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居然怀孕了

    跟在旁边的护士见了,以为他是不高兴呢,便冷声道:“我说你这男人怎么没心没肺呀,如今你太太怀孕了,你居然半点开心都没有?反而还板着个脸!”

    说完又叹:“现在的男人哪,唉……真是可怜了她。”

    听言,陆逸风这才回过神来,听到她说的是自己。本想替自己辩解的,可是想想,还是算了。

    他还是得好好地琢磨,等洛歆醒来以后,怎么告诉她这件事情。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打个电话通知乔老爷子比较好。

    跟着她进了病房,看着护士们将她安顿好之后,他这才放下心来,转身出门拿出手机给老爷子打电话。

    打完电话以后,他刚将手机收了起来就听到身后两个护士又在那儿絮絮叨叨地嫌弃他,说他的坏话了。

    他有些无奈,却是一句都没有辩驳。

    只是心中希望,如果她们口中说的,是真的该有多好。

    可惜事情,一切都没有如果。

    错过的,就永远错过了。

    日上三竿,艳阳高照,微风轻拂。

    洛歆足足睡了两天才醒过来,她晕睡的这两天,陆逸风代替了乔子墨,寸步不离地守着她。

    所以洛歆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趴在床沿的男人。

    一身绿色的军装映入眼帘,她欣喜地以为是乔子墨,却在看到那人的面容之后愣住。

    居然是陆逸风。

    洛歆微拧起秀眉,他怎么会在这里?乔子墨呢?为什么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他?

    心里头有些小失望,不过脑子却是瞬间清明了过来,乔子墨此时也不知道在哪儿呢,而且他的任务艰巨,有可能还会遇到危险。

    怎么可能赶得及回来救自己?

    这么说来,当时那辆车冲出来快要撞到自己的时候,那个突然冲出来救她的人,是陆逸风了?

    怪不得当时有人抱住她,她觉得这个怀抱虽然温暖,可是却感觉很陌生,并不是乔子墨的感觉。

    对了……严雅呢?

    洛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居然会去想起她,只是当时她答应了会带她逃出来,可是却没有想到……

    正想着,她赶紧撑着手臂准备坐起身的时候,小腹却传来一阵如针刺一般的疼痛,这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毫无预警,就这样轻呼出声。

    “啊……”

    仅仅只是一声轻呼,就把趴在床沿睡着的陆逸风给惊醒了,他倏地睁开眼睛抬起脑袋,看到洛歆的时候才猛然清醒过来。

    他有些懊恼,不禁低咒自己一声,怎么就这样睡着了呢?

    要是她发生什么事情,自己岂不是都不知道?

    想到这里,他赶紧起身握住她的肩膀,焦急地问:“怎么了?哪不舒服?”

    洛歆刚刚因为想动,所以冷不防地从小腹那儿传来疼痛,所以她之后也不敢再乱动了,因为那感觉特别难受,如针扎一般。

    所以她不敢再动了,只好僵在原地,看陆逸风这么焦急,只好摇摇头:“我没事,只是刚刚肚子有点疼而已。”

    说完自己心里也觉是奇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之前到现在肚子总是时不时地感觉到疼痛,她记得自己没有吃错东西啊?

    “那现在呢?还疼不疼?我去叫医生来?”

    “不用了!”洛歆摇头轻声拒绝道:“只是一小会而已,我没什么事的。”

    看她脸色如常,陆逸风悬着一颗心这才稍稍放了下来,然后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确定她体温正常,没有什么其他的异常之后,总算是放心下来。

    “总算是醒了,你知不知道你足足睡了两天。”

    听言,洛歆有些诧异地望着他:“两天?”她没有听错吧?她感觉身上似乎没有什么异样啊,除了肚子……难道问题出在这?

    “发生什么事情了?我的身体?”

    “放心吧,你的身体没事。只是比较虚弱而已,之前受了凉,所以你一直在发烧,幸好现在没事了。”

    发烧?洛歆这才反应过来,当时她在水底泡了整整三个小时左右,出来以后又被丢在空调房里很久,之后又被丢在仓库。

    前前后后的事件夹杂起来,如果换作普通人,发烧很正常。

    可是她不一样,这些对她来说,不应该将她打倒啊。

    毕竟,她是受过训练的人,不是普通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会受不住这些?

    “是不是很奇怪你的身体素质为什么会这么差劲?”

    正当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坐在旁边的陆逸风却开口问道,彻底打破了她的深思。她回过神来,望着他点了点头。

    “确实,我接受过训练,身体素质不应该这么差。我……”说到这里的时候,她话语顿了顿,迟疑了一会才问道:“陆校尉,你实话告诉我,我的身体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其实她自己也应该要有点感觉吧?这些日子总是莫名其妙地肚子疼,她自己也应该意识到了。

    听言,陆逸风抿了抿唇,正待说些什么,却又听她道:“你不用担心,不管是什么事情,我都能承受得住。”

    她之前是护士,虽然工作的时间不长,可是见识到了病魔的可怕,一开始会觉得害怕,可是到后来她的心理素质就强大多了。

    “嫂子,你说这话我就奇怪了。”陆逸风看她脸上是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不由得觉是她可爱得紧。她身为一个女人,而且结婚一年多了,难道就没有一点点意识么?恐怕,她也不知道自己身体的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