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背后抱住她

    “你说呢?”某人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听起来似乎很不爽呢,洛歆缩了缩肩膀,委屈道:“我不是故意的嘛,谁让你半夜三更的不睡觉啃人家脖子!你是吸血鬼呀?”

    “嗯,猜对了,你老公我就是吸血鬼。”

    话音刚落,那人就直接俯身下来咬住了她的脖子,洛歆痛呼出声,伸出手无力地推搡着他:“你干嘛呀?很疼的好不好?”

    乔子墨原本是想惩罚一下她,可是听到她的痛呼便不自觉地放轻了口中的力道……

    洛歆有些气喘吁吁地瞪着他:“都大半夜了,还不睡觉吗?”

    “不困。”某人答道。

    “可是,我困了……”洛歆有些无语地望着天花板,本来还以为今天晚上能逃得过呢,没想到……还是逃不过。

    “你睡你的,我忙我的。”

    说罢,乔子墨坏笑一声道:“当然,如果你愿意配合我不睡觉的话,我也是极乐意的。”

    去死吧,禽兽!洛歆无力地翻着白眼!

    他这样,她还怎么睡?

    ……

    一夜旖旎。

    洛歆不知道是几时睡过去的,只知道自己累得不行,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旁边的被子还有余温。

    她坐起身,看了一眼挂历,最后一天,明天就是父亲的忌日了。

    全身像是被大卡车碾过一般酸痛,她懒得动,索性就一直坐在床上发呆。

    乔子墨进卧室的卧室的时候就看到她呆呆地坐在那儿,望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抿了抿唇,然后朝她走了过去。

    出神之际,一双大手从背后抱住她,之后便是宽阔温暖的胸膛,属于男性的强烈气息顿时充斥着她。

    “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出神?”乔子墨的声音哑哑的,说话间温热的气息全数喷吐在她的颈上,洛歆缩了缩脖子,便感觉到他的薄唇又在自己的颈间摩擦着了。

    她脸色一红,手肘往后一顶,就听到他的闷哼声,“笨女人,你想谋杀亲夫?”

    听言,她赶紧回道:“我看是你想谋杀我才对,昨天晚上才……那样,今天早上又不安份,快走开。”

    她累得不行,又饿又困,根本没有力气再被他折腾。

    “我哪不安份了?嗯?”乔子墨虽然吃痛,可还是凑了过来,顺便双手直接圈住了她,将她圈得死死的,动也动不得。“是你自己思想不健康吧?我只是过来抱抱我的妻子,有问题么?”

    “有!大大的有!赶快松开!”洛歆挣扎着,可惜无果。

    平时她吃饱了有力气都不是他的对手,他一个人就可以顶她十个。更别说现在了,被折腾了一夜,又饿又累的,就算是二十她也不见得打得过他呀。

    她在自己的怀里扭过来扭过去的,一下子就把他又给撩拨起来了,他制住她,哑声道:“好了,别再扭过来扭过去了,你要是再这样下去我可不敢保证我会对你做些什么。”

    听言,洛歆的动作赶紧顿住,却是忍不住回头瞪了他一眼,乔子墨却勾起唇在她的红唇上印下一吻,轻声道:“去刷牙洗脸换衣服,我已经准备好早餐了。”

    “哦。”洛歆应了一声,之后他便松了开她,她只好起身去洗漱。

    等她洗漱完毕去厨房的时候,就闻到了一阵浓浓的小米粥的小香味,她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之前只是煮面条和煎鸡蛋,如今还学会煮粥了?

    想到这里,她踮着脚尖悄无声息地走进厨房,一进去就看到了乔子墨背对着自己忙碌的身影,桌上摆了两碗粥和两碟小菜,看起来早餐已经准备好了,那他还在准备什么?

    想到这里,洛歆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却意外在空间中闻到了一股牛奶的味道?

    牛奶?洛歆自以为会悄悄地靠近他,却忘了乔子墨是一名特别杰出优秀的军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有人靠近呢?可是因为是她,所以并没有揭穿,只是在她快要走近的时候突然转身,长臂一伸就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中。

    “怎么?想偷看?”扣紧她的肩膀,乔子墨低下头问。

    听言,洛歆白了他一眼:“什么叫偷看?我明明是光明正大的好不好?”

    “光明正大?”乔子墨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而后下巴磕在她的额头上面,胡渣刺得她有些难受,“那是谁蹑手蹑脚地走到我身后的?以为我不知道?”

    洛歆气愤道:“你装作不知道会死啊?”

    “嗯,那要不要再来一次?”乔子墨想了想,又问。

    “来你个大头鬼!”洛歆推开他,之后才看清楚面前的是什么东西,竟然是一小锅牛奶,乔子墨开着小火慢慢地温着。

    “咦,怎么会突然有牛奶?你买的?”说到这里,她凑上前去闻了闻:“好香,要是嘟嘟在这儿就好了,它最喜欢喝牛奶了。”

    听言,乔子墨脸色一黑,“那是我买给你喝的。”

    “买给我喝的?”洛歆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