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410章 想要就自己拿

    “开心不是要笑的么?笨女人,你哭什么?”

    听言,洛歆白他一眼:“人家感动得哭了不行啊?要你管!”说完还伸手掐了他一把,乔子墨却仍是笑意吟吟地任由她掐着自己,伸手替她拭去眼角的泪水。

    “别哭了,再哭下去就更丑了。”

    洛歆吸了吸鼻子,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你说什么?更丑?难道我很丑吗?”

    乔子墨眯了眯眼睛,笑道:“勉强入眼。”

    靠!洛歆气愤地砸了他一拳,却并没有用力。“你这个混蛋。”

    她虽然不是很美丽的那一种,可也是属于清秀之类的吧?哪里和丑沾得上边?可是他居然……说她勉强入眼。白了他一眼:“我丑你干嘛还看上我?还拉着我结婚?强人所难!”

    “不是说了勉强入眼吗?”乔子墨笑着揽住她,因为除了她,其他的所有人都没有一个能入他的眼的。

    “你才勉强入眼呢!你以为我没有人追吗?居然敢这样嫌弃我!我不要和你去拍婚纱照,也不要和你办婚宴了,你和那些能入眼长得漂亮的去办吧!”

    正好这个时候,车子已经到了目的地,停了下来,洛歆想都没想,直接推开了他,然后拉开车门跑了出去。

    反正已经到家门口了,乔子墨也不担心,乐呵呵地看着她娇小的身子蹭蹭地跑上楼,而自己的腿上还遗留着她落下的包包。

    他眼中闪过一抹笑意,拎起包包就下了车,关上车门便让陈靖回去了。

    他没有急着上楼,而是站在楼下耐心地等着。

    不一会儿,就听到一阵脚步声,之后洛歆便出现在楼顶的最上方,大声吼道:“喂,快把包包还我!”

    乔子墨站在原地,微仰着头看她,朝她晃了晃手中的包,勾起唇:“想要的话就自己下来拿。”

    听言,洛歆伸出双手叉在腰上,“我才刚上来,又要下去?我不去,你把包扔给我!”

    “为什么不是我拿上去给你?”说到这里,乔子墨便迈开步子,一脚迈在台阶上,洛歆见他上来,想说什么却又咽了回去,只是扭过头赌气地不看他。

    乔子墨长腿几乎三个坎迈成一步,没几步就到了她的身边,大手搂住她,洛歆却趁机避开然后抢过他手中的包包。

    本意是想直接抢过来的,却不想乔子墨竟然一直紧紧地扣住那个包包,她抢了半天硬了没抢过来。抬起头,却见他正似笑非笑地睨着她,薄唇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而他的眼神似乎可以洞悉人心一般,洛歆心里咯噔一响,随即也跟着松手:“你喜欢就给你好了!”说完她气愤地背过去身去,不再看他。

    乔子墨勾起唇,开了门朝她道:“不进来?”说完不等她行动,突然就将她打横抱了起来走了进去。

    “放我下来!”洛歆在他怀中拼命地挣扎着,可这丝毫影响不了乔子墨,他只是略一抬脚,就将门给关上了,之后抱着她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洛歆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瞪大眼睛:“你要干什么?”

    “我在车上的时候不是说过?没有孩子是因为我们还不够努力,所以我决定……”乔子墨说着低下头,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盯着她。

    “决定什么?”洛歆只觉得背后升起了无限寒意,呆呆地接话问道。

    乔子墨缓缓地凑近她,笑得一脸邪魅,温热的气息喷吐在她的脸上:“所以我决定,从今天开始,我们就呆在家里好好努力,没事的话,就不要出门了。”

    听言,洛歆脸上顿时红了个通透,伸手抓住他的手臂:“你胡说八道什么?你哪里还不够努力?你明明已经很……”话到了唇边洛歆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乔子墨却好笑地盯着她:“明明很什么?”

    洛歆低下头,咬牙切齿:“没什么。”

    “没什么?怎么不说了?”

    洛歆气得抓过他的手愤愤地咬了一口:“混蛋,你可以再无耻一点!”明明知道她接下来要说的话是什么,可却还这样无耻地逼问她,这不是让她没脸吗?

    她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想到这里,她又白了他一眼,然后退开来,他的手掌上便有了清晰的两个小牙印。

    “咬我?”

    “哼!”洛歆恨恨地瞪着他:“谁让你这么无耻,最好咬死你!”

    “是么?”他勾起唇,墨色的眼眸有光亮在闪动,“一会……你就知道了。”

    说完他大踏步地抱着她朝卧室走去。

    之后的结果自然是洛歆累得体力不支又睡了过去,而等她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她是被饿醒的,肚子一直咕咕地叫着。

    洛歆起床摸着肚子,想下床发现双腿竟然颤抖得厉害,一点力气也没有,她嘴角抽了抽,有些无言地伸手抚向额头。

    这个混蛋!

    她在心里咒骂着,卧室里空空的一个人也没有,外头太阳正好,不过窗帘被拉上了,只露出了一角,但这样还是把屋子照得很亮。

    她很想下床去,可实在是没有力气。

    只好重新靠回床上,然后无奈地望着雪白的天花板。

    真的是又累又饿啊。乔子墨这王八蛋去哪了?把她吃干抹净之后就跑得无影无踪了吗?连饭都不给吃,真是混蛋啊!等他回来了,她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地原谅他。

    正郁闷地想着,外头却传来一声轻响,她下意识地扭头,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