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431章 乔子墨出事了

    可是现在是怎么回事?

    乔靖南的眼神和语气?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子墨出事了?他去哪了?”一想到这里,她整颗心都悬了起来,语气也变得很焦急。

    “你和子墨结婚也有一年了,应该听说过海之泪和恋之海吧?”

    海之泪?恋之海?那两条钻石项链?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当初为了这两条东西,她可是差点连命都没有了,而且还被人一直追杀。

    别说是知道,可谓是印象深刻。

    “很久以前这些东西原来是分布在各个家族的,海之泪是我们乔家最先持的,后来发生了争夺,这两样东西就又散落了出去。”

    “我知道,海之泪是我们在英国找到的,恋之海是端木家持有。那两样东西,不是已经找回来了吗?难道……”

    乔靖南沉重地点点头:“是啊,我听说已经找回来了,可是这两样东西聚在一起,怎么可能会没有人知道?没有人觊觎?”

    “所以……您的意思是……”洛歆有些错愕,她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你这次猜得没错,那两样东西被盗了。”

    听到这里,洛歆瞪大眼睛,“被盗了?”她没有听错吧?她们辛苦找回来的东西,就这样被盗了去?

    这到底怎么回事?她蹙起眉头,怪不得……怪不得乔子墨突然就离开了,而问是什么事情的时候陈靖又支支吾吾的。

    当初寻找一样就九死一生,这次是两种聚集在一起,那肯定会碰到更多的危险。

    只是她不知道,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将两样东西都给盗了去?

    “虽然说这两样东西对我们家族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可是,它并不是什么值得去争抢的东西,没有必要豁出自己的性命,所以我想拜托你,把子墨劝回来,别让他去涉险。”

    听言,洛歆总算是明白了,他不是来求和的,更不是来让她替他说话的。而是担心自己的儿子出事,知道自己劝不住他,所以只能找她。

    想到这里,洛歆看着他的眼神稍微有了一些转变。

    果然血浓于心,他还是爱着他的。

    “我会处理这件事情的。”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她怎么可能不担心?她是他的妻子,知道以后比他这个当父亲的更担心。

    可是担心之余还有怒火,这个混蛋!

    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他?说好的一起并肩作战的呢?难道是嫌弃自己太弱了吗?不是……他是不想让自己再冒险了。

    可是他有没有想过,她也不想让他冒险啊!

    想到这里,洛歆下意识地握起拳头!

    混蛋混蛋!乔子墨你这个大混蛋!等我找到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本来今天还想去乔家看乔依依有去警察局没有,现在看来,她是没有时间再去管她的事情了。

    下车以后,洛歆没有去其他地方,而是站在门前拿出手机拨了子墨的号码,依旧跟昨天一样,还是关机状态。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冰冷女声,她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对着陈靖的号码拨了过去。

    他的电话倒是响了,不过却只是响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到了冰冷的女声:“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洛歆的秀眉拧得很紧,就算乔子墨去办事了,也会让陈靖留下来陪着自己。明明前几天陈靖还在的,可是这两天就不见了人影,虽然说是她想给唐小雪和他凑机会,可是……

    想到这里,洛歆又赶紧拨通了唐小雪的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才有人接,洛歆几乎快失去耐心,直到那头传来一个慵懒的女声,她才回过神来。

    “洛歆?”唐小雪似乎刚睡醒的样子,声音懒洋洋的,“这么早打我电话干什么?”

    洛歆没有时间和她废话,所以直接刀枪直入,“这几天陈靖有没有去找你?”

    听言,那头静默了一会,之后洛歆听到她坐起身的声音,才听她道:“怎么了?”

    “你就先告诉我吧!这两天他有没有去找你?”

    “前几天是有,不过这两天就没有了啊。”

    听言,洛歆心一悬,“没有?那他有没有告诉你他去哪了?去干什么了?”

    “好像说是部队有任务吧?我也不太清楚……”唐小雪本来还漫不经心的,听到她语气有些焦急,而且又关于陈靖的,这会儿睡意跑得无影无踪。皱了皱眉,洛歆怎么会突然问关于他的事?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嗯。”洛歆这才压低声音将情况告诉了她,那头的唐小雪听完就从床上蹦了起来:“我kao!陈靖这个乌龟王八蛋!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不告诉我!之前在英国的时候,你们为了那什么破东西就差点丢了性命,好不容易带回来了,居然又被盗了?我叉叉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她激动的咒骂声,洛歆将手机拿到离自己耳朵远一点的地方。没办法,要是再被她吼下去,她估计耳朵不聋也要被吼得脑震荡了。

    等她吼完了,洛歆才将手机拿到耳朵旁边,轻声解释道:“现在具体的情况也不知道,我也是刚刚才知道那两样东西被盗了。这几天子墨出任务去了也没有告诉我,问陈靖也是支支吾吾,可是他还在我就觉得应该没有什么大事。可是现在连他也不见了,所以我有点担心……”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