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提心吊胆

    一夜的时间过得很快,基本也就是一闭眼一睁眼的事情,洛歆醒来的时候便是第二天早上了,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没有看到顾小溪,她心头一紧,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之后端详四周,发现一片详和,并没有什么不对劲之后,她才松了口气。

    她并不担心住在这里会被袭击,因为那些人知道乔子墨他们迁走了,所以肯定不会再回来这里浪费时间的。所以最危险的地方,其实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睡了一夜,人舒服不少,她起身换衣服,走出门的时候便听到一阵阵笑声,她便顺着声音来源走去。

    远远的,就可以看到顾小溪和安婶蹲在一起,不知道在忙活什么,两人边说边笑。而寒晓冷着一张脸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陆逸风也在旁边看着。

    大概是注意到她,坐着一直没动的陆逸风突然转过头,直直地朝洛歆看了过来。

    洛歆步子一顿,但却并没有因此停下,而是一步一步朝前走去。

    “醒了?”

    走近了,陆逸风才关切地望向她问道,“昨天晚上睡得还好吗?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

    听言,洛歆摇摇头:“没有,一切都很正常。”

    说完她在寒晓的对面坐下,见她不悦地睨着自己,洛歆勾起唇给了她一个淡淡的笑容,“寒医生看起来脸色似乎不太好,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吗?”

    寒晓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她无语地瞪了洛歆一眼,她就不能哪壶不开提哪壶吗?她虽然是个医生,虽然也见过尸体,可却没有在死过人的房间里住过,而且还是死了这么多人的。

    这也就算了,偏偏这里还是郊外,周围只有这一个农庄,除此之外,其他东西都没有。

    她能不害怕吗?再怎么说她都是一个女生!万一那帮恶徒又拿枪冲回来怎么办?她可以说是一晚上没有睡,整个晚上提心吊胆的,都只盯着门口,听着门外,一点风吹草动她就吓得不行。

    不过,她可不会在别人面前表现出来。

    想到这里,她略勾起唇,脸上波澜不惊,“休息得很好,只是睡得不习惯而已。”

    顾小溪听到这话,便接了过去:“到底是睡不习惯还是害怕啊?寒医生看起来不像是会害怕的人啊?”

    听言,寒晓不悦地扫了她一眼,冷声道:“谁跟你说我害怕了?”

    “那不害怕怎么会睡不习惯?”

    “我认床不行吗?”寒晓突然砰的一声拍了一下桌子,刷地站起身,然后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顾小溪看着她远去的背景,撇嘴道:“这就生气了?我还没说什么呢,再说了,害怕有什么好丢脸的?还要死撑着不认。”

    坐在一旁的陆逸风不由得勾起唇,解释道:“寒晓她就是这个性子,死要面子,而且特别好强。昨天晚上就算是一夜没睡,她也不会提半个字的。不过你们能把她说到生气,也算是你们的本事。”

    “哈哈,真的吗?”顾小溪以为陆逸风是在夸她有本事,顿时喜笑颜开,圆溜溜的大眼睛笑得都眯成一条缝了。

    倒是洛歆,自始至终都淡淡地,脸上没有笑容也没有苦恼。

    坐了一会,她才抬眼看向安婶,眼中眼波流转,让人看不清楚她在想什么。

    之后她突然问:“安婶,你知道子墨他们有可能会去哪吗?在这附近,他们还有什么可以落脚的地方?”

    听言,安婶手中的动一顿,脸上开始是疑惑,后来又好像灵光一闪想到什么似的,她直起腰身坐到洛歆面前。

    “你不说我都差点忘记了,他们还有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不过那儿比较偏僻,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否会去那里。”

    一直无动于衷的洛歆却在这个时候突然激动地握住安婶的手,紧张地问道:“在哪?”

    ……

    半个小时以后。

    众人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休息了一夜,众人精神都还不错,洛歆考虑到安婶的安全问题,便让她跟着她们一起走。奈何安婶摇头,说自己守在这里已经大半辈子了,不想离开这里。让他们离开就行,洛歆劝了几次无果,只好放弃。

    临上车前,安婶还收拾了许多东西塞给洛歆,并叮嘱她一个孕妇要好好照顾自己。

    其实安婶说的地方,不是哪儿,而是离这儿不远的渡口,那儿是比较荒凉的渡口,停着几艘船,平时根本很少会有人去那儿。

    安婶的说法也只是猜测,他们有可能根本不会去那儿。

    可是只要有一丁点可能性,洛歆就一定要去看看。好不容易有了一丝线索,她怎么可以放弃?

    车子大约只开了半个小时,就到了目的地,洛歆坐在车里,看着这片被荒废的渡口,洛歆眼神有些闪烁。

    就这么近的距离,可是她却等了一夜才过来,如果昨天晚上她就问高婶的话,是不是可以早点找到乔子墨呢?

    砰!

    不等她多想,寒晓已经推开车门走下去了,之后站在车外观看,渡口停着几艘船,她拧起眉头:“不是说荒废的吗?怎么还有这么多船?这么多艘哪一艘才是?”

    车上的人也跟着下车,陆逸风抿唇看了看,道:“先观察一下。”

    洛歆盯着这四五艘般,每一艘看起来都非常破败了,她向后望了一眼,一片空旷,并没有车子尾随。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