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371章 察觉,她就是卧底

    “沈冰,你去军区的这段时间,是由谁来照顾伯母的呢?”

    “是我爸爸……不过……他很少回家。”沈冰说到这里,难过地低下头:“他……常年赌钱,输光了所有的积蓄,要不是因为他……我们也不用搬到这里来住,我妈也不会变成这样。”

    唐小雪瞪大眼睛:“伯母的腿……”

    “当年我爸爸欠了很多钱,那些赌徒上门来要债,找不到我爸爸,就把我妈妈给抓了起来,威胁我爸爸如果还不了钱就要打断我妈妈的腿……”

    “天啊!”唐小雪惊恐地摇头,没有想到事情竟然这么惨,这也太可怕了。

    男人么?洛歆的眼光略过那双女士的拖鞋一眼,之后抿了抿唇,没有再说话。

    可是相比于她的淡定,唐小雪就不是那么淡定了,她快速地掏出钱包,将里面的钱都取了出来递给沈冰,“我去部队的时候就带了这么多,你先拿着吧。”

    而反观沈冰的脸色,她似受到了很大的屈辱一般,推辞道:“不用了,这些钱我不能要。”

    “你拿着吧,就当作是我的一点心意,看到你们这样我真的好难受。”

    沈冰的脸色却渐渐白了起来:“小雪,如果你当我是朋友,就不要再拿这些钱给我,我有能力可以照顾好我的母亲,不需要朋友的施舍。”说完她背过身去,唐小雪一时之间愣在原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沈冰,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好还想说什么,洛歆却拍拍她的肩膀:“别说了,让伯母先好好休息吧,沈冰,你好好照顾伯母,我们先走了。”

    “可是……”唐小雪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洛歆拉了出去。

    陈靖和乔子墨都站在门外等着,看到二人出来,陈靖便快步地迎了上去,却意外看到唐小雪那双红红的眼睛,他一愣,随即心疼地问道:“这是……怎么了?”

    洛歆看了她一眼,之后勾起唇道:“看到沈冰的情况,她太难过了,感同身受,所以哭了,你可以好好地安慰她哦。”

    说完她便将空间留给两人,自己则是走向乔子墨,乔子墨看着她,墨色的眼眸闪过一抹疑惑:“怎么了?”

    “一会说。”洛歆看了看四周,如果这一切都是假的,说不定她们的行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中。

    “嗯,那我们先离开这里。”乔子墨拉住她的手朝来时的路走去,洛歆一边走一边回头,看到前面的唐小雪,已经在陈靖的安慰下跟着走过来了。而陈靖虽然有些害羞,但却轻轻地牵住她的手,拉着她往前走。

    唐小雪虽然有些不情愿,可却没有抗拒。

    看到这一幕,洛歆忍不住勾起唇,笑出声。

    听到笑声,乔子墨侧头看她:“怎么了?什么事情这么好笑?”洛歆指了指后方的二人,示意他回头看,于是乔子墨便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陈靖拉着唐小雪的小手,一边说着什么,脸上还有些红。

    “他们……”

    陈靖抬头正好对上乔子墨那探究的眼神,他有些窘,可却并没有因此而松开唐小雪的手,反而是紧紧扣住,似要向他表达什么一样。唐小雪感觉到他手上的力道,不由得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心里却是五味杂陈。

    没一会儿,乔子墨收回目光,看着乐呵呵的洛歆:“你打算撮合他们?”

    “为什么不?”洛歆抿唇轻快道:“陈靖挺老实的,脾气也好,长得也不赖。小雪又是我最好的朋友,把小雪交给他,我放心。”

    “你怎么知道小雪会和他在一起?”

    “乔大首长,你情商是不是太低了点?你看不出来吗?小雪挺喜欢他的,我看陈靖这人真的很不错啊!”嗯!洛歆说着又回头打量他,越打量越满意,就好像给女儿挑女婿似的,突然,额头上一疼,她伸手捂住自己的额头,轻呼出声:“你干嘛?”

    “收回你的眼神,就算他再不错,也是别人的,你已经有我了。”

    听言,洛歆这才明白过来,这个人又吃醋了,她无语地望着他:“我说你吃醋能不能挑着吃呀,不能每一瓶都喝吧,你这样不酸死你?”

    “酸死我好!酸了我你也不好受。”

    说得也是,他每次吃醋,最后被折磨的那个人……总是她。

    因为他一吃醋,就会发狠地将她生吞活剥,直到她筋疲力尽……

    坐上车以后,洛歆才绑好安全带,车子便徐徐地往前开行,等开出一段距离以后,她才道:“沈冰很不对劲。”

    “发现什么了?”

    “那地方的确像是一个人住的家,可很多东西太刻意了,灰尘太多,窗户又紧闭,这些都是小问题。”

    “……”乔子墨没有说话,只是侧头看了她一眼,在等她继续说下去。

    洛歆咬住下唇,伸手托住下巴,凝重道:“那个伯母是真的咳得很严重,我看得出来,不过……沈冰说她常年瘫痪,我感觉不太像。”

    “嗯?”乔子墨当时并没有进入那间屋子,所以根本不知道当时里面的情况如何,不过,他倒是在外面发现了一点线索。

    “当时伯母躺在床上,我看不到她的脚如何,但是床底下摆了一双很干净的鞋子,而且明显是女士的拖鞋,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鞋子常年有人穿戴,后来我又问,母亲是谁在照顾,沈冰告诉我是她父亲,因为父亲贪赌,母亲才会被来要债的人打断了双腿。前后事件说起来很天衣无缝,可偏偏这双鞋子,让我觉得奇怪。如果真是她父亲照料,那为什么不是男士的鞋子,反而是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