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快逃出去

    “哦,那我去看看。”

    严雅竟然出奇地听话,起身去寻找去了。

    转了一圈回来,她手上还是空空的,脸上有些懊恼:“我没有找到可以割破绳子的东西。”

    听言,洛歆抿了抿唇,没有割破绳子的东西,那怎么办?

    “不如这样吧,我看看能不能咬断它!”

    洛歆脸色一变,有些不敢相信从她口中说出来的话,她刚才说什么?她居然说要帮自己咬断绳索?

    “我没有听错吧?”她回头问。

    严雅明显有些尴尬,用力地瞪了她一眼:“你看什么看?很奇怪吗?我的牙齿中是很锋利很坚固的,哼!要不是为了救我自己,我才懒得理你!”说完她蹲下身,抓起她手上的绳子,低下头用牙齿咬着。

    看着那低下头的严雅,洛歆却沉默了,明明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可是她却居然有些感动。明知道她是为了自救才会救自己,可是……心里那股感觉还是由然而生,抵挡不住。

    或许,人的本性本来就不坏,只是当你感觉到有些东西威胁到自己的时候,才会忍不住想去出手维护,去争取吧?

    因为觉得她可能会抢走容轩,所以她愤怒了,一开始只是警告她,可惜她大脑不够灵光,用的办法更不妥当。

    现在更是……

    可是她也是为了维护自己的爱情而已,虽然她不知道她和容轩之间那种,算不算得上是爱情。

    可是如果换成是她的话,如果有人威胁到乔子墨和她的话,她也会去反击。但她不会用这样的方法,但其实人都是一样的。当你感觉到某一样东西开始威胁到你的时候,你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地想去除掉他。

    正想得出神,双手突然自由了。

    严雅抬起头来,得意地昂起下巴望着她:“你看吧,我就说我牙齿很锋利的,果然解开了!”

    听言,洛歆低头看向丢在一旁的绳子,还真的被她咬开了。她抬眸看到她嘴角的一抹鲜血,也不知道是刚刚被林昆打的,还是咬绳子咬出来的。

    不过她没有多想,只是赶紧站起身,然后活动一下身上的筋骨,见严雅上身的衣服有些破烂,她抿唇想了想,将自己穿在身上的外套衬衫脱下来丢给了她。

    虽然是湿的,可总比没有穿好吧?

    幸好她今天想着要去部队,所以就往身上套了一件外套,没想到居然还能派上用场。

    而严雅接过她丢来的外套,拎在手上湿湿的触感让她有些难受,她皱起眉头:“你干什么?还想让我帮你拎衣服啊?”说完她作势要将衣服丢掉。

    听言,洛歆无语地扭头望了她一眼,之后道:“我的衣服可用不着你拎,如果你不怕这样出去以后被人看光的话,那你就丢掉吧!”

    严雅一愣,手中的动作也跟着一顿,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刚刚穿来的上衣已经被林昆给扯掉了,而她居然没有发现。

    想到这里,她脸上一阵窘迫,赶紧伸手环住自己。

    “遮也没有用,别浪费时间了,赶紧找找,这里有没有出口。”

    说完她没有再去理会她,而是转身在仓库里找了起来,严雅看着她的背影,本来是想直接将她的衣服丢掉的。

    就算她是好心,可她仍然是自己很讨厌的人,因为她一出现就抢走了容轩。

    所以就算她这次救了她出去,她仍然不会感激她。

    可是……如果不穿这件衣服的话,那她有可能就会被看光了。

    所以,她只能咬牙将衣服穿了上去。

    哼!穿上以后,严雅赶紧跟上她的脚步。

    洛歆转了一圈之后停在一扇窗户面前,她伸手去推了推,发现这扇窗根本没有钉死,只是锁了而已。

    勾起唇,很好!居然还留了一个出口给她!比当初在英国碰到的状况难多了,看来黑社会只是黑社会,和那些大家族什么的不一样。

    这里就是出口了!

    洛歆刚想转身叫严雅过来,转头的时候就看到她已经将衣服给穿上了,然后正快步地朝这边走来。

    “过来!”她出声道。

    严雅走过来,盯着她:“找到出口了?”

    听言,洛歆朝她招手,指了指面前的窗户:“这里就是出口。”

    严雅这才看到那扇窗户,她有些诧异地瞪大眼睛:“奇怪,我刚才走过来的时候怎么没有看到?”

    洛歆没有答她的话,而是旋身找了一会,之后在地上找到了一根木棍,之后递给她。

    “干什么?”严雅疑惑地看着她,她干嘛突然给自己这东西?

    “给你防身用的。”洛歆扫了她一眼,之后说道,“不然一会要是他们抓住你,你怎么办?我到时候有可能顾不到你,你就用这个保护自己!”

    其实来的时候,她已经观察过了,这一路上有多少人,有几个路口,她都计算好了,前面的关口,都只有两三个人,而且一看就是那种吊二朗当的,很好对付。

    不过最后面的那道关口却有四五个,她应付的话倒是不吃力,只是到时候对付他们的时候,可能严雅就会被捧一顿吧?如果不是看在她刚才替自己咬了绳子的份上,她才懒得理她。

    而且出了最后一道关口之后,等着她们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所以还是要做好万全之策。

    严雅一开始还以为她给自己棍子是要干什么,原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