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348章 万一哪天被拐卖了怎么办

    洛歆根本不领他的情:“没力气,不会走,不想吃!”

    “没力气?”乔子墨勾起唇:“没关系,那一会我端到房间里来。”

    “端到房里来也不吃!”

    “不吃可不行,你刚刚……叫得那么大声,又那么累,不吃点东西怎么会有精力?”

    再和他说下去洛歆估计自己都要吐血身亡了,而且她会叫得那么大声还不是他的杰作!他现在倒好,拿来嘲笑她?

    想到这里,她一阵气恼,抓起梳妆桌上的梳子,直接朝他扔了过去。

    乔子墨却稳稳地接住,微笑道:“还有力气扔东西,看来也不是很累嘛?”

    “乔子墨!你给我滚出去!”

    说不吃,其实只是嘴硬而已,她哪里会不吃啊?在山洞里已经饿了一天一夜了,又耗费了不少力气,肚子早就饿得前背贴后背了。

    所以后来她吃得比乔子墨还多。

    看她干掉了两碗饭,乔子墨一面优雅地夹着菜往自己的嘴巴里送,一手探去抚摸她的脑袋,微笑道:“多吃一点,晚上才有力气。”

    “……”洛歆一口饭哽在喉咙口,差点没有被呛死!

    禽兽!你能再禽兽一点嘛?

    吃过饭,洛歆便去了夜辰汐所在的房间,在走廊的时候却碰到了一身军服的陆逸风,两人碰面的时候陆逸风似乎一愣,但半晌就敛了自己的情绪,朝她笑着点了点头。

    洛歆并不知道他的心思,因为他是乔子墨的朋友,所以也友好地冲他点了点头。

    “陆校尉,好久不见你了,自从在宴会上一别之后就不见了你,我后来在部队的时候怎么好像也没有看到你呀?”

    她当时没有想起来,现在见到他才猛地记起,自己在部队呆那么长时间似乎都没有见过他一面呢。

    听言,陆逸风眼神飘了飘,之后才道:“当时有任务,所以就去南非一趟。”

    “哇,那看来你去了挺久的,什么任务这么久啊?一定很棘手吧?”

    陆逸风笑了笑,没有和她细说,洛歆也觉得自己似乎问得太多了,尴尬地扯了扯唇:“抱歉,这好像并不是我该问的事情,那么你先忙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她抿唇走他身边走过,伴随着一股淡淡的馨香袭进陆逸风的呼吸,他呼吸一室,很想跟她解释什么,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之后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他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的确是很欣赏她,而且她救了自己一命,如果不是她自己现在都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

    可惜……再欣赏也没有用,她是乔子墨的女人。

    看不得……碰不得……只能把她放在心底了。

    推开门,洛歆走进房间,夜辰汐还是没有醒,不过额头上的冰块似乎融得差不多了。

    看到这一幕,洛歆抽了抽嘴角,快步走过去将抱着冰袋的毛巾给取下来。

    这敷得也太久了一点,一会没把脑子给烧坏了就先冻坏了……都怪乔子墨!

    在他旁边坐下来,刚刚衣衫扣子被他解了两颗,进来还是原样,唉……她叹了口气,反正乔子墨现在也不在,不如就替他擦一擦咯,浑身脏的……

    不过得先探探他烧退了没有,于是洛歆替他测了下温度,发现他的体温已经降下去了,悬着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替他解开了衣衫,洛歆却整个人愣住了……

    本来以为像他这种看起来外表光鲜靓丽的人应该皮肤也是一样的才对……可是他身上却有很多疤痕,看样子好像是刀和鞭伤,而且年代似乎很久远了……

    这是怎么回事?洛歆拧起秀眉看向那张晕迷中的精致的俊脸,他不是大明星吗?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伤疤?

    一些新伤口估计是最近在山洞滚来滚去伤的,不深,只是一些皮外伤,只需要上点药就可以复元,可是这么深的旧鞭伤……一看就知道很久了,而且当初伤口应该是很深很深的。

    正看着他的伤口发呆,夜辰汐却突然睁开了眼睛,看到洛歆的时候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之后感觉身上凉凉的,陡然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被解开了,而她正盯着他。

    夜辰汐脸上一红,口气也变得支支吾吾起来:“你,你干嘛脱了我的衣服?”

    之后见洛歆一直盯着他的上身,他愣了一下,突然想像起什么似的,眼中闪过一抹疼痛。紧接着他猛地坐起身,拉过一旁的衣服护住自己的身子,脸上是受伤的神色。

    “你……你看到什么了?”

    这和刚刚那害羞的语气完全不同,洛歆明白他指的是什么……如果一个人自己身上有许多伤口,而且还是不可以磨灭的旧伤疤,那应该就很不喜欢让别人看见,因为那样……似乎是把自己不想记起来的过去摆到了陌生人的面前。

    听言,洛歆淡淡地摇摇头,轻声道:“没看到什么,伤口我已经替你处理好了,烧也退了,没有什么大碍了。只不过你脚上的伤还不能碰水,所以这几天你要委屈一下,暂时先不要洗澡了。”

    夜辰汐听到她的话,不由得看了她多几眼,之后更加用力地抱紧了身上的衬衫,十指有些泛白。

    “你……”

    “我脱你的衣服只是为了给你擦身子,如果你介意的话,我给我打干净的水来,你自己擦。”说完她端着水盆起身,然后很快就给他换了一盆水来。

    “水放在这里,你有事就叫一声。”说完,洛歆转身走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