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494章 失而复得的吻

    “唔……”洛歆白皙的脸颊重重地撞上他僵硬的胸膛,疼得她闷哼出声,他的力道用得太大,把她抱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乔子墨抱着她此刻的感觉就像是失而复得,不想放手,只想这样永生永世地抱着,生怕一放手她就丢了。

    “笨女人,我再也不会赶你走,再也不会了……对不起……对不起。”

    乔子墨贪婪地吸取着属于她的气息,一边喃喃地说道。

    “别再站着了,赶紧走!”

    直到一声冷喝,他才回过神来,推开洛歆以后便看到牧泽野半蹲在那里,手正按着沙发,压制着地雷。此时正瞪着他,冷声道:“赶紧带她走!”

    听言,乔子墨却并没有带她离开,而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呢?”

    “我?”牧泽野勾起唇,嘲讽道:“乔子墨,我们可是死对头,我还要留着命和你竞争洛歆呢,你觉得我会可能出事吗?”

    “可是……”乔子墨蹙眉,那地雷很危险,稍有不慎的话,他有可能就会……

    “少废话什么?不可一世的乔子墨居然也有这么温温吞吞的时候?”说到这里,牧泽野语气里的嘲讽更深,而且还斜睨着他:“让你走就走,说那么多话干什么?”

    最后又吼了一句:“快点吧!”

    “嗯。”乔子墨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揽着洛歆就要往门外走去,可是洛歆却不愿意了,她站在原地咬唇看着牧泽野,“不行,你是为了救我才会这样的,我不能走,要走大家一起走。”

    听言,牧泽野心中一动,感动她在这么危急的时刻还能想到自己。

    可是他怎么会让她置于危险之中呢?便勾起唇,笑道:“不用,一起走你会受伤的,况且你的身边承受不住,让乔子墨带你先走,我随后就来了。”

    “不!”洛歆摇着头:“你想要把危险都往身上揽对吗?我不许你这么做!”在英国的时候她就已经亏欠他很多了,如果他再因为自己出点什么事,她真的这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

    “不会的,你听我说,我手里有沙包,你们走了以后我自己也可以安全离开。听话,快点走吧。”

    “不行!不行!”洛歆说什么也不同意,蹲下身来握住他的手,“我说了,要走一起……呃……”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感觉后颈一疼,随即晕了过去。

    乔子墨伸手将她拦腰抱了起来,抱在手上的时候他眼神还闪过一抹诧异,因为她比之前轻了很多。

    牧泽野看了这一幕,也知道乔子墨是为了她好,便狠下心低下头去:“赶紧走吧!”

    乔子墨看着他半晌,吐出一句:“你自己小心。”

    说完他便抱着洛歆快步离开,牧泽野望着两人的背影,抿着唇没有说话。

    确定两人走远之后,他才半弯起身,按住那个沙包,看了看四周,然后松手迅速地起身往外跑!

    砰!

    轰!

    乔子墨抱着洛歆走了挺远的,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爆炸声,他步子一顿,抱着洛歆的手不自觉地收紧。

    这个牧泽野……

    正好陆逸风和秋妍那边已经把人干掉了,朝这边匆匆地赶了过来。

    “大哥,怎么样?你没事吧?我刚听到爆炸声……你……”

    陆逸风刚走近,话还没有说完,乔子墨便将洛歆塞到他怀里,冷声道:“先送她去医院,我马上回来。”

    陆逸风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洛歆就已经到了他怀里,他下意识地伸手接住,生怕她摔下去然后抱紧。

    抬起头时就看到乔子墨掉头走了,而秋妍在看到他抱着洛歆来了以后恨得咬牙切齿,可是转瞬间就看到他把人丢到陆逸风怀里了,心底又升起一股希望,看着他转身离开,她不放心,也跟着握紧枪跟了上去。

    两人一走,唯独剩上陆逸风站在原地,他有些错愕地低下头看着怀中的洛歆。

    只是一眼,他就有些怔住了。

    这才几天没见,她居然就憔悴成这样了!

    苍白无血色的脸,头发凌乱,以及受伤的肩膀,天哪!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当即陆逸风不敢再耽搁,抱着她转身朝外奔去。

    医院。

    满目的白,满鼻子的消毒水的味道,仪器嘀嘀的急促声,这些无一不刺激着洛歆的神经。

    此时的她已经被送到了医院,安静地躺在病床上。

    乔子墨守在床边,紧紧地握住她的手,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生怕自己一眨眼睛她又在眼前消失了。

    看她那因消瘦而变得又尖又细的脸蛋和下巴,他就心疼得不得,伸出一双手轻轻地摩擦着她的脸颊,低下头轻声道:“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你快点醒来,好不好?这次我说什么也不会赶你走,一定把你带在身边……”乔子墨将身子凑上前去,用自己的脸蛋摩擦着她,闭起眼睛一直反复地呢喃。

    他真的后悔了,后悔不把她带在身边,如果把她带在身边的话,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他还可以舍了自己保护她。

    可是现在她居然被折磨成这个样子。

    晕迷中的洛歆一直听到有人在自己的耳边说话,迷糊,呢喃,听得不并不真切,唯一听得真切的,就是那一句反反复复的对不起。

    她有些疑惑,这是谁在说话?

    对不起?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有人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吗?

    她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