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不够努力

    砰的一声,乔子墨长臂一伸就将车门给关上了,然后冷声道:“开车!”

    陈靖不敢迟疑,赶紧爬上车启动油门。

    “乔子墨!你干嘛?”洛歆有些不悦,试图推了几次车门,可都被锁死了,她根本就出不去,而他又坐在左边,更是不用想。

    “这句话是不是应该由我来问你?”乔子墨眯起眼睛,脸上的表情也有些不悦。

    这个笨女人,早上花样百出,不是说想吃这个就是想吃那个,而且还一定要他出去买。他看出来了她的不对劲,便答应了下来,之后看她出门就跟着她,没想到……她居然跑到妇科医院来了。

    她是想检查自己的身体么?看来袁柳柳的话和自己那天做的事情对她产生了影响。

    “你亲眼看到了,还需要问吗?”洛歆也反问,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一定要和他分个高低。

    两人就这样对峙着,谁也不让着谁,最后,还是乔子墨无奈地叹了口气,长臂一伸将她拉进怀里,“我不是说过不介意吗?你为什么一定非要这样?”

    “我也说过,你不介意我介意,我怕我的身体有问题,怕连累你。”

    话落,就感觉那双搁在自己腰间的大手掐了她一把,洛歆吃痛地叫出声,毫不犹豫地还了回去。

    “你干嘛呀?会疼的好不好?”

    “笨女人!”乔子墨伸手捧住她的脸,定定地看着她:“你的身体没问题,不用检查,孩子的事情看缘份,你现在没有孩子,一定是因为我还不够努力。”

    听言,洛歆忍不住把他的手甩开的冲动,可却还是忍不住翻着白眼。

    不够努力!不够努力个鬼呀!晚上那么努力的是谁?这样还不够努力?是打算把她折腾得直接起不来才叫努力是吗?

    “怎么?”乔子墨看她朝自己翻白眼,便用拇指摩擦着她柔嫩的脸颊,之后不小心划过她红润的嘴唇,乔子墨墨色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异样,之后抿唇:“难道你不认同我说的话?每天早上你起来的时候不是还能下床走路?”

    “乔子墨,你可以再无耻一点!”洛歆忍不住了!直接开口大声说道,温热的气息顿时喷了他满脸。

    “嗯!”他含笑地望着她,声音低哑:“确实可以再无耻一点,晚上我一定遵照夫人吩咐,变得……更加无耻!”

    前面开车的陈靖听到这句话,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首长怎么变成这样了?爱情真的是害人不浅哪!想到这里,他无语地摇摇头,假装自己是个聋子,并没有听到后面两个人的对话。

    “松开!”洛歆冷声说道,本来她还想去查一查的,可是现在……明显就不可能了,她有些恼,别开眼睛不看他。

    没想到她的声音会这么凌厉和这么冷,乔子墨微微一愣,不过片刻间便回过神来,轻捏着她的脸:“真生气了?”

    “……”洛歆并不答话。

    乔子墨抿紧唇,墨色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她,半晌才沉声道:“你想回去查是么?”

    听言,洛歆只是看了他一眼,还是没有说话。

    “陈靖,调头,去市中心医院。”

    开车的陈靖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吩咐去市中心医院,可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众命令,所以他并没有多问,而是直接调头。

    路虎车发出了刹车的哧声……洛歆蹙眉,不明所以地盯着他。

    他,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

    “要查就一起查,说不定,是我有问题呢?”乔子墨不再捧住她的手,而是慢慢地将手收了回去,勾起唇淡淡一笑:“如果到时候查出来的结果是我的问题呢?你打算怎么办?离我而去?”

    听言,洛歆一怔,他在胡说什么?她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想法。

    “你胡说八道什么?不会是你的问题,你也不会有问题,就算有问题,我也没有说要离开你啊。”她怕就怕在自己有问题,然后给他们家添麻烦。

    “你说的话,就是我想说的。”乔子墨突然定定地看着她,黑眸中眼波流转:“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舍不得离开对方,不是么?”

    洛歆怔住了,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他。他说的没错啊,如果是他有问题,她舍不得离开他,反之如果是自己,他同样舍不得。

    既然都舍不得,那再去查,又有什么意义?

    想到这里,洛歆咬住下唇,垂在双侧的手忍不住握成拳头,又松开。她扭头对陈靖道:“别去医院了,回家吧。”

    陈靖不动声色地点头,又赶紧调转车头,心里却是嘿嘿地笑着,看来这两人终于达成一致了。想到这里,他一只手悄悄地背到身后,按下那靠座上的按钮,车子中间的板块上升,又将前后隔了开来。

    安静的空间里似乎只听到了两个人的呼吸声,洛歆没有说话,他也没有。她便转过头去,安静地望着窗外。

    却不想下一秒,那人就主动靠了过来,大手又像八爪鱼一般缠在自己的腰上,强烈的气息逼近,充斥着她的神经和嗅觉。

    “乖。”他轻声地说道,在她的颈间轻轻呵气:“早想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