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382章 挑衅,咄咄逼人

    她的话咄咄逼人,一针见血,一下子就将袁柳柳的心思戳破,她有些恼羞成怒地瞪着她:“你,你胡说什么?”

    再说下去就不免要撕破脸皮了,其实现在也跟撕破脸皮差不多了,只不过是还差最后那一步,况且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和她吵,如果要收拾她的话,迟早有的是时间。

    “洛歆,你别以为……别以为你嫁给了乔子墨,你就真的是乔家的少奶奶了。”

    听言,洛歆淡淡地扫了她一眼,轻声道:“我没有以为,而是事实,爷爷需要静养,如果你不想让别人看出你的野心的话,就请你出去,让爷爷好好休息一下。”

    “你!”袁柳柳气得不行,可似乎没有要出去的意思,倒是往前一步,可是她却没能再往前走了,因为戚金竟然挡在了她面前,冷声道:“夫人,请回去吧,老爷子需要静养,如果你不想要我在老爷子醒来的时候说你现在的的所作所为的话,就请回去吧。”

    “戚叔你!”袁柳柳气得脸色发白:“你怎么可以跟着一个外人欺负我?戚叔,依依可还在监狱里哪!那是我的女儿啊!”

    “她不是什么外人,她是乔家的少奶奶,以后的当家主母。”戚叔淡淡地道,之后声音也骤然冷了下来:“还有,小姐在警察局里好好的,不会出什么事,难道夫人现在该关心的不应该是老爷子吗?”

    一番话说得袁柳柳哑口无言,看看他,再看看洛歆,两人均是用不欢迎的眼神望着她,她咬住下唇,气愤地扭头就走。

    等她走后,洛歆才吐出一口气,无奈地摇着头。

    “戚叔,她已经走了,您回去休息吧,这儿我来照顾就好。”

    “嗯,那你好好照顾老爷子,我去处理一些事情。”

    “好的!”

    之后所有人都走光了,就单独留下洛歆一个人,她寸步不离地守在病床前,只希望爷爷能够早点醒过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洛歆守在病床前,突然觉得口有些干,而且肚子饿得咕咕叫,她起身在病房转了一圈,却发现没有开水,不由得皱起眉头。

    怎么会这样?现在的护士都是怎么搞的?连个热水壶都不给么?

    想出去拿可又不放心爷爷单独呆在这里,于是洛歆抿了抿唇,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门外却闪过一个人影,洛歆侧头看去,那人探头看了看,在接触到洛歆的目光以后又猛地将头缩了回去。

    谁?洛歆眯起眼睛走过去,却意外看到了乔浩。

    他身上穿着运动服,手上还抱着一个篮球,似乎是刚打完篮球,额头上还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

    “乔浩?”洛歆惊讶地看着他:“你怎么会在这里?”

    本来乔浩是听说爷爷晕倒了,便打算来看看他,结果来病房的时候却发现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在,想起她前阵子的戏弄,他便有些窘迫,不敢进去,只敢站在病房门口偷偷地张望着。

    却不想竟然让她发现了,脸一下子就红了。

    “我……我来看爷爷不行啊?”

    看他窘迫的样子,洛歆就奇了怪了,这个男生怎么就这么害羞呢?害羞就算了,又偏偏是属于傲娇类的。

    “可以啊,可是你为什么要站在门口不进来呢?你这要看得见么?”

    “为什么看不见?我又不眼瞎,好了,我现在看过了,我要回学校去了,我的队友还在等着我呢!”

    说完,乔浩抱着篮球转身就走,洛歆却叫住他:“乔浩。”

    听言,他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心里却有些唾弃自己,明明是要走的啊,怎么她一叫自己自己就停下来了?可脚就像是生了根一般,迈都迈不动。

    半晌,他才别扭着张脸转过身来,没好气地问:“干嘛?”

    “既然你来了,就帮我看着爷爷一会好不好?我要去打点水。”

    “打水?那你就去打啊,干嘛要我替你看着爷爷?”

    “乔浩!”洛歆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虽然他比她高,可她探手还是能拍到,“看你这话说得好像他不是你爷爷似的,你帮我看一下怎么了?我去打水了爷爷病床前没有人照顾你放心啊?”

    “好吧,那需要多久?”

    “不久,一会就好!”

    乔浩这才认命地往病房里面走,一边走一边撇嘴:“我就等你十分钟,要是十分钟后你还没有回来,我就不等你了。”

    “一定回来!”洛歆朝他微微一笑,之后转身去拿水壶。

    她要感谢他在这个时候出现,要不然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时间出去打水,不过幸好是她他,如果是别人的话,她还是不放心的。

    乔浩坐在病房里,看着那个躺在床上的苍老的男人,心里很不是滋味。按理说,他是不喜欢这个爷爷的,毕竟他对自己很是严厉,而且他也不喜欢这个家庭,因为他的母亲是后门进的,可是他却该死地喜欢他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

    从小看到他的时候就喜欢了,而且特别崇拜,发誓长大了以后一定要变成跟他一样的。

    所以说,爷爷和哥哥都是他的偶像。

    只是……乔浩抿唇,低下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篮球,想进部队,如果没有爷爷和哥哥的允许,怕是太难了吧?还有他那个母亲一心想让他去经商,等将来好继承爸的公司,可是他根本就不想。

    他只想做自己想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