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这样的暧昧

    根本不用她自己开口,就已经有人开始替她声讨了。

    而端木蕾的脸色随着议论声越来越难看,最后终于忍不住大吼一声:“关你们什么事?我抢你们男人了吗?左一句小三右一句小三够了吧?”

    听言,女人们顿时面面相觑,之后抿了抿唇没有再说话。

    “你这挑拨离间的本事还挺不错的,不过我希望你一会的表现会更好,要不然你就要输给我了。”

    话落她让人取来鱼竿和鱼饵,然后在离乔子墨不远的地方坐下,睨着洛歆冷笑:“准备好了吗?”

    看她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洛歆抿唇看了乔子墨一眼,凑近问他:“乔子墨,你看她一副必胜的模样,万一我输了怎么办?”

    听言,乔子墨看向她:“你会输吗?”

    “要是我真输了怎么办?到时候……你可就是她的人了。”洛歆清澈的眼眸中尽是调侃的笑意。

    “你敢!”乔子墨眯起眼睛,身上露出危险的气息。

    “哈哈,不敢!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输,不但不会把你输掉,还要把钻石赢回来。”

    说完她直起腰身,而后坦然无畏惧地对上端木蕾的眼睛,“早就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开始。只不过,我们就这样比赛吗?你不觉得少了点什么?”

    听言,端木蕾眯起眼睛,不屑道:“少了什么?你想耍什么花样?如果你不想丢脸输给我的话,可以现在向我认输,我或许……会考虑放过你一马呢也说不定。”

    “认输?真抱歉呢,今天要认输的人恐怕是你了。你别担心,我所说少的东西,只是我们还差一个裁判而已,难闻比赛的时候都不用裁判的吗?这样怎么确定比赛是否公正?”

    端木蕾眼珠子一转,而后扫了四周一眼,“你想请谁做裁判?”

    如果她敢提议乔子墨的话,她是绝对不会答应的,毕竟他们是一伙的,难免不会帮她。

    而此时,站在一旁一直都没有机会插话的夜辰汐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一喜,赶紧站出来道:“既然没有裁判,那就由我来做这个裁判吧!”

    “你?”洛歆却在听他说完以后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质问,明显一脸嫌弃的模样。

    而被嫌弃的夜辰汐顿时不满了,冲她嚷嚷道:“就是我啊!怎么?本少爷给你做裁判是你的荣幸。”

    洛歆抿唇,不想与他搭话。

    端木蕾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在心里冷笑。

    愚蠢的女人,连国际巨星夜辰汐都不放在眼里,而且他要当裁判她居然还一副嫌弃的模样。真是的,长相普普通通,要身材也没有身材,穿衣服还那么老土,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信心,居然还敢嫌弃别人。

    不过……目光落到她身旁一直坐着稳如泰山,神色淡定如常的乔子墨身上,端木蕾又随即释然。

    有这样优秀的男人在身边,就算是国际巨星又如何?她自然是看不上眼的,只不过……她情商还是太低了,而这个优秀的男人也很快就会是自己的了。

    想到这里,她就忍不住得意地勾起嘴角。

    半晌之后,她开口,礼貌道:“亚洲的人气当红偶像夜辰汐愿意给我们做裁判,实在是荣幸得不行,夜辰汐,那今天这裁判的位置就交给你了,我知道你一定会很公正不徇私舞弊的。”

    有人夸奖自己,夜辰汐的尾巴自然是翘到天上去的,他得意地朝洛歆抬了抬下巴,眼神好像在道,看吧?我是如何受欢迎的。

    “端木小姐执意要让他当裁判?”

    “不然这里还有其他更合适的人选吗?”

    好吧,洛歆只能默,的确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本来她是想让乔子墨做裁判的,可联想到他的关系,她清楚乔子墨不是那种人,可难免赢了以后端木蕾会找借口推脱。

    所以这个裁判非夜辰汐不可,看他那么吊二郎当的样子,洛歆只能无奈地笑。

    也算,就让你得意一回好了。

    “好吧,既然你执意,那我也只能同意了。”

    之后比赛开始,乔子墨坐在中间,而洛歆和端木蕾则是各坐一片,夜辰汐在后方走过来走过去,一会停在洛歆后面,一会停在端木蕾后面。

    现场少许来钓鱼的人群也都停下了动作,铙有兴趣的坐壁观战起来,也有不少人议论纷纷,这一场为了男人的争夺大战。

    不过在场的人心思都是不同的,所以争论也很激烈。

    “唉,照我说呀,这两人根本就没有可比性,你看这位端木小姐,人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只要那个男人眼睛没瞎,就绝对会选她,有什么可比的嘛?简直是浪费时间啊!”

    听到这句话的端木蕾勾起唇,朝声音来源处魅惑一笑,这话她爱听,说得可真是对极了。

    洛歆和自己,根本没有可比性。本来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我看是选那端木小姐才是瞎了吧?看她的打扮就知道是一个三心二意的女人,这样的女人也不知道跟过多少男人了,你喜欢?要我选,我肯定就选那个洛歆小姑娘!看起来干干净净的,特别是那双眼睛,比这马尔代夫的海水还要清澈。”

    听他这么一说,所有人顿时将目光落在了洛歆身上,试图去研究她的眼睛,可是她坐在那儿一动不动,全神贯注地钓着鱼,身上还隐隐散发着一股清冷的气质。

    顿时,挠人心扉。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