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太狼狈了

    心想,反正他已经够狼狈了,就索性再狼狈一些吧。

    于是她放心地剪着他的衣袖,越往上她的动作却越是迟疑,剪到最后的时候,洛歆几乎有些拿不稳剪刀了。

    洛歆的手轻轻颤抖,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乔子墨手上那道伤口,本来她以为只是一小道伤口,所以就拿剪刀剪掉一点袖子算了,可是现在她看到的是什么?

    这道口子居然从手腕上一点的位置直接到胳膊,好大的一条口子,看起来特别触目惊心。

    她将剪刀放下,看着这伤口,抿了抿唇,压下自己内心的震撼,然后强装镇定地取出药水和纱布,给他开始上药。

    先是替他消毒,消毒是很痛的,可是睡梦中的乔子墨却只是颤抖了一下,然而并没有醒过来。

    消完毒又替他上药,洛歆一边替他上着药,一面想着,如果自己没有及时赶到,那谁来替他处理这伤口?秋妍吗?就算秋妍愿意帮他处理伤口,看他刚才那样子,估计也不愿意吧?

    这个傻瓜,怎么就这么傻?

    嘀嘀哒哒。

    一颗颗晶莹的泪沿着洛歆的眼角滑下,她自己也是毫无防备,晶莹的泪珠就这样吧哒一声落在了乔子墨的手掌上。

    洛歆一惊,赶紧伸手去抹掉他手上那颗眼珠,却没想到越抹眼泪掉得越凶,除了父母的事情,她从来没有因为其他事情而这么失态过。洛歆一时之间有些慌神,生怕被乔子墨看到,便打算起身去外面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

    却不想刚想起身的时候,手腕上却一紧,她的身子又跌回椅子上。

    倏地抬头看去,发现一直闭着眼睛的乔子墨不知何时竟已经醒了过来,正直勾勾地看着她。

    “你……”洛歆失态的样子被他看个正着,一时之间有些错愕不己,愣在原地。

    “傻瓜。”乔子墨坐起身,瞬间就比洛歆高了一截,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伸手抚上她挂着泪痕的白皙脸颊,“哭什么呢?”

    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她坐在自己床边啜泣,他的心就好像被什么尖锐的东西扎了一下,疼得他差点喘不过气来。

    感觉到她的泪水一颗颗滑落在自己的掌心,乔子墨下意识地蹙起眉头。

    “你这个笨蛋!”洛歆都难过死了,他这个伤者却还问她哭什么,而且还一脸无谓的模样,他都受了那么重的伤了,就不会说一下吗?

    “你受这么严重的伤,为什么不说?为什么不说?”说到劲头,洛歆伸手推了他的胸膛一把,做完这个动作她又觉得自己似乎有些矫情了,刚想收回手的时候乔子墨却顺势握住了她的小手,之后用力一拉她便跌进了他的怀里。

    “呜……”在洛歆的脸撞上他的胸膛之后,她还是忍不住小声地啜泣起来,那么长的一道口子,该有多疼啊?可是他却一声不吭,还抱着自己从楼上走到楼下,这么长时间也不说一下。

    “对不起,我的错,你别哭了……”她一哭,乔子墨就真的拿她没办法了。

    “当然是你的错。你一个招呼不打,就撇下我自己一个人来到国外,明明说好要和我在一起的,可是你还是把我丢下了。现在受伤了也不说,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没告诉我?”

    乔子墨有些无言地闭了闭眼,搂着她的动作又重了一些,“笨女人,留你一个人在国内,是不希望你再牵扯进来。之前在英国,我就差点失去你,这次……”

    “那你又知不知道你担心的事情也是我所担心的?”洛歆抬起头,眼泪汪汪地望着他,“你怕我受到伤害,那我呢?把我丢在家里,自己跑去冒险,我就不会担心你吗?”

    “我……”她一连的质问让乔子墨有些招架不住,而且她这样眼泪汪汪地看着自己,让他更是心疼,那张小脸布满了泪水,美眸里也是水色粼粼,他的心跳不由得加速跳动起来。

    “你就是自私,总是自以为是地做决定,根本没有问过我是否愿意,你知不知道过几天就是我们的婚宴了?”

    太多太多的话,乔子墨都不知道怎么说了,看她越说越激动,他突然伸出食指按住了她那张喋喋不休的红唇。

    “别说了,为夫知道错了,回去以后你惩罚我好不好?”乔子墨伸手将她的眼泪一滴滴拭去,眼里满满的都是心疼之色。

    听言,洛歆忍不住抬眼瞪他,为夫?这家伙简直厚脸皮!

    正想着,眼前却突然一黑,乔子墨竟然直接俯下身吻住了她的眼睛,轻轻在吮吸着她眼睛上的眼泪。

    洛歆一怔,瞬间忘了掉泪。

    他的唇凉凉的,冰冰的,先是在她的眼睛上落吻,再是缓缓下移,亲了亲她的鼻尖,再替她将眼泪一颗颗地吮去,最后则是重重地吻上她的唇。

    他的气息似乎有些凌乱,洛歆回过神来才记起自己还没有帮他上好药,便赶紧将他推开,抿唇道:“别闹了,你的手还没上药呢。”

    她刚刚只是帮他消了毒,药上到一半,还没有给他包扎上。

    一边说着,洛歆一边取出纱布,替他将手上的伤口给包扎好,而乔子墨就这样静静地坐着,让她替自己包扎伤口。

    四周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