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421章 秘密,触目惊心

    说完,她转身朝乔子墨走去,他正站在后方等她,见她过来,便主动地张开双手迎接她。

    她毫不避讳地跳进他的怀抱,顺势窝进他的怀里,之后和他一起去向老爷子道了个别,乔子墨便别扭地想要离开了。可是洛歆却拉住他,跟乔靖南道了别以后才离开。

    才走两步,乔子墨便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搂在怀里不让她动弹。

    洛歆瞪大眼睛,无奈地看她:“还有人呢!”

    听言,乔子墨却不以为然地撇嘴:“怕什么?你要习惯。”洛歆嘴角抽了抽,什么叫要习惯,难道这样的场景以后还会有?而且是经常?所以才叫她习惯?

    我去!

    洛歆差点就爆粗口了,不满道:“我又不是没脚,我自己会走路。”

    “我知道。”

    “知道你还不放我下来啊?”

    谁知道乔子墨却一本正经地看着她,别有深意地道:“你刚经历了一场恶战,我怕你累着,所以抱着你走,这样你才能舒服一些。”

    “那我要不要配合你一下?”

    “嗯?”乔子墨挑眉。

    洛歆装了一个翻白眼的表情:“晕过去啊!”说完,她脸色一变,好像被什么袭击到一般,也跟着嘤咛一声。

    乔子墨的脚步猛地顿住,紧张地望着她:“怎么了?”

    “嘶……”洛歆倒吸一口凉气,伸手猛地捂住了小腹,脸色也变得有些惨白起来,乔子墨这一看马上就急了,“到底怎么了?肚子不舒服?”

    听言,洛歆点了点头,下唇差点被她咬出血:“突然有点疼,你……你先抱我去车上缓一会。”

    “好!”

    乔子墨没有任何犹豫,抱着她大踏步地向前,没一会儿就回到了车上,陈靖看到他神色匆匆,不由觉得奇怪。刚想出声询问的时候,却意外看到洛歆的脸色有些难看,而且一手捂着自己的肚子。

    “嫂子怎么了?”他担忧地问道,他也知道洛歆和乔依依两个人下午会决斗,难道这是伤着了?

    “怎么样?”乔子墨将洛歆放平在后车座上,大手覆到她的手上,想替她缓解痛苦。

    起初小腹之处剧烈地疼了一会,可是过了一会儿那种剧烈的疼痛就慢慢地消失,变成了轻度疼痛,之后又消失不见。

    缓了好一会儿,乔子墨见她脸色才恢复如常,他紧张得手无足措,就像一个迷路的小孩一般,浓眉蹙起,五官都快皱到了一起。

    一手替她拭去额头上的细汗,一面回头对着陈靖命令:“马上开车去医院。”

    听言,陈靖点点头,赶紧发动引擎,却听洛歆微弱地道:“不,不用了。”

    她在乔子墨的搀扶之下坐了起来,依偎在他的怀中,摇头道:“不用去医院了。”

    “可是你……”乔子墨担忧地望着她,她刚刚明明那么痛苦,还说不用去医院?

    “我真的没事了,可能是昨天晚上吃错什么东西了吧?”洛歆解释道,为了不让他担心,只能暂时这样说了。

    可回想昨天晚上吃的东西,似乎又没有什么不妥啊,那她肚子痛是怎么回事?难道刚刚和乔依依决斗的时候伤到了?可她似乎从头到尾没有碰到过自己的肚子啊,这也是不应该啊。

    不过,她没有将自己的疑虑告诉乔子墨,刚刚只是一小会的疼痛就让他紧张成那样子,要是告诉他的话,那他不是更加紧张了?

    “真的没事?还是去医院看一看吧!”乔子墨提议道。

    洛歆却摇头,伸手抓住他的衣袖:“我不想去,我只是有点累,我想回去休息。”

    听言,乔子墨低下头,看到她睁着清澈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眼中似有迷糊之意,他这才想起她今天经过了一场恶战,这才不忍心地点头,然后吩咐道:“回家。”

    于是陈靖只好转了个方向,朝另一个方向开去。

    等车子到达家门口的时候,乔子墨正想跟她说已经到家了,低头却发现她靠在自己的怀中睡着了。

    外头日头正高,阳光透过车窗映照在她洁白无暇的脸上,让她的模样看起来更加白皙晶莹。她安静地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眼睛周围投下阴影,唇不点自红,但此刻却轻轻抿着。

    他小心翼翼地将她抱了起来,陈靖看到这一幕赶紧下了车替他打开车门,看到他抱着洛歆下了车,然后上楼。

    他站在原地感叹,首长真的是太温柔了……

    开门进门,乔子墨抱着洛歆进了卧室,将她轻轻地放在柔软的大床上,之后在床沿处坐了下来,静静地凝视着她的睡前。

    之后目光一动,渐渐地往下移动,落在脖颈之处。

    那儿是乔依依留下的勒痕,现在已经变得青紫了,他眼中闪过一抹戾气,片刻之后被柔情化去。

    睡梦中的洛歆翻了个身,抱着被子又呼呼大睡,忽然感觉到脖子上痒痒的,冰冰凉凉的,她拧了拧眉头,之后又舒展开来,之后又进入了梦乡。

    醒来的时候洛歆才发现自己的脖子上面抹了一层淡淡的药膏,红痕淡了不少,而且似乎也没有那么疼了。

    她坐起身,才发现居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她有些汗颜,昨天回来的时候才是下午,然后她居然一口气就睡到了第二天?

    洛歆有些无语,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明明已经睡了那么久,可还是觉得好困。

    洗漱完毕以后却还是没有看到乔子墨的身影,她摸摸空空的肚子,只好自己进了厨房,却意外看到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