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诡异,骇人

    “你现在还有力气挣扎么?”

    听言,洛歆的身子一僵,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她刚才打量四周的时候,明明没有看到一个人,怎么现在?

    这个声音是哪来的?

    “吓到了?哈哈,是不是很想知道我在哪里啊?”

    沈冰的声音突然带着一抹诡异,骇人得紧。

    沈冰的声音……洛歆眯起眼睛四处打量,终于在顶处看到了一个监视器。

    原来如此,怪不得她能看到自己的动作,还能和自己说话。

    想到这里,她勾起唇,笑得很苍白。

    “沈冰,你到底想干什么?把我抓到这里来,蓝正尧知道吗?”

    “这个就用不着你操心了,他只会知道你是被别人救走的,而不是我……你明白么?”

    听言,洛歆一愣,下一秒她就反应过来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半眯起眼睛,冷笑道:“你想利用我?”

    “别说得这么难听,毕竟我们以前还是好朋友来着,我只是不想让你拖累蓝少罢了。”

    听到这里,洛歆只觉得想笑,勾起唇:“你是怕我拖累他还是怕他爱上我?你喜欢他,所以害怕了对吗?”

    沈冰沉默了很久,久到洛歆以为她不会再回答自己的话时,她才缓缓道:“没错,我是喜欢他,那也不关你的事,你就好好地呆在这里吧,别想逃出去。”

    别想逃出去?拿着这个监视器监视着她,就想让她一直呆在这里,未免也太天真。

    “你身上的药效两个小时以后会过,不过那个时候……会有人过来给你注射第二剂,所以你别打如意算盘了。等我拿到钻石,你愿意配合的话,我还可以放了你。但如果你敢逃,或者打其他的主意,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说完就听到一阵电流音,之后再恢复宁静,洛歆想叫住她,可是却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她咬住下唇,该死的!身上还真的是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两个小时以后?还有人来给她注射?

    靠!如果说平时也就算了,可现在她肚子里宝宝的,再这样注射下去,她的胎儿估计就要保不住了。

    不行!她不能再这样下去,这样下去不行。

    可是这药效要两个小时以后才失效,所以她要在两个小时内挣脱这绳索,逃离这里,才有可能救回自己。

    现在要做的就是先休息,养足精神。

    于是她便靠着墙,闭着眼睛养神。

    监视器那头的男人看到这个女人不再闹腾,心里有些奇怪,可是睁着眼睛瞪了屏幕又好一会儿,看到她还是安静地坐在那儿,他便放心了,主人还让他好好地盯着她,别让她耍花样呢。看来不用嘛,这个女人一定是听了主人的话,觉得挣扎也是徒劳的,索性就不挣扎了。

    嗯!聪明人!他喜欢!

    于是他转身愉快地打电话聊天去了。

    一个多小时后,一直闭着眼睛休息的洛歆突然睁开了双眼,看着仓库内,监视器依然在上面,不过四周很安静。她活动了一下筋骨,发现自己的力气已经开始慢慢恢复了,不由得勾了勾唇,然后开始挣扎开那绳索。

    两分钟,她悄无声息地将绳索挣开,身上的力气只恢复了大概两成,可是挣扎的时候监视器那边并没有什么反应,所以她可以断定,现在那个监视的人一定不在。

    而且她们要用到监视,估计就是不在附近,只要她逃出去了,一定可以自救。

    洛歆四周查询,只余下一扇很高的窗户,大门都被封死了,窗户又没有什么可以攀爬的,再说以她现在的力量,也蹦不上去。

    看了看四周,她眼珠子转了转,忽然想到一个好办法。

    十五分钟后。

    洛歆把椅子都叠到了一块,只要她站上去,就可以攀到窗口。

    看着这高高的椅子,洛歆的心有些忐忑,这过了十五分钟,她的力气才恢复了差不多四五成,搬了一下椅子就气喘吁吁的,而且爬上去的话,还要面临随时会摔下来的危险。

    不过,成败就此一举,她总得试一试。

    深吸了一口气,洛歆攀着墙,然后踩上第一只椅子,之后小心翼翼地踩上第二只,缓缓地往上移动。

    越往上,底下似乎越来越不稳一般,摇摇晃晃的,洛歆整颗心都悬了起来。

    直到踩上最后一只椅子,洛歆的手准确无误地攀住窗沿,然后踮起脚尖去抓旁边的玻璃窗,将它推开。

    之后踮着脚尖往上攀爬,这一使劲,脚下的椅子再也支撑不住,砰的一声东倒西歪地落在了地上。洛歆脚上踩空,差点就跟着摔了下去,幸好她眼明手快地抓住琉璃边沿,才没有跟着摔下去。

    呼……回过头看着底下的椅子摔得四仰八叉的,她捂了捂胸口,幸好没有一起摔下去,要不然肚子磕到那些椅子,可就不得了。

    可是手的力量支撑不了多久,因为她的力气还没有完成恢复,所以她不敢再耽搁下去,只好努力地攀附着墙,用脚蹬着往上攀爬。

    虽然很困难,而且她感觉自己的手被玻璃磨得很痛,多想就这样放弃,可是一想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还有乔子墨,她只好咬紧牙关强撑着。

    之后一点一点地往上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尽管只过去几分钟,可是这几分钟对于此刻的洛歆来说却犹如一个世纪那般漫长。

    很累,手被玻璃划得很痛。

    可是她却不能放弃,只能一直往前爬,尽管前进的,只有一点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