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323章 笨女人,你自找的

    乔子墨一手捏着她的下巴,一手下滑到她的腰间,扣住将她按向自己,两人的距离顿时贴合得密切无缝。

    从刚才就想做这件事情了,只不过一直忍着,忍着他好辛苦……

    “唔……”洛歆瞪大眼睛,伸手不住地推着他,这个混蛋,话还没有说完呢,他又来这一招,以为这样就能蒙混过关了么?她才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于是她支支吾吾,破碎地道:“乔……子墨,唔……你不要以……为……一个吻就能改变我的想法……我下次还是要穿……礼服,唔……”

    乔子墨眼含笑意地望着她,这丫头到了这个时候还要捍卫这个么?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

    两人虽然嘴唇相贴,可洛歆却暗暗地与他较着劲,双手死死地挡在他胸前,迫使他无法再靠近她一些,而牙关则是紧紧地咬着,不让他进来。

    僵持半晌,乔子墨含笑退开,无奈地望着她。

    嘴唇得到自由,洛歆立马炮轰:“你别以为我会服软,我告诉你……唔……”

    可就在她张开嘴说话的那一瞬间,乔子墨极快地俯下身来,再度吻住了她。

    “你!”洛歆气得脸色涨红,愤愤地瞪着他。

    乔子墨眉毛一挑,眉眼之角尽是得意之色,似乎在说,你想跟我斗还是太嫩了点!

    洛歆那个怒啊!一不小小连手都被背到后背去了,他握住她的手又揽住她的腰,紧紧地抱住她,力道大到似要将她揉到自己的身体里去。

    唇贴得很紧,他一遍一遍地碾过,洛歆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被全数夺走了,身上的力气仿佛被抽光,软软地依偎在他的怀中,脚上也是虚浮无力得很。

    明明……说好的……较劲到底呢?

    转角处,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站在那儿,夜风吹起他的燕尾服,月光将他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

    第三天的活动不再是在游轮上,乔子墨安排得很充实,第一天是自由活动,适应气氛,第二天钓鱼和晚宴,第三天则是小岛野游。

    小岛野游就是上当地居民居住的小岛野餐,这种活动比较随性休闲,你想四处游玩也行。

    不过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洛歆曾经在书上了解到,当地居民都比较穆斯林,上岛不能穿得太暴露,那些保守的衣服倒是都派上了用场,洛歆换上了白t恤和牛裤仔,外加一件防晒的蓝色外套,再将头发都扎成马尾束在脑后,整个人看起来干净利落清爽。

    乔子墨打量了她半晌之后,满意地点头:“不错。”

    不错?洛歆撇嘴,不错个毛啊!她穿成这样还不错?明显就是看她包得不露一点肉才说不错的吧?

    真是个小气巴拉的男人!

    洛歆对着他的背影扮鬼脸吐舌头!

    却不想,乔子墨突然回过头,洛歆舌头吐出去还没来得及收回来,就被他抓了个正着。

    乔子墨几步走到她面前,伸手挑起她的下巴,“这么一大清早就开始诱惑我了?”

    听言,洛歆忍不住朝天花板翻了个白眼,“谁诱惑你了?”

    “你没诱惑我?那你吐着个舌头干什么?”

    “我喜欢!你管我!”洛歆又朝他扮了个鬼脸,之后不断地在他面前吐着舌头。

    乔子墨的目光原本平静无波,却在看到她不断地吐着那粉嫩的小舌头以后,眼神变得有些深沉起来。之后她还故意在他面前晃,他的眼神越来越黑,越来越沉。

    最后!他一把掐住她的肩膀,将她推到了墙边,恶狠狠地瞪着她。

    “笨女人,这是你自找的!”

    话落他俯身重重地吻在她的红唇上,洛歆惊得连舌头还没来得及缩回去……就这样被他吻上了。

    她瞪大眼睛,努力地推着他,可挣扎都是无果的。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刚穿戴完毕的衣服被某人修长的手指利落地一件一件地剥下来……

    一个小时后……

    洛歆如死鱼一般躺地床上,而满足的某人已经起身穿戴完毕。

    回头见她还在那儿挺尸,便勾起唇凑近她:“还不起来么?”

    “……”洛歆扭头,抿紧唇不看他。

    “还是要等我……给你穿?”话落,他的大手从被子底下钻了进去,不过还没有碰到她,洛歆就已经一跃而起,抱着被子跑进洗手间了。

    因为跑得太急,所以她并没有完全遮住自己,晃着两条细白的腿进了浴室,乔子墨看得额头突突地跳,只觉得某个地方又起了反应。

    他抿唇,无奈地伸手拧了拧眉心。

    真是的,这个丫头……

    一碰到她,自己就完全失控了。

    这次去小岛,乔子墨直接包船,所以整条船上只有他们两个人,冷冷清清的,不过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

    这几天本来就不平静了,难得安静一下。

    她又拿出相机,四处拍照,乔子墨坐在船头,不动声色地看着她自娱自乐。

    正想着可以清静两天了,上岸的时候却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洛歆下船的动作一顿,朝来人看去。

    端木蕾被一群男人簇拥着下了船,今天的她打扮得更加娇艳美丽了,穿的是美丽的波丝花点长裙,而且还是吊带款的,她身材本来就丰满,这么一显摆,更加诱惑人。

    几个跟在她身边的男人还不时将色眯眯的眼睛移到她某个部位上。

    她像女王一样被搂在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