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486章 亲自喂她吃东西

    可是她没有喊停,蓝正尧只好一直喂着。

    突然洛歆的脸色变了变,然后趴在床边,把刚刚吃进去的白粥又全部吐了出来,吐完还一直干呕着,额头顿时出了密密麻麻的细汗,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蓝正尧惊得连忙把碗放到一边上前扶住她,以往碰到这种事情估计他早就跑了,因为他嫌脏。

    可是现在,他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凑上前去关心她,而不是觉得脏。

    看她吐得那么辛苦,蓝正尧的心也跟着揪作一团,眉头紧紧皱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洛歆才渐渐停止了呕吐,长时间的干呕让她累得不成样子,唇色是一片苍白,蓝正尧扶她起来之后又躺了下去。

    看着她脸色苍白的模样,他忍不住伸出手替她将额头上的细汗拭去。

    而守在外头的女佣也是听到声音冲进来,看到这一幕,便站在房间门口不敢离开,等洛歆平复下来的时候才走进去把东西收拾了。

    收拾好了蓝正尧又吩咐她过一会去厨房端多一碗粥来,女佣应下之后便退了出去。

    可是之后洛歆不管吃什么就吐什么,尽管你端到她面前,喂她吃她就吃,可是吃到一半又开始吐。别说进食补充营养了,还把胃折腾得难受。

    啪!

    蓝正尧愤怒得直接将碗砸到了地上,发现清脆的声响,这次洛歆吐完以后是直接晕了过去,正好倒在他的怀里。当下他的脸色就变得乌云密布,整个屋子里的温度也极速下降。

    “再这样吃下去,她没事都要变有事了,快去把医生给我找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是是!”

    医生刚休息不到几个小时,又被拽了回来,脸上两个黑眼圈还分明着呢,心里叫苦连天,可面上却不敢作声。

    听了她的情况以后,医生又看了看晕迷过去的洛歆,翻了翻她的眼白,之后叹气。

    “她这是心病啊!”

    “心病?”蓝正尧眯起眼睛,“什么意思?”

    “就是心里抑郁着,失去孩子对她打击太大,就算是发烧醒了,可心里还是有个结在那里,长期这样的话,很容易抑郁成疾。身体里的器官会很抗拒外面的东西,比如这些吃的……”

    说到这里,医生已经开始瑟瑟发抖了,因为他发现蓝正尧身上的温度越来越冷,而且还用凌厉得如刀子的视线盯着他。于是他赶紧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脸色难看得好像他才是那个生病的人。

    “但其实也不是什么严重的,可能只是刚开始几天会抗拒,过两天……就……好了。可也说不定会一直这样下去,但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那事情……就,就大条了。”

    “我不想听这些无用的废话,我只想知道怎么样才能让她好起来?难道要我看着她天天吃东西就吐?看着她日渐消瘦?你有没有看到她脸色都白成什么样了?”蓝正尧的脾气在这几天可以说算是彻底爆发出来了,不断地大吼,发脾气,砸东西。

    搞得所有人看到他就跟看到鬼一样。

    “要让她好起来,也有办法,多多开导她就行了。”医生又硬着头皮说了一句。病人自己没有求生欲望,抗拒外在的东西,他就算是神医也无能为力啊。药物可以救治,可身体和意识又不是他能控制的,他只是一个医生而已啊。

    开导她?蓝正尧看着已经晕过去的洛歆,眉头蹙了起来。他要怎么开导她?她对自己毫无敌意,虽然她流产不是自己做的,可导火索却是因为他。

    如果不是他,沈冰也不会把她抓了起来。所以她一定恨死自己了。可她醒过来没有对自己发火,更没有骂自己一句,甚至一句话都没有说。

    只跟个平常人一样,喂吃就吃,吃完就吐,吐完又睡。

    可明明那么难受,叫她起来吃的时候她又坐起来,就是一句话都不想说。

    这么反常的她,他要怎么开导?想到这里,蓝正尧的眉头又是深深地锁了起来。

    地牢。

    四周黑得不见五指,隐隐约约听得见水滴滴哒哒的声音,但很久才响一次,在这静谧的地牢之中,略显诡异。

    大门被推开,发出粗嘎的声音。黑暗地牢便突然充满了光亮,呆在这里面的人久了,便不再适应外面那强烈的光线,都会不由自主地闭起眼睛。

    沈冰在这里呆了近五天的时间,从洛歆被蓝正尧救回来开始,她就被打进了这间地牢,手和脚都被锁上了锁链,其实如果她想逃的话,这些东西根本拦不住她。

    只是锁她的那个人,是他。

    所以被锁在这里的,不是她的人,而是她的心。

    有光亮透过来的时候,沈冰微眯起眼睛,然后看到了一抹高大的身影在充满阳光的地方走了进来,因为背对着阳光,所以沈冰根本看不清来人是谁。

    只是那修长高大的身影,让她心头一喜,眼眸之中顿时充满了殷切与期盼。

    是你吗?蓝正尧……是你吗?

    那个修长的身影是慢走近,面容也在逐渐清晰,在看到那人之后,沈冰眼中的期盼渐渐消失。

    “你来干什么?”她不屑地勾起唇,冷笑地睨着来人。

    来人并非是蓝正尧,而是他的跟随,离夏。

    离夏冷眼看她狼狈的不行,却还看不起自己的样子,不由得在心眼里瞧不起她,都到了这个地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