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482章 较劲,趁机而入

    “呵……”有意思!蓝正尧蓝色的眼眸闪过一抹笑意,捏在她下巴的手一动,惊得洛歆轻呼一声,他便伺机而入。

    “唔……”洛歆瞬间就有了一种想要呕吐的冲动,想都没想的,直接张口就狠狠咬了他一口。

    两个女佣早已经被吓跑了,蓝正尧这样的做法她们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所以都不敢再待下去,而且两人的状况似乎很不好的样子,只好往外逃。

    走的时候有些不稳,被迎面而来的沈冰看到,便有些不悦地瞪着她。

    “冒冒失失的干什么?”沈冰眯起眼睛冷声喝道。

    两个女佣面面相觑,咬住下唇支支吾吾。另一个很快冷静下来,小声道:“我们……只是不得已才这样跑出来的,蓝少爷他……”

    “他怎么了?”一提及蓝正尧,沈冰便变得紧张兮兮起来。这些日子她也知道他经常来这里陪她吃饭,心里头嫉妒的火焰已经烧得啪啪作响,几乎是一触即发。

    “他……他……”女佣半晌都说不出来,只好指着后面那道门:“冰姐你还是自己去看看吧。”

    听言,沈冰看向她们俩身后那道门,眼神中闪过一抹凌厉,之后推开她们俩直接大步走了过去。

    走到门边的时候她的脚步便顿住了,不可置信地看着房间内发生的事情。

    她看到了什么?

    她居然看到蓝正尧抱着洛歆强迫性地想要强吻她,而洛歆一直在挣扎一直在拒绝着,可蓝正尧却好像来了劲一般,她越是反抗他越是激烈,动作粗暴得几乎强迫。

    这种画面她没少看过,蓝正尧以前也会和女人这样!

    可那些女人不过是他的床伴,他找的乐子,玩过以后就会让她们走,不会留在这里。可是这个洛歆不一样,他明明知道她是乔子墨的女人,肚子里还怀着别人的孩子,他却好吃好喝地把她留在自己的房间里。

    这就算了!她当他是想把乔子墨吸引过来吧,可是乔子墨手上已经没有钻石了,他还要留着她!

    现在居然还……

    难道蓝正尧是喜欢上她了?

    想到这里,沈冰垂在两侧的手握紧成拳,额头上的青筋都在突突地跳。

    该死的洛歆,真的是走到哪就勾引到哪!

    本来她还打算留她一命,现在看来……她必须得除掉她了。

    啪!

    洛歆终于把蓝正尧推开,之后用力地甩了他一巴掌,自己的身体也控制不住往后倒去,跌倒在沙发上。

    蓝正尧被打了一耳光之后站在原地没动,他的嘴角是鲜红的血,大约过了三秒钟的样子,他才抬手用食指抹了一点唇角的殷红。

    真是只牙尖嘴利的小野猫,不仅爪子那么锋利,就连牙口也这么锋利。

    “呵……”蓝正尧侧头看她,见她仿佛受了惊吓般地窝在沙发上,可却还是警惕地望着自己,此时竟然还把筷子抓到了手里,正对着他。

    “小野猫,你以为拿了这筷子就能对我做什么么?我蓝正尧如果想要一样东西,那就是势在必得的。”他嘴角的鲜血没有擦干净,此时又噙着笑,看起来更加魅惑。

    洛歆抿唇冷冷地望着他,眼里一片冷峻。她没想到他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明明知道自己有孩子,还做出这种出格的事。

    “你可以再试试,不疼么?”她也跟着他一样露出笑容,不过她的笑容里充满了讽刺:“真是没有想到,你也有强迫别人的一天。”

    听言,蓝正尧一愣,回忆起她刚才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心里顿时不好受起来,她就这么讨厌自己?

    想到这里,他迈着步子想向她靠近,洛歆顿时寒毛都竖了起来。

    叩叩!

    门被敲醒,两人均是同时朝门外看去,一身黑色劲装的沈冰站在门口,目光冰冷地望着她。

    “什么事?”蓝正尧蹙眉,不悦地看向她。

    “离夏回来了,他在正厅等你。”

    “我知道了,我马上来。”

    说完他又看向洛歆,勾起唇笑道:“这次就先放过你,下次可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不过,蓝正尧离开之时,凌厉地看了沈冰一眼,那眼神似乎带着警告,吓得沈冰一缩肩膀,忙低下头。

    等他走后,沈冰才不甘心地咬住下唇,他这眼神是什么意思她清楚得很,他是在不悦,是在警告自己。因为自己破坏了他的好事。

    想到这里,沈冰看向洛歆,越发坚定了心里的念头。

    对上她的眼神,洛歆说不紧张是骗人的,沈冰喜欢蓝正尧,她的眼神就可以看得出来刚刚房子里发生了什么她都看到了。

    因为她的眸子里充满了恨意。

    等她们走后,洛歆身子一软,无力地窝倒在沙发上。

    看来她接下来的日子,应该不好过了。

    正厅。

    蓝正尧披着大衣走进去,离夏就坐在沙发上,看到他进来,便又赶紧站了起来。

    “蓝少……”

    蓝正尧在沙发上坐下,之后翘起二朗腿,眯起眼睛:“事情查得怎么样?两颗钻石现在在什么地方?”

    离夏看到他的嘴角还沾着血,而且嘴唇也破了,眼神闪了闪:“蓝少,你的嘴巴这是……”

    听言,蓝正尧眼中闪过一抹愉悦,伸手摩擦着那疼痛的地方,勾起唇道:“没事,只不过是被某只小野猫抓伤的,你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