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小雪出事了

    被她这么一吼,陈靖才回过神来,赶紧上前将娇小的她给抱了起来,然后匆匆地往外面走去。

    洛歆也跟着往外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看到从楼梯上滚下去的乔依依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她抿了抿唇,脚步下意识地停了下来。

    陈靖将唐小雪放置在车上以后,却看到洛歆还站在那儿,便出声道:“嫂子,你和我们一起去吧?”

    “我不去了,你先送小雪去医治。”他对小雪的心思,她很明白,也知道他会将她照顾得很好。

    “可是你身上的伤……”

    洛歆摇头:“我没受伤,这是小雪的血。你快去吧,要是再耽搁下去,我怕她真的出事。”

    无奈,陈靖只好点头,然后上车绝尘而去。

    等他们走后,洛歆才扭头看了看躺在脚边的乔依依,她深深地吐出一口气。

    ……

    医院走廊,洛歆静静地坐在靠椅上,双手交握在一起,路过的行人无不朝她行注目礼。

    因为洛歆没有换衣服就直接来医院了,衣服沾了许多鲜血,幸好是红色的裙子,看起来才不那么恐怖。

    可她的手上和脸上,却也沾了很多鲜血,所以这就是行人朝她行注目礼的原因。

    她的发丝很凌乱,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的,看起来怪可怕的。

    陈靖一直守在急救室旁边,脸一直趴在屏幕上,就差没把眼睛贴上去了。

    真是急死他了!

    回头却看到洛歆坐在那里,旁边的人朝她指指点点,他这才走过来在她身边低声道:“嫂子,你还是先去洗手间处理一下吧。”

    洛歆没有答他的话,只是低着头,垂着眼帘,不知道在想什么。

    “嫂子?”他再唤一声,洛歆才回过神来,抬起头见他盯着自己,她才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小雪出来了?她没事吧?”

    她有些激动地站起身,眼前却一阵阵发黑,一个趔趄往前栽去。

    陈靖赶紧伸手将她扶住,“嫂子,您别担心,医生已经在急救了,相信会没事的。你这个样子,不如回去休息吧?我给老爷子打个电话,让他派戚叔过来接你?”

    “不!”洛歆制止他的动作,摇头:“不行!我现在不能回去,我要在这里等小雪的消息,我没事。”

    “可是你脸色看起来很不好,真的不需要回去休息吗?”

    “真的不用,我去洗手间洗把面就行了。”

    说完,她直起身子然后失魂落魄地往前走。

    到了洗手间,很多看到她这番模样,都吓得赶紧退了出去,她没有去管她们,而是直接走到洗手台前,拧开水龙头冲洗着自己手上的血渍。

    洗完手她又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色一片苍白,眼睛里是还没消散去的慌乱。

    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洛歆已经将自己打理完毕了,眼底的慌乱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平静无波的眼神。

    因为她对着镜子给自己做了心理战术。

    所以现在的她已经平静下来了。

    她迈着步子往前走着,路过一家病房的时候,她步子一顿。

    停下来扭头看向病房里的人,那儿躺着一个已经瘫痪的老人,身上盖着被子,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她已经睡着了,面容看起来很慈祥很安宁。

    可是脸色却很不好,特别苍白,头发也花白。

    这是洛歆之前在沈冰家里见过的,沈冰的母亲。

    病房里静悄悄的,只有她一个人,并没有其他人。洛歆四下看了看,之后便轻踩着脚步走了进去。

    她的目光在病房里打量了一圈,最后落在病房旁边那双鞋子上,又是这双鞋子,上次在沈冰家里也见过。

    洛歆拧起秀眉,不是说她母亲已经瘫痪了么?为什么鞋子还会穿到医院来?

    难道……这其中并不如表面上看到的那样?

    正想着,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轻响,洛歆只觉得背后一凉,似有杀气一般,她倏地转过头。

    沈冰就站在她身后的不远处,手里提着袋子站在原地微笑地看着她。

    洛歆转身的时候视线和沈冰的在空中相遇,接触到她目光的时候,她明显感觉到沈冰身上的杀气顿时消失得干净,取而代之的是柔和之气。

    “你怎么会来?”沈冰隐藏起自己的杀气,之后迈开步子走进病房,语气轻柔。真是该死的,她只不过才刚走到病房前面站定,才刚把视线锁定在洛歆身上,她就已经感觉到了。

    她的洞察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敏锐了?

    听言,洛歆抿唇一笑,淡淡道:“我也是碰巧路过,正好看到伯母在这里,就进来看看。我还在奇怪你怎么不在呢,原来是出去了。”

    “是啊,这几天病房里的东西用完了,我就去超市买了一点。”说完沈冰将袋子里的日常用品取了出来,洛歆也看得清楚,那的确都是一些纸巾,牙刷,一次性杯子之类的东西。

    “你喝水吗?”沈冰突然转身问。

    洛歆摇头:“不用了,我还有点事,要马上走。”

    “什么事情这么急?”

    “小雪受了伤,正在抢救。”

    听言,沈冰脸色大变:“你说什么?小雪受伤了?到底怎么回事?”她说着就冲到了洛歆面前,脸上的表情很是焦急,似乎真的特别担心她一样。

    “这事说来话长,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总之她现在还在急救室里,我得回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