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只要我愿意

    周围的男人顿时纷纷上前:“端木小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晚上你睡觉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守着,一定不会让一只蚊子近身你。”

    “是啊是啊,我也可以!守到天亮,只要我愿意!”

    一堆男人猛拍胸脯,小黑看端木蕾有一堆护花使者替她出头,便笑笑转身离开,准备扎营。

    端木蕾却差点气得跳脚,一个个臭男人说要给她守夜,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打的什么心思,孤男寡女的处在一起,她会答应才怪。

    可不答应,又得自己一个帐篷。

    洛歆就不担心了,反正她和乔子墨一起,而且就算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她也不害怕。

    以前野外生存的时候,她树林里都睡过,那个时候可没有这么好的条件,还有帐篷,而且还有乔子墨和她在一块,她就可以安心地睡觉啦。

    两人侧身走过去的时候,端木蕾忽然将视线移到她身上,越过包围住她的男人朝她走过来,挡住她前进的道路。

    “洛歆!”她语气生硬地吼着,手却下意识地往后躲,虽然只是一个无意的动作可却还是让洛歆看到了。

    猜想,应该是昨天在宴会上乔子墨捏住她手的时候,当时捏住了穴位,她就知道她这手至少要疼上好几天才能恢复。以为她能消停会呢,没想到这会儿又凑上来了。

    于是,她勾起唇,笑眯眯地问:“叫得这么热情干嘛?难不成另一只手也想松松筋骨?”如果她真想的话,这次她不介意自己动手。

    端木蕾听完她的话,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你……”想说什么却又惧怕地看了乔子墨一眼,步子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说实话她确实怕了,昨天被他扭到的手到现在还在隐隐作疼,不过这个仇她一定要报,她已经打电话告诉父亲,自己在国外被人欺负了。

    父亲答应会派人来给她出气,但是出完气就要回国。

    所以她一定要回国之前,好好地修理洛歆这个小贱人一顿。

    “怎么?还有事吗?”洛歆冲着她挑了挑眉。

    “你!”端木蕾虽然特别生气,也想过要修理她,可目前的情况却不容她拒绝,她咬唇道:“我晚上要和你一块睡。”

    此话一出,不止跟着她过来的一干男人愣住,就连洛歆也是一愣,她眯起眼睛,伸手掏了掏耳机:“我没有听错吧?”

    “绝对没有,本小姐晚上要和你一起睡!”她才不要和这些臭男人睡在一起!可更不喜欢和那些黑人住在一起,在场的人又不多,只能挑着她了。

    洛歆抽了抽嘴角,感觉她说出这句话来就是抽了疯。

    “开个价吧!”端木蕾突然环起胸睨视着她,完全忽视了她能和乔子墨出现在这里,而住的酒店比她的还高级的这件事情。

    “什么?”洛歆有些不明所以了。

    “和我睡一个晚上,不!正确来说,是保护本小姐一个晚上,不要让蚊子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靠近我,你开个价?”

    听言,洛歆顿时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着她,本来以为她受过教训应该会知进退了,可没想到脑子坏掉的人就算受再多的教训也是那样的……

    于是她勾起唇,淡淡道:“端木小姐可真高贵,睡个觉还要让人守着,这样的话又何必来野游?不如回你的游轮上去睡个舒服。”说完她又望了一眼她身后一脸埋怨的男人们:“还有,我看这么多位护花使者都很乐意免费为你‘服务’呢,我一个弱女子,恐怕是帮不了你的哦。因为据说……这里的晚上不止会有蚊子,还会有蟑螂蜘蛛之类的东西,其实这些也不可怕嘛,最可怕的就是有可能会有……蛇哦……”

    乔子墨看她故意的模样,只能在心里无奈地笑,这丫头实在是太坏了,不过这个端木蕾气焰太嚣张,是该吓她一吓。

    “你说什么?蛇?”端木蕾的脸色一下子就变白了,似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突然有一只蜘蛛跑过来,正好到了她的脚上,她吓得一跃上三尺,把现场又搞得一片混乱。

    而乔子墨和洛歆不打算趟这混水,趁乱的时候走开了。

    帐篷小黑们已经帮忙搭好,洛歆选了个比较偏僻的钻了进去,乔子墨也跟着钻了进去。

    洛歆选的这一个并不大,而且还距离其他地方比较远。别人兴许会觉得奇怪,可乔子墨却知道她的想法。

    这丫头是累了,想好好地睡一觉,不想被那些人吵到。

    而选这么远的地方,距离人群远,端木蕾自然不会过来纠缠。

    整理了一下,洛歆坐在被褥上,扁着嘴巴道:“没有洗澡好不舒服,怎么睡觉?”

    “将就睡。”

    “今天走了一天的路,浑身都湿透了。”她说着脱下外套,露出里面的吊带背心来。

    白皙的皮肤有些白里透红,大概是被太阳晒太久的缘故,头发还有些微湿地沾在脖颈之处。乔子墨倾身上前,替她头发顺到脑后,而后揉揉好的脑袋:“将就过一晚,明天早上我们就回去。”

    “不然我还有其他选择吗?”也只能这样了啊,虽然不舒服,可她累得要死,估计倒下去也睡得着。

    不远处还能听到端木蕾的尖叫声以及男们人的叫喊声,她无奈地摇了摇头,仰头倒在了枕头上。

    疲惫过后能这样睡着,还真的是很舒服的。

    乔子墨在她身侧睡下,两人并排着,周围从一开始的闹哄哄到最后的逐渐安静,后来就再也没有声音了。

    一天的行程都有些累了,就算大家不愿意,可还是都渐渐进入了梦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