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下手太狠了

    砰!一声沉闷的声响,小石头被打中了脑袋,瞪着眼睛就晕了过去,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可是临晕过去之前,那眼神分明写满了懊悔!

    我擦勒!谁来告诉他!这个女的身手为什么这么好?能避开他的推搡,还一脚勾在窗户旁边,一手将他给打晕了?

    严雅知道她身手不错,可没想到她这么强,这一幕就好像在电影里只能看到的场景一般。

    所以一时之间,她也是看呆了,直到洛歆一声冷喝才将她的神智给拉了回来。

    “发什么呆呢?想再等人来?速度上来!”

    严雅这才赶紧顺着她的手爬上去,两人跳到了仓库外头,她才将自己的裙子给放了下来,然后拉了拉身上的衣服。

    “拿着。”洛歆将手中的棍子递给她,之后环顾四周,放轻脚步往前走去,走到一个转接口的时候她的步子停了下来,身子贴在墙上探头望去。

    这儿的点只守着两个人,而且那两个人东倒西歪地靠在一起,正交头接耳地说着什么。

    而且是背对着自己,正好!

    洛歆勾起唇,回头看着跟紧在她后面的严雅,见她手中紧紧握着木棍,一脸警惕的模样。

    “要帮忙吗?”她问,顺便举了举手中的木棍。

    听言,洛歆忍不住笑笑,轻声道:“不需要,你只要好好地呆在这里,我上去对付他们,别出声。”

    “嗯!”严雅小心翼翼地点头,握紧手中的木棍:“我一定不出声,要是我发现有人来了,我就通知你。你需要多久?”

    正说着,洛歆就已经开始动了,严雅都还没有看清楚她是怎么走的,回过神只看到她已经摸到了二人后面,然后拍了另外一个人的肩膀,那人侧头看去,她这稍已经解决了一下。

    等到那个人转过头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同伙倒了下去,他有些惊讶,以为发生了什么,低头想去扶他的时候后颈却是一疼,紧接着也跟着晕了过去,两个人倒在一起,画面颇为暧昧。

    严雅瞪着眼睛,张大嘴巴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真是意想不到啊,原本她还以为要十来分钟呢,可这花了多长时间?一分钟?可能还没有吧?明明只是一眨眼的事情!

    一定是那两个男的太弱了!

    她这样想着,却见洛歆回头朝她招手,她赶紧应了一声,然后小跑着跟上去。

    这架势,颇有一副小跟班的样子,可是她自己浑然未觉。

    看着倒在地上那两个人,她伸脚去戳了戳,嘴角抽道:“死了?”

    听言,洛歆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晕了而已。”怎么可能死了?这些人不过是看守的,她还不至于对这些无辜的人下毒手。而且打晕很容易,杀人的话……她手上没有武器,这个就有点浪费时是了。

    “哦!”严雅点点头,明显像是松了一口气,吓死她了!她还以为她直接把他们给杀了呢!

    “走吧,前面还有差不多三道要解决的人。”洛歆说着又往前走去,严雅赶紧跟上前,“你怎么知道?”

    “我在来的路上观察过!”

    “什么?来的路上观察过?”严雅惊讶了,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这么细心,而且还装晕,她抿了抿唇,看来自己救了她还真的是救对人了。

    一路走来,洛歆都不费吹灰之力就直接解决了那几个人,等到了最后一个关口的时候,那里守着五六个人,而且看起来都挺精神。

    “怎么办?这次五六个人,你能自己解决吗?”严雅在她身后发问,洛歆抿了抿唇,轻声道:“不难,我先解决几个,但是有可能这些人会跑去为难你,所以你要我周旋一两个,坚持一分钟。”

    “一分钟?只要一分钟就行了吗?你确定一分钟后你就能来救我了吗?”

    听言,洛歆勾起唇,其实她也不太确定,但是她会尽自己的努力去做的,因为她这些日子发现自己渐渐地在进步,实战,比训练更有用。

    从一开始到现在,她越来越得心应手,把乔子墨教给自己的都铭记于心,更是自己领悟了不少。

    “我尽量!”

    “什么?尽量?那就是说,你有可能超过一分钟?”严雅脸上出现了懊恼的神情,咬住下唇有些害怕的说道:“万一我撑不住一分钟怎么办啊?”

    “撑不住也得撑住,要么你躲在这里,我自己单独过去对付她们。”

    听言,严雅又赶紧摇头:“那不行!万一你一个人应付不来,被打死了怎么办?那到时候,谁救我出去啊?我还要靠你救我出去呢!”

    “你这么怕死?”

    “废话,你不怕?”

    洛歆一顿,她怕死吗?好像从来都没有问过这个问题。

    可是求生,是人的本能。

    包括她在内,她不是怕死,而是惜命。她珍惜现在的一切,喜欢现在的生活,她怎么可能不怕死?

    她还没有和乔子墨呆够,她还要和他长长久久,还要给他生宝宝呢。

    想到这里,她重拾信心,握起拳头。

    “好!你一会开始数,一分钟之后我一定解决他们来救你!”

    “那你,一定要快点!”严雅还是不放心地嘱咐道。

    这一秒,二人都忘了之前的过节,忘记二人之间的怒火和仇恨。

    洛歆不想同她计较的原因就是,是她替自己解开了绳索,而且现在逃出去才是她最关心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