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322章 凭我是你老公

    可这一次,洛歆忽然发现乔子墨的眼神特别深邃,虽然对着别人的时候极尽冷漠,可在自己面前眼睛却民饱含深情。

    只是一眼,就会让人陷进去。

    洛歆看了一会,突然别开脸,“不看了。”

    “怎么?”乔子墨可没少捕捉她脸上和眼里的情绪,看她白皙的脸上已经染上了粉红,他勾起唇:“是不是觉得我老公我眼神太勾人,所以不敢看了?”

    听言,洛歆白他一眼,小手又是毫不留情地在他腰间一掐:“你少臭美了!”

    “难道我猜错了?你对你自己的老公没感觉?”乔子墨将杯子放到一杯服务生的托盘上,而后双手搂着住,两人帝若无人地秀起恩爱来。

    洛歆可不比他脸皮厚,脸一下子就红了个通透,掐在他腰间的手使起劲来。“快放开我,这里是外面!”

    “嗯……”乔子墨闷哼一声,“你这丫头力气还真不小,想谋杀亲夫么?”

    “快松开!”洛歆瞪着他,气呼呼地道:“你要是再不放开我就真的要生气了!”

    见她板起小脸,似乎真的一副要和他生气的模样,乔子墨无奈,只好笑着收回手,一得到自由,洛歆立马跑得离他远远的,生怕他再次缠上自己。

    虽然两人是夫妻,可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的,她实在是不习惯和他太亲密,总感觉那样别人会用奇异的目光看着他们。

    看着她跑远的身影,乔子墨勾起唇角,并没有跟上去,反正只要她不离开自己的视线,就没有问题。

    洛歆跑远以后便四处行走,顺便吃东西,吃了一会这个蛋糕,一会吃那个,在宴会上的女性,大概也只有她顾着吃东西了。

    来参加宴会的,有许多都是单身族,虽然有不少情侣,可大多数都双双进了舞池跳舞去了,剩下不少单身男生,用眼睛不断地搜寻着四周,试图寻找一个自己心动的异性。

    虽说洛歆他们进场的时候惊艳了很多人,可这会儿分开了,就成了单独的目标,也有不知情的男性上前朝她作出邀请手势。

    “这位小姐,不知道肯不肯赏脸陪我跳支舞?”

    “这位小姐,我有荣幸请你跳支舞么?”

    “这位美丽的小姐,良辰前景当前,不如和我跳支舞吧?”

    一连三四个男人凑到自己跟前,洛歆动作一顿,差点被嘴里的蛋糕呛到,不过她也确实被呛到了,油腻腻的蛋糕卡在喉咙,怎么也下不去,她一张白皙的脸涨得通红。

    不过是背对着乔子墨,所以乔子墨并没有注意到她的脸色,只是看到那几个男人上前,而洛歆的动作明显就是僵住了。

    他一开始是怒火升起,刚想迈步子上前,却又突然停住,因为他想看看洛歆是怎么处理的。

    于是便站在原地,准备看她如何拒绝打发那些男人。

    不过夜辰汐就自始自终地在换位置,一直紧盯着洛歆,发现那些男人对她虎视眈眈,他心里不爽到了极点,于是慢慢地靠近,却看到了她被呛到的一幕。

    于是几步上前,端过服务生托盘中的红酒,走到她面前递给她。

    洛歆也没有想过那么多,直接接过酒杯就喝了一大口,才将卡在喉咙里的蛋糕给咽了下去。

    拍拍胸脯,洛歆正准备朝来人答谢,那人却径自拉起她的手,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留下三个男人留在原地,面面相觑。

    不过夜辰汐并没有顺利带走她,走了两步就被一个矫健的身影挡住了去路。

    挡住他们的人是乔子墨,乔子墨眯起眼睛看着戴着面具的夜辰汐,冷声道:“放手。”

    听言,夜辰汐一怔,而后勾起唇角,“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不过是想邀请她跳支舞而已。”

    “我的女人不与其他男人共舞。”乔子墨冷着脸道,之后目光落在洛歆身上,“笨女人,过来。”

    洛歆顿了顿,而后准备挣开夜辰汐的手,她可不敢再惹他了,白天因为端木蕾的事情和自己生气,后来又因为夜辰汐送了她一条礼服跟自己发了很大的火。

    她是不敢再惹他了……准备挣扎开的时候,夜辰汐手上的力道加重,将她刚要挣开的手又握紧,回头紧紧地盯着她。

    “为什么不穿我送你的礼服?”

    他问,虽然戴着面具,可此时的洛歆却似乎能透过那张面具感觉到他的郁闷与不满一般。

    “那个……”她也不好把话说得太绝,毕竟对方帮过她,而且感觉是个心智不是很成熟的小少年。

    “天蓝色是我特意给你选的,你不是说你没有礼服么?那你现在穿的又是什么?你骗我?”

    说到最后,夜辰汐的口中竟然还带着一股孩子气的不满。

    洛歆被他说得哑口无言,张唇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乔子墨却不悦了,直接上前揽住她的肩膀,将她的手从夜辰汐手中解救出来,冷声道:“我太太的礼服用不着其他男人替他操心,我自会替他准备好。”

    “太太?”夜辰汐一瞬间就愣住了,错愕地看着洛歆:“你和他结婚了?”

    “嗯。”洛歆点点头。

    不过她还没有来得及看到他是什么表情,就已经被乔子墨拉着离开了,宴会只是参加到一片,舞没跳,就连东西都没有吃个过瘾,洛歆就被他拉着离开。

    两人到了甲板上,因为大多数都是去参加宴会了,所以甲板上根本没有人,只有她们两个。

    洛歆跟着他的脚步,一边道:“乔子墨,你可别生我的气啊,我明天把礼服拿去还给他。”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