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485章 小野猫,跟我吧

    悬着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蓝正尧勾起唇,看着近在咫尺的她,皮肤吹弹可破,可惜脸上划了点伤,不过幸好都已经结痂了,等外皮脱落,她的脸又可以恢复光滑。

    “小野猫,幸好你退烧了,要不然……你男人还真的不安全。这样的话,那我就暂时放过他吧。”

    说完他直起腰,看向已经愣在一旁的女佣,轻声道:“去把医生找来,就说她已经退烧了,问问她什么时候能醒。”

    听言,女佣点头,“是,我马上就去。”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留下蓝正尧自己一个人呆在这里。

    蓝正尧站着看了洛歆一会,之后又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风景,眸色渐深。

    这些日子因为她,自己憔悴了不少,早上起床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连胡子都好几天没刮了,下巴长出了密密麻麻的胡渣,摸起来很棘手。他一向爱干净,而且也很爱惜自己的脸,每天都会刮胡子,保持脸部的洁净。

    可是为了她,他居然连这个也破例了。

    想到这里,蓝正尧微眯起眼睛,将手插进裤兜里,唇扬起一抹妖娆的弧度。

    小野猫啊小野猫,为了你我可真是变了不少,你说说,你到底打破了我多少例外了。

    之后医生也是火急火燎地赶来,听说她退烧了,还觉得奇怪,明明昨天还发着高烧呢,怎么一夜之间说退就退了,于是便赶紧跑过来看了,也生怕蓝正尧会再次怪到他头上。

    左右检查一遍之后,又翻了翻洛歆的眼白,他才确定地点了点头。

    “确实退烧了,人应该没事了,多喂她喝点水,我再给她打点点滴。”

    听言,蓝正尧蹙眉。

    医生的动作顿时有些哆嗦,自己这又是做错什么了吗?

    想着,他结结巴巴地看着蓝正尧,声音里还带了一点颤抖:“蓝,蓝少爷,怎么了吗?”

    听言,蓝正尧挑了挑眉,之后看了洛歆一眼,又问:“我想知道,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这个嘛,烧是已经退了,可是却不确定啥时候能……”

    话说到一半就被蓝正尧不悦地打断,他的眼神带了杀气,凌厉地扫向他:“什么叫不确定?我请你回来就是为了听你这种话,你不是医生?我要准确的答案,她到底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这个……就算我是医生,我也是不能确定的呀,我……”医生已经有些手无足措了,就在蓝正尧准备发第二轮火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洛歆突然动了动,然后嘤咛着睁开了眼睛。

    蓝正尧的动作立即止住,然后朝洛歆看去。

    她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依旧是熟悉的场景,眼睛一开始还有些迷蒙,可却逐渐变得清明,很多事情在她的脑海之中打转,最后洛歆伸手抚向自己的小腹,神色平静地闭起眼睛。

    蓝正尧感觉呼吸都提了起来,然后松开揪着医生衣领的手,一步步朝她走近。

    “笨丫头?”

    听到声音,洛歆才轻轻地睁开眼睛,清澈的眼眸里是一片宁静,似乎是刚睡醒一般,她看向他,抿着唇没有说话,良久才道:“我想喝水。”

    出口的话语,却是嘶哑得很。

    她已经晕睡了好几天,水没有进去一滴,一喂就吐出来,只能靠输液撑营养。

    可是这会儿,她主动要求喝水,把蓝正尧给惊喜到了,站在原地傻站着愣是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女佣端着水杯走到他面前他才回过神来,接过水杯,“我来。”

    女佣有些爱宠若惊,不过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蓝正尧对洛歆的态度。

    她跟在他身边这么久,还真的没有看到过他对哪个女人这么好过。不过看了看洛歆,心里又有些遗憾,她是听说过一些八卦的,也知道了一些关于洛歆肚子里孩子的事。

    很多人都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蓝正尧的,而且对蓝正尧的态度很恶劣,可蓝正尧偏偏就拿她当宝。

    而且还知道沈冰嫉妒洛歆,把她抓了关起来,才会害得她流产。如今沈冰的下场她们也都亲眼目睹了,也不敢再乱嚼这件事情的舌根,生怕下一秒就引火烧身了。

    蓝正尧坐到床边,伸手将洛歆扶了起来,还帮她背后垫了两个枕头,之后才端着水杯凑到她唇边。洛歆有些抗拒,想抬手自己来,可谁知道蓝正尧却轻声道:“我喂你喝,你现在应该全身都没力气。”

    听言,洛歆手抬到一半,又无力地垂了下去,只好默默地接受了。

    一杯水下肚,感觉有些腹涨,医生在旁边说道:“如果身体接受得了,可以先吃点粥,然后再吃一些营养的,你睡了好几天,身体很虚弱,一定要及时补充营养。”

    女佣听言,赶紧道:“那我去厨房让丁妈煮点粥和弄点小菜过来。”说完就赶紧转身溜了,医生见状又替洛歆检查了一遍身体,确定她没事以后便也开溜了。

    之后房间里只剩下两人,洛歆出奇地安静,似经过了一场劫难,而后坦然面对一般。

    可说她是坦然面对,为什么蓝正尧总觉得她不对劲呢?虽然她看起来是很平静,不闹腾,眼神也很清澈,却是死气沉沉的,根本没有往日的活力。

    眼神空洞,脸色苍白。

    这样的她,不是他想看到的。

    可是蓝正尧对她凶不起来,喝完了一杯水,他便柔声问:“还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