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488章 这个女人是谁

    夜深人静,大家都已经悄然入睡,蓝正尧自从发过脾气之后便留在书房没出来,离夏换上夜行衣,而后摸到了洛歆所在的房间。

    房内的洛歆已经入睡,他找到她的时候,借着月光看清了她的脸,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以前在英国看到她的时候明明是那么晶莹剔透的一个女孩,这才多长的时间,她就已经被摧残得这么憔悴。

    一虽然心里有些不忍,可是一想到自己的目的,他眯起眼睛,然后走了过去。

    他已经打听过了,女佣们说她整天傻傻的,呆呆的,不说话,喂啥吃啥,吃完就睡觉。所以他想带她走的话特别容易,他甚至连迷药都没有准备。

    只是才刚走近,洛歆就倏地睁开了眼睛,在月光的映照之下显得有些诡异,离夏还是被吓了一跳,步子也跟着停了下来。

    这女人怎么回事?

    却看到她只是睁着水盈盈的眸子看着自己,并没有什么反应,不叫也不喊,只是安静地看着他。

    离夏微眯起眼睛,难道她失去孩子打击太大真的变傻了么?

    看这样子,牧泽野那家伙还会要她?算了,不管那么多了,就算牧泽野那家伙不愿意要,他也不能再让她呆在蓝正尧身边了。

    想到这里,他上前一步直接抬手把她给抱了起来,洛歆居然还下意识地伸手圈紧了他的脖子,似是怕自己掉下去一般。

    离夏的动作一僵,低头看向她。

    这个动作……他记得她每次莎莎抱起来的时候,她总会下意识地圈紧他的脖子,而且向来都是越收越紧的,生怕自己会掉下去一样。

    “想不想离开这里?”他突然魔怔一般地问出声,语气竟然是从所未有的轻柔。

    听言,洛歆木然的眼眸突然动了动,下一秒就赶紧就点头,脸上激动的不行。

    看来,这个女人也不想呆在这里。离夏抿了抿唇,轻声道:“我现在带你出去,你不许作声,要不然我就打晕你了,知道吗?”

    洛歆又点头,乖巧地低下头不再说话。

    离夏有些艰难地深呼吸,她的动作突然怎么和莎莎那么像,挑拨得他现在心底的思念都开始漫延,突然特别想念在英国的莎莎,也不知道那丫头没有自己在身边过得怎么样?

    当初莎莎想跟着一起来,他却不同意,因为这次来是办大事,带着她太危险。

    离夏的身手当然不用怀疑,而且以他的身份,想离开根本不难,一路无阻地离开了蓝正尧的地盘。

    上了车以后,洛歆便窝在角落里没有说话,离夏一边开着车,一边回头看她。

    “还好么?”他问。

    没有人回话,洛歆靠在窗,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夜色,其实根本黑乎乎的一片,根本看不到什么东西。

    她不回话,离夏也懒得和她说,便一直开着车,良久以后,坐在后面的洛歆才幽幽地问了一句。

    “莎莎她,还好么?”

    听言,离夏动作一顿,下一秒他猛地踩下刹车,车子便停在黑色的夜色之中。

    车子里一片静寞,离夏没有回头,看着他的后脑勺,洛歆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便强调了一次,“莎莎她还好么?”

    当初自己想离开,她帮了自己很大的忙,她很喜欢那种单纯的女孩子。

    离夏缓缓回头,眸色复杂地看着她:“你没疯?”

    听言,洛歆惨淡一笑,笑容苍白:“谁说我疯了?”

    离夏没有回话,只是看着她,洛歆抿了抿唇,低头道:“我只是不知道去哪里而已,又不想和蓝正尧说话,并不是疯了。”

    原来是这样么?离夏深吸一口气,看来自己带她出来的确是让她解脱了。

    想到这里,他缓声道:“莎莎她很好。”

    听言,洛歆微微一笑,“是么?那就好,她是个好女孩,我看得出来,她很喜欢你,你记得……要好好待她。”

    离夏眯起眼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向我求情?以为说了这样的话我就会放了我?”

    洛歆却摇头,神色依然平静:“我没有那么想。”

    “那你知道我带你出来是为什么吗?”

    “嗯。”她又点点头。“以我现在的身体,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就算是以前,也比不过我,更别说现在了。沈冰这样,你也这样,你们想做什么,我都知道。”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你说刚刚那话又是什么意思?”

    “不过是想让你好好对莎莎而已,算是一个交待吧。”洛歆勾起唇,她离开时,和乔子墨闹了别扭,没有将孩子的消息告诉他,现在孩子又没有了,他对自己的态度又是那么冷淡。

    她在世界上,早就没有亲人了。除了乔子墨,和那个新增的小生命。

    可是现在……她似乎是一个亲人也没有了。

    没关系,可能痛苦很快就结束了呢。

    交待?离夏看着她的眼神忽然变得更加复杂了,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看她眼底一片沉静,似并没有反抗和挣扎的意图,那她是什么心态?已经认输了?服软了?

    想到她到这个时候还顾念着莎莎,离夏的心里就一阵触动,夜色之中他的眼神忽变忽闪,变幻莫测。

    “你走吧。”

    他忽然说道,洛歆不解地抬头看他。

    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