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430章 这个丫头太聪明

    想到这里,她坐起身打开了灯,收拾了衣服洗漱一番之后便直接回了卧室。

    临睡前还不忘拿起手机再看一眼,还是没有收到乔子墨的回复。

    她咬了咬下唇,心道,再给你两天时间,要是再不回来,我就直接杀到部队里去。

    ……

    本来还想缓几天再去找乔子墨的,因为担心。可是她却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居然会提前。

    一如既往地起床洗漱下了楼,可是这次停在楼下的并不是陈靖和那辆路虎车,而是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一个穿着西装打扮得一本正经,又戴着眼镜的男人站在那里。

    看到她的时候,他朝她点了点头,之后迈开步子朝她走了过来。

    洛歆疑惑地眯起眼睛看着他,索性站定脚步。

    待了走近,他才朝洛歆点了点头,“您好,洛小姐。”

    听言,洛歆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之后又看向加长林肯所在的方向。

    “哦。”男人露出笑容,解释道:“那是乔先生的车。”

    乔先生?洛歆听言拧起秀眉,第一反应就知道那是谁的车子了,老爷子身边的人从来都是陈靖,而乔子墨是路虎车,再说了他要找自己早就直接上去了。

    所以车子里的人,应该就是子墨的父亲,乔靖南了吧?

    果然,她朝车子那边看去的时候,车窗缓缓摇下,露出了乔靖南的脸。

    他也是一身西装,和她目光对上的时候,他朝她点了点头,目光中含着笑意。

    “乔先生想请洛小姐上车一叙。”

    戴着眼镜的男人开口道,洛歆垂下眼帘想了想,本来依照子墨对他的不满,她是不应该上他的车的。可是怎么说,毕竟血浓于水,她也想解开这两父子的矛盾。

    想到这里,她点点头,应了一声好,便直接朝车子旁边走了过去。

    她走到车子旁边,刚想伸手打车门的时候,背后那个带眼镜的男人却是快步上前,抢先在她之前替她开好了车门。

    “小姐请!”开完门以后还绅士地朝她伸出手。

    洛歆有些诧异,不过一会就反应过来,她扭头对着他笑道:“谢谢。”之后便进了车内,车子里开着空调,温度和外面的相比甚远。

    乔靖南坐在车子里,双手交握平放在膝盖上,他轻抿着唇,目光温和地看着她。

    砰!

    车门关上,外面的世界便被隔了开来,空调的凉气袭至洛歆满身,她拉了拉身上的衣服。这时却听乔靖南轻声吩咐道:“宏立,把温度调高一些。”

    从外面进来,温度相差太多的话,她会很容易着凉的。

    听言,宏立应了一声,赶紧将车内的温度调高了一些。

    洛歆侧头打量着他,原来刚才那个戴眼镜的男人就叫做宏立。

    “洛丫头,就这样把你请上车来,是不是有些唐突了?”

    听言,洛歆一顿,她没有想到乔靖南居然也跟着老爷子一样管自己叫洛丫头。

    而叫出这三个字的时候乔靖南自己也是一愣,因为跟乔龙天谈话的时候,他一口一个洛丫头,他听得多了,没想到这会儿居然也是跟着这样叫出口。

    “不会,我早知道您会来找我。”洛歆微微勾起唇,似胸有成竹:“想必乔先生是已经把一切都调查完了?”

    乔靖南眸中闪过一抹精光,好一个聪明伶俐的丫头!

    “那我今天来,你应该知道是为了什么吧?”

    听到这里,洛歆却摇摇头:“不知。”

    不知?乔靖南挑了挑眉,有些诧异地看着她:“你既然都算出来我会来找你,又知道我把一切都调查清楚了,又怎么会不知道我来找你是为了什么?”

    “乔先生,之所以知道您会来找我,是因为您的儿子乔子墨。还有,那天我在乔家和乔依依决斗,这中间无端的仇怨想必您这位做父亲的肯定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无从考究,肯定会调查清楚。至于调查清楚之后,您是怎么想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她一口一个乔先生,显然,她还是在怪他,怪他没有做好一个父亲。

    跟自己说话的语气也是客气得很,但却不卑不亢。

    乔靖南的眼眸之中闪过一抹异样,脸上却是扬起了淡淡的笑意。他虽然常年不接触自己的儿子,可是通过洛歆,却看得出来,自己儿子的眼光很不赖。

    这么优秀,冰雪聪明的一个女孩子。

    想到这里,他脸上的笑意又深了一些。

    “那你想不想知道,我今天的来意?”

    洛歆抬眼看了他一眼,毫不畏惧地和他对视:“请乔先生直说吧。”

    “唉……”可是谁知道,明明上一秒脸上还挂着笑意的乔靖南,居然在下一秒变了脸,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他是很满意这个儿媳妇,因为她优秀,单纯,又聪明伶俐。

    身上很有姚诗的影了,让他不自觉地就能想到她。可是一想到子墨,他那颗心就沉了下去。

    “子墨很小的时候,我就搬去了公司,甚至连抱他一抱都没有,你那天说的话很对,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甚至,我是一个失败的父亲。”他的话语里有深浓的自责,就连那双褐色的眼眸里都带了浓烈的愧疚。

    他的确愧对子墨,愧对姚诗。

    姚诗在的时候,他不是一个好丈夫,只会吃醋,后来又在外面花天酒地,她生病的时候不曾回家看过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