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304章 你心中,谁更重要

    “你好沉,快起来。”洛歆几乎被他高大的身子压得有些喘不过气,便伸手推着他。谁知道那人已经开始在她的耳垂上轻轻地啃咬,大手也开始不安份起来。

    这家伙……

    洛歆只差没对着天花板翻白眼了,在他想把大手从衣底钻下去的时候,她伸手在他的胳膊上用力一拧。

    “嗯……”毫无预警地,听到一声闷哼声,乔子墨果然停下了动作,可身子却并没有动,只是喘气道:“笨女人,你这么用力是想谋杀亲夫么?”

    “别闹了,快起来,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乔子墨不依,将脸埋在她的脖颈之间:“有什么话比我更重要?我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虽说被他掐了一把,可要是能换来点什么,他也是心甘情愿的啊。

    预料之中的,乔子墨的手臂又再次遭到袭击,这次他有些怒了,瞪着她道:“你都不心疼我的么?这么多天没见,你不想我?还对我动手动脚的,洛歆你这狠心的笨女人。”

    怎么可能?洛歆当然心疼他啊,也想他啊。只是现在真的不是做那种事情的时候,她无奈地叹了口气,伸出手轻轻回抱他,安慰道:“我不是不想你,只是现在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跟你说,你能不能等我说完再那个……”

    “有什么事情那么重要?不能做了再说?”乔子墨的声音里还是带了一股赌气和不情愿。

    “不能,真的很重要,你辛苦弄到手的海之泪,还想不想要了?”

    真的被迫无奈,洛歆只能说重点,转移他的注意力了,希望他听到以后可以注重一些。

    可谁知道,乔子墨这家伙竟然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大手握住她的小手漫不经心地揉捏着。“海之泪哪有你重要?”

    若不是因为那东西关系到老头子想要,而正好牧泽野又是敌人,他又怎么会去找那东西?

    听言,洛歆心里有些感动,但还是解释道:“好吧,我知道我在你心里最重要,你在我心里也很重要,那你觉得我安危重不重要?”

    乔子墨点了点头,突然撑起双手,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觉得沈冰,对劲吗?”洛歆抿了抿唇问道。

    听言,乔子墨眸光一深,轻声问:“继续说。”

    “我觉得她不简单,我怕她今天晚上会趁机把我们辛苦找来的海之泪拿到手。”这是她分析的,但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分析错,她当时闭眼在乔子墨怀里养神的时候,回去时不经意抬了一下眼睛,却看到沈冰的眼神一直跟随着他们,可却又不是爱慕之情,倒反而是想得到一种东西的那种渴求。

    所以,她才有了这样的想法。

    而且,她早前就一直怀疑沈冰的身份了。

    乔子墨听她说完以后一动不动,还是撑着双手俯视着她,他不觉得累她都要替他觉得累了,刚想开口问他的时候,他却突然松了手,然后翻身在她身旁躺下。

    “怎么了?你是怎么看的?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她很怀疑,他是不是满脑子都在想那件事情,而忽略了刚才她说的话。

    听言,乔子墨侧身勾起唇,邪魅地看着她:“当然有,不过,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

    洛歆冲他翻了个白眼:“我一直都挺聪明好不好?”只是和他比自己确实比他差太多,因为乔子墨的智商一直都很惊人。

    “是吗?”乔子墨继续笑。

    “这个问题你上次已经问过了,能不能不要再问了呀?”

    “我以为,你只是聪明一时,过后便又笨回去了。”说完,他伸手拧了拧她小巧的鼻子。

    听言,洛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气愤道:“你才笨呢!”

    说完她忽然又觉得有些不对劲,突然侧身学他的模样与他对视,眯起眼睛,危险道:“乔子墨,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沈冰不对劲了?”

    “这又是怎么说?”乔子墨幽深的眼眸全是笑意,他家的笨女人,真是越来越聪明,嗯……一定是因为和他在一起的时间久了,被他的聪明机智感染到的。

    想到这里,他眼底的笑意更浓。

    “我跟你说的时候,你一点都不惊讶,而且还这样问我。”说到最后,洛歆几乎可以肯定他是知情的,转念一想,她幽怨地盯着他:“你早就知道她不对劲你居然不告诉我,要是她对我有什么坏念头怎么办?”

    “不会。”乔子墨伸手捻了她的一撮发丝在手中把玩,“她没有那么蠢,不敢随意对你下手,而且她也没有那个机会。”

    “你怎么知道?说得好像你很了解她似的。”

    其实,乔子墨之前并不知道,只是后来洛歆跑那一千米出事之后,他才注意到这个沈冰很不对劲,于是他让陈靖去深入调查了她,才了解到她的身份,没有揭破是因为知道她不敢对洛歆怎么样,况且洛歆当时一直要求自己去查这件事情,他才睁只眼闭只眼。

    这颗毒瘤肯定是要除掉的,而且这个笨女人很聪明,居然洞悉到了。

    “你身边的人我都了解,不然我怎么知道她们对你的心到底是好是坏?”亲眼目睹她受伤之后,他便将她身边的人都探查了一番。

    “切……”洛歆抿了抿唇,“知道你不告诉我,居然还瞒我这么久。”

    “这不是打算等你自己发现么?你看,用不着我告诉你,你也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