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很凶猛

    “我提醒你?鬼知道你会穿成这样来开门啊!真是闪瞎我的钛金合眼狗眼!”唐小雪一边说着一边靠近,眼睛不住地往她的颈间瞄:“你们家首长昨天晚上吃药了?”

    听言,洛歆瞪着她:“你胡说什么呢?”

    “不然……为什么会这样?”唐小雪又睨了她的颈间一眼,眼神暧昧地凑近:“还是说,你们家首长一向都是这么凶猛的?”

    洛歆无语地看了她一眼,扶额道:“唐小雪,你能再无耻一点吗?”

    “可以啊!”谁知道唐小雪竟然还厚脸皮地凑过来,坏笑道:“不如你告诉我,首长那方面的功夫怎么样?不过你不用说我也看得出来,他对你呀……是如痴如醉,爱到了骨子里头哦?”

    啪!

    下一秒,唐小雪的就挨了一个爆粟,她吃痛退开,身子抵上旁边的桌子。捂着额头,唐小雪大声控诉:“你干嘛打人!”

    “谁让你这么八卦的,我还想问你怎么会和陈靖一起来的呢!你们俩在一起了?”

    刚刚还很厚皮的唐小雪在被问到这个问题之后,脸上一红,当下就大声地反驳:“才没有呢!你别胡说!”

    “有没有胡说,你心里自己清楚。”洛歆将衣服拉紧,之后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反正都已经被看到了,她再捂下去也没有什么用处。索性大方一些吧,反正这种事情,再正常不过了!嗯!洛歆在心里努力地安慰着自己,可手却还是下意识地将长发撩到前面。

    “反正不用你管,你以后不许胡说了!”

    “好了!不提这件事情,今天的报纸呢?”她不用想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现在还没有看到那报纸,也不知道被写成什么样了。

    听到她问起,唐小雪这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赶紧拉开包包,从里面拿了一份报纸出来,神色凝重地递给好:“你看!”

    洛歆接过报纸,低头认真地看了起来。

    “简直是胡说八道,虽然说我很不喜欢乔依依,可她昨天并没有开车,怎么可能会撞死人?况且,当时撞死的不是说是另外一个司机吗?我听陈靖说过了,那个司机已经抓到了,而且还在警察局里,可是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报道会写成这样。”

    洛歆的眉头越拧越深,因为她发现这篇报道,比昨天得到的消息写得还要丧心病狂,而唐小雪又在耳边喋喋不休,她合起报纸,脸色凝重得不行。

    “怎么办呀洛歆,这对乔家来说很不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要不我打个电话让我爸爸帮忙查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听言,洛歆这才想起唐小雪的爸爸是副市长,或许会知道这其中的一些关系?想到这里,她点点头,“小雪,我需要你帮我个忙。”

    “什么,你说。”唐小雪当即问,她和洛歆是两肋插刀的朋友,她的事情她都看成自己的事了,除了男人以外,她对自己来说最重要了,哦不……应该说是比男人还要重要。

    要不然当初为了容轩,她早和她反目了。

    就是因为太珍惜和她之间的友情,所以她只好将自己对容轩的喜欢放在心底的最深处,一直没敢说出来。

    “我想知道,是哪几家报社在大肆地报道这件事情。”

    “就这样?”唐小雪挑了挑眉:“这个简单,我让人把报道这件事情的报纸都买一份,就能知道是哪几家报社了。”

    “嗯!”洛歆点点头,又看了那篇报道一眼,之后眯起眼睛思索了一会,继而道:“我还要知道,除了这几家报社之外,还有其他报社的影响力跟他们势均力敌的不。”

    “好,我马上找人给你查!”

    唐小雪说完便拿出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她爸爸。唐小雪是家里的独生女,家里就她这么一个女儿,唐父自然是捧在手心当宝的,她提要求,他根本没有其他问题,直接就应下了。

    放下手机,唐小雪朝她打了一个响指,“打定!”之后便在她旁边坐了下来,疑惑道:“洛歆,我总觉得这次的事情有些蹊跷啊!按照乔家在a城的地位,除非是那几家报社不想继续开了,才敢这样报道乔家的事情,而且这报道还是胡说八道的。这是怎么回事呢?而且一次性这么多家联合在一起,除非……”

    洛歆接下她的话:“除非他们背后有人撑腰,背后有要在主导这件事情,有人要对乔家不利。”

    “谁?”唐小雪反射地问。

    洛歆耸了耸肩膀,“目前还不知道,在a城,势力和乔家匹敌的有谁?”

    听言,唐小雪陷入了思索之中,她有些苦恼地歪着脑袋,想了半晌还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不知道啊,我平时都不注意这些事情,要不这样……我现在回去找我爸爸,让他帮忙查一查这个事情,看看到底是谁想陷害你们乔家。”

    感激地看了她一眼,洛歆握住她的手:“谢谢你,小雪。”

    “你还跟我说谢呢?咱俩那么铁的关系,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洛歆感动地看着她,唐小雪真的是自己这辈子最好的朋友了,除了亲人以外,她是对自己最好的人。

    在学校的时候和自己是最好的朋友,在医院的时候又经常替自己出头,去部队时又因为自己经常和沈曼曼乔依依吵架,甚至被罚了许多次。

    因为她,她甚至不敢将喜欢容轩的事情说出来,将自己的情感压在心底。

    自己出事,哭得最大声,最担惊受怕的人也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