颗心,两个人只能选一个,所以她没有办法。

    “我原本以为,对你好,你就会感动。我甚至主动把机关告诉你,今天故意跟你说我要去参加宴会,就是不相信你会这么做,没想到,我还是算错了……洛歆,你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没有什么值不值得,只有应不应该,海之泪,本来就不是你的。”

    她不相信爷爷会骗人,而且就算不是乔家的,牧泽野的做法也不对。

    “不是我的?这本来就是我们家族的东西。”

    “就算是你家族的东西,那是老一辈的事情,多少时光过去了,它早就不属于任何人,所以才会上了拍卖会。可你的做法,和强取豪夺根本没有什么不一样,还制造出各种假像。”

    “强取豪夺?”牧泽野嚼着这四个字,突然眯起眼睛,“所以你的意思是说,你呆在我身边也是我强迫你的吗?”

    听言,洛歆一怔,看着他道:“难道我不是被你强行带到牧家的吗?”

    她还记得当初她看到他的时候,他整个人都不对劲,好像理智都不是他自己的,对自己的态度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只是她到现在都还没有搞清楚他是怎么一回事。后来的相处之中,她为了执行任务,根本没有去问他,只是有些怀疑他是不是有两面的性格?

    “我强行带你到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