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432章 逃离,要逃离

    而背心男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已经迈开步子想要逼近,洛歆倏地转身,转身就朝卧室跑去。身后三人见状也赶紧追了上去。

    虽然大刹说不能动手,可是二刹三刹看到自己要抓的人就要跑了,不顾他的指令,二人越过大刹的身子就朝前狂奔而去。

    还有一点,就快到了!

    洛歆看着那越来越近的卧室房门,加油跑,只要跑进去,把那三个人隔在门外,她就有时间争取离开这里。

    窗户!对!她要从窗户逃离。

    可是就在她差一点跑到卧室里的时候,身后那个穿着黄色背心的男人猛地往前一扑,整个人就朝她扑来,她来不及躲闪,被他抓住双腿,一个趔趄往前扑去。

    砰的一声,洛歆和他一起摔倒在地面。

    嘶……这一摔可不轻,毕竟她跑得很快,想要直接冲进卧室里面,却被后面那个人猛地一扑。不仅失去了平衡力,而且还一点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因为脚被扯住,所以她行动根本不能自如。

    洛歆感觉身上和肚子很痛,可是不能由她多想,她快速地转身朝身后那人蹬去,一脚踹在他的脸上,只听他惨叫一声然后松开了手。洛歆这才知道自己竟是不小心踹到了他的眼睛上,此时他正伸着手捂着眼睛惨叫着呢。

    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吧!

    洛歆快速地爬起身,想对付扑上来的另外一个时,后颈却突然一疼,她吃痛地倒吸一口凉气。回头发现刚才那个对付的她的背心男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她的后面,此时正冷眼盯着她。

    “小妮子还有两下子,不过遇上我们,你就得自认倒霉了!”

    她想反驳,可意识却渐渐失去,两眼一翻,整个人晕倒在冰凉的地板上。

    她才刚晕过去,大刹便对着其他二刹拳打脚踢,完毕以后还冷声道:“废物,不是让你们不要上的吗?”

    二刹和三刹不敢还他的手,两个人靠在一起,看起来很魁梧。

    “我们不上,你能抓住她吗?这丫头鬼灵精怪,反应又快,要是我们不上,这次就没法子回去交差了。”

    “滚你大爷的,你敢说老子抓不住她?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我会抓不住?”

    “你要是能抓住她怎么会从你手下跑了?”三刹不怕死地接话,紧接着他又挨了一脚,这会儿老实了,垂着头不敢再接话。

    “她怎么跑了?那是我让着她,没看到人家就一小丫头吗?况且谁说我抓不住也了?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我先放她跑一跑,反正她又跑不了怎么的?”

    二刹和三刹低下头嘀咕:还让着她呢,明明是让她跑了,哼!

    不过谁让他的本事不赖呢,他们只能逆来顺受了。

    “老三,把她抬起来丢到车上去。”

    听言,三刹哦了一声,然后认命地起身朝洛歆走去,却突然听二刹说:“小心一点。”

    晕迷之中的洛歆被他扛在肩上,然后朝着楼下走去。

    “快跟上!回去交差!”

    ……

    半个小时以后。

    一辆白色的宝马车停在洛歆公寓楼下,唐小雪提着行李袋子风风火火地打开车门冲了下来,司机叫住她,“小姐你小心点。”

    “知道了!等我一下啊,我马上去叫洛歆下来,妈呀……化妆化太晚了,竟然迟到了二十分钟。”

    说完她开始提着行李往楼上狂奔,因为着急的关系,竟然忘了一会还要下楼,明明可以把行李放在楼下的。

    可是她现在却提着行李狂奔着上楼,等她气喘吁吁地跑到楼上时,才发现门居然开着,她有些诧异的同时又觉得奇怪。

    “臭洛歆真是的,就算是知道我要来也不用把门都给开了吧?万一要是来的不是我而是别人那多危险啊?”

    一边说着,她走了进去,然后蹲下身将行李袋子放在地上,弯腰的那瞬间却看到地上的东西有些凌乱。

    唐小雪立马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抬头就朝里面看去,却发现静悄悄的,居然一个人也没有。

    “洛歆?”她轻呼着她的名字,然后抬步走上前,在屋子转了一圈之后还是没有发现她的人影,便直接进了卧室。

    卧室里依旧是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不过奇怪的是衣柜打开着,床上还放着收拾一半的行李。

    眯起眼睛,唐小雪又不放心地去洗手间看了一遍,却发现依然还是没有她的身影,她心里有些害怕,但还是镇定地拿出手机拨通了洛歆的手机。

    “铃铃……”

    电话刚接通,一阵悦耳的铃声便从左侧传来,唐小雪扭头便看到一只白色的手机被搁在桌台上。

    糟了!可能是出事了……

    唐小雪立马收了手机,然后快步离开房间,直接下了楼。

    司机看到她上去了又下来,而且行李也没拿,便有些奇怪地问:“小姐,怎么了?”

    “顺伯,洛歆不在上面,门是开的,行李也收了半,手机也没拿在身上,我怀疑她出事了。”

    听言,顺伯皱赶眉头:“出事?她这么大一个人就出什么事呢?”

    “我也不知道,总之我感觉她一定是出事了……不然她怎么会不带手机呢?”

    洛歆从来都不是那种迷糊的人,她还算是很谨慎的,所以她看到大开的门之时,就觉得这丫头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随意了?居然连门都不关,可是后来看到屋子里的情况之后她就可以确定。

    她不是随意,而是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