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415章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自从知道袁柳柳是害死自己父亲的凶手之后,洛歆就对她们这对母子一点好感都没有了。不!以前就没有好感,但庆幸的是她是属于那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类型。所以小打小闹,她不在乎。

    可是……她是害死自己父亲的杀人凶手,她肯定也参与其中了,这次只有袁柳柳受到惩罚,她也不会这样善罢干休的。不是不报,而是时辰未到,看你能嚣张到几时。

    洛歆睨着她,声音淡淡的:“是啊。倒是乔家的大小姐修养素质好,张口就是粗话,在自己的父亲还没有说话之口就先喧宾夺主。这样的行事风格,倒是和您母亲一模一样啊。”

    听言,乔依依脸一阵青一阵白,乔靖南是还不知道袁柳柳暗地里做的事情的,因为她只告诉他,自己不小心撞到人了,母亲是为了给自己顶罪,所以才进了监狱。

    “你,你胡说什么?”

    “怎么?”洛歆好笑地睨着她:“心虚了?其实我很想知道,乔小姐做了那些事情之后,晚上睡觉睡得安稳吗?都不会……做噩梦的吗?”尽管乔靖南不是个好父亲,但能把公司经营得这么大的人又怎么可能是那种是非不分的人。定是很多事情都处理得井然有序,可不代表,他同样能把家庭的事情处理好。

    就像这么多年,他对乔子墨不闻不问一样。

    果然,乔靖南听到这句话,便将目标转向了乔依依,疑惑地问道:“依依,你做什么事了?”

    “爸,你别听她胡说,依依哪有什么事。”乔依依委屈地看着他,伸手挽住了的胳膊,撒娇地说道。母亲进了监狱,她在乔家的依靠就只剩下自己的父亲了,所以她一定要牢牢地抱住这条大腿,要不然以洛歆的性格,自己有可能早晚也被除掉。

    她一定要把母亲救出来,然后把洛歆给干掉,要不然终有一天乔家真的不会再有她的位置。

    想到这里,她的眼里闪过一抹阴毒。

    “有没有做过,这得问问你自己的良心。哦,我忘了,乔小姐早已经是没有良知的人了,真是不好意思。”

    听到这里,乔靖南微皱起眉头,眼睛紧紧地盯着洛歆。

    虽然这个女孩声音一贯轻柔,可跟自己说的几句话都是在指责自己没有当好一个父亲,更没有尽一个父亲的责任。当时他听戚金说乔子墨要结婚办婚宴的时候,感概颇多,第一感觉是惊讶,觉得那个始终冷得像块冰的儿子居然要结婚了?他就开始想啊,他会和什么样的女孩子结婚,这个女孩子性子好不好?爱不爱他?会不会也像当年的自己,娶了一个不爱自己的,勉强到了人家姑娘。

    最后,终是害人害已。

    又想,她在天之灵应该也能放心了,因为她的儿子长大了,要娶妻了。

    当时情绪特别复杂,而且又很激动,他想见他,却又不想见他。

    一方面是思念,另一方面是害怕。

    总归是自己爱的女人生下来的孩子,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啊,他怎么可能会不爱他?只是一看到他的时候,他就好像看到当初她在那张床上临死前握着手机绝望的样子。

    他不敢再去想象那画面,每次一想到就痛彻心扉。

    所以他开始逃避这个家,逃避乔子墨,逃避关于她所有的一切。彻底将自己投入到了公司里去,每天应酬喝酒,就这样也过了几十年了,他以为自己会麻痹,看淡。

    却不想,一听到子墨的消息,还是忍不住有些激动啊。

    他爱这个孩子啊!可爱的同时又心痛,如果当时他没有在外面花天酒地的话,她是否就不会死得那么早了?

    当他看到子墨对洛歆露出那种眼神的时候,他就知道这孩子和当初自己爱得一样深,于是他担忧了,担忧这个叫洛歆的女孩子是否会和他母亲一样,心里根本没有他。

    可是现在他却放心了,因为她在替他不平,在替感到痛心和愤怒,所以才会当着这么多的面不给自己面子。

    虽然这样会让他乔靖南的颜面扫地,可是他并不介意,因为她的出发点是好的,她是为了他……

    他有些欣慰,因为子墨娶的是一个和自己两情相悦的女人。

    而洛歆却有些诧异了,自己质问了他之后,他不应该是生气吗?怎么会是现在这么平静的样子?平静就算了,眼神之中还带了一抹欣慰。

    是她看错了?

    正想得出神,乔靖南又出声了,这一次他没有再提关于刚才那个话题,而是转了另外一个话题:“我听说你们要结婚了?”

    听言,洛歆纠正他:“不是。”

    “不是?”乔靖南又有些疑惑了,说要办婚宴,难道不是结婚吗?

    “我们一年前就结婚了,如今只是补一个婚宴而已。”

    乔靖南震惊了,他没有想到,他的儿子居然在一年前就已经结婚了,而他这个做父亲的居然不知道。

    怪不得……她说自己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了。

    是啊,如果他够合格的话,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