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有个照应

    之后洛歆喝了杯温水之后便又睡了过去,东西都不想吃一口,陆逸风也没有勉强她,直接让空姐收拾走。

    这一睡洛歆就直接睡到了欧洲,等她醒过来的时候,飞机上的人都已经走光了,她是被脚步声吵醒的,飞机上只剩下她们四人。

    寒晓正在收拾东西,并没有时间理她,顾小溪盯着陆逸风,陆逸风盯着自己。

    洛歆轻咳一声,也不知道自己睡成什么样了,只知道很沉很沉,什么事情都抛到了脑后,梦里只剩下乔子墨那张帅脸。

    想到这里,她赶紧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又摸了摸下巴,确定没有留下什么可疑的东西之后,她才松了一口气。

    陆逸风则是目光专注地盯着她:“醒了?”

    洛歆点点头,“人都走光了?是不是到很久了?我……”

    “没有,只是刚到而已,人也是刚走的,你这个时候醒,刚刚好,走吧。”陆逸风拿过她身旁的行李然后起身,洛歆这一回没有阻止他,而是安静地起身跟在后面。

    顾小溪见状也赶紧跟着起身,然后拖着自己的行李。

    下飞机的时候,洛歆跟在陆逸风身后,眼看着就要迈下最后一步了,眼前却突然一阵发黑,步子一个趔趄居然就往前扑去。

    而在她跟前的,是陆逸风结实又宽阔的后背。

    砰!

    洛歆直接撞了上去,脸撞到他结实的后背上,顿时鼻子都要给撞歪了的感觉,疼得她倒吸口凉气,然而眼前却是一片漆黑,一时之间什么都看不到,她只能下意识地抓住陆逸风的衣袖。

    本来陆逸风走在前头,因为之前发生过的事情他没有去扶她,事后也觉得自己的表现确实太过紧张了些。

    怎么说她都是自己的嫂子,他照顾她虽然应该,却也不可以过分亲密,要不然传出去就难听了。

    所以下飞机他走在前面,步子放得很慢,却没有想到她居然这样就直接扑了过来。

    在她的双手抓住他衣袖的那一瞬间,陆逸风心里那根紧绷的弦突然蹦的一声,好像断裂了一般。

    回过头就看到洛歆脸色苍白地抓住他,眼睛半眯着,眉头也拧着,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样子。

    “怎么了?”他心中一紧,赶紧丢下手中的行李反手扶住她娇小的身子,以防她会摔下去。

    洛歆站着没有动,稳了好一会儿眼前才渐渐清明,走在前头的寒晓见到这状况不由得停下脚步,然后倒了回来,有些不悦地睨着她,这个女人怎么回事?怎么事儿这么多?

    “洛歆,没事吧?”顾小溪在后头也紧张地跑过来,丢下手中的行李然后扶住她,陆逸风看她脸色白得很,便看向寒晓询问:“寒晓,快过来看一下。”

    寒晓站在原地没有动,不满地抿唇,半晌才冷冷地开口:“她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气血虚而已。”

    气血虚?陆逸风拧起眉头:“什么意思?”

    “没吃饭,加上太过疲惫,才会这样。赶紧找个地方休息吧。”说完她转身就走,她已经很累了,坐了那么久的飞机。而且飞机上东西不好吃,她根本没有吃几口,肚子现在也很饿。

    寒晓现在只想找个高级的酒店,吃顿好吃的,洗个热水澡,然后睡觉。

    “寒……”陆逸风想叫她却被顾小溪打断:“行了吧,陆大哥,别再叫她,看她不乐意的样子,我们还是赶紧找个地方休息吧,然后再请个医生,你看怎么样?”

    听言,陆逸风只好点了点头。

    “我没事。”洛歆这时候已经清明过了,其实刚才只是眼前发黑而已,估计是一天没吃东西造成的,如果是以前,她当然能熬过去,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

    真的是没有想到有了宝宝居然这么麻烦。

    真不知道这一路上,如果没有她们,自己会怎么样?

    于是她推开陆逸风搀扶,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心,轻声道:“我真的没事,走吧,先找个地方休息。”

    “酒店我已经订好了,一会就会有司机过来接我们,先到候机室坐一会儿。”

    于是一行人便直接去了候机室,顾小溪也跟着一起,紧紧挨在洛歆的身边,在寒晓的注视下,她下意识地抱紧了洛歆的手臂。

    “你和她很熟么?”寒晓看着那个一路跟着她们的顾小溪,便问了陆逸风一句。

    听言,陆逸风摇了摇头:“她是洛歆的朋友。”

    “朋友?”寒晓勾起唇:“不是说这次是她自己一个人去的么?怎么还有朋友同行?应该是在机场才刚刚认识的吧?”

    说到这里,寒晓眯起眼睛,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顾小溪。

    顾小溪缩了缩脖子,抱着洛歆的手臂更加用力,见寒晓还盯着自己,她抿了抿唇,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伸长了脖子就道:“刚刚认识的又怎么样?我和洛歆一见如故,相见恨晚!”

    听言,寒晓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表情,不过却是不屑,她鄙夷地看着她:“你在跟我开玩笑吗?一见如故?相见恨晚?难道不是你自从多情,像个粘皮糖似的一直粘着我们?还妄想和陆逸风攀上关系?说吧,你这样跟着我们,到底有什么目的?你的目标是谁?是洛歆,还是陆逸风?”

    她的话虽然说得极为过份,可却提醒了陆逸风,不由得抬眼看向她。寒晓的话的确没错,哪有人这么热情地和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