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496章 别过来,走开

    而乔子墨就好像是故意的,明知道她已经毫无退路可言,可还是一步一步地上前,贴近她,贴近她的身体,贴近她的面颊。

    他的热气全数呵在她的脸上,痒痒的,洛歆的心跳加速,在他彻底压过来之前伸手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别……别再过来了!”

    她急迫地出声喝道,脸上有些潮红,这个混蛋色胚,就连吵架的空当也不忘调戏她么?还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

    乔子墨的心思岂是她想的那样,他现在一门心思就是觉得洛歆喜欢上牧泽野了,所以才会不顾一切地说出那些让人痛彻心扉的话。

    他并不想做什么,只是想锁住她。

    “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如我所说的那样?是……还是不是?”

    到了最后,乔子墨竟然直接伸手捏住她的下鄂,迫使她抬起头来和自己对视。

    只是一眼,洛歆就差点被他那深遂的眼波给迷住了,但关键时刻她还是拉回了自己的神智。

    既然要做气势,那就要气势到底。

    怎么可以被他下了一下就弱成这个样子了呢?

    想到这里,洛歆抿唇抬头,瞪大眼睛:“你想知道是吗?好!那我告诉你,是!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话音刚落,洛歆就感觉那双捏在自己下巴的手加重了力道,并且越来越大,最后力道竟然大到她疼得受不了,几乎落泪。

    愤怒,痛苦,嫉妒,气愤,说不清是什么样的情绪,一下子就充斥了乔子墨的整个胸膛。

    她居然承认了!

    该死的!她居然承认了!她的意思是说自己爱上那个叫牧泽野的男人了吗?

    “放开我……混蛋!”洛歆伸手去拍打他的胸膛,可并没有什么用处,越打他的手劲越大,她都觉得他如果再不松手的话,自己的下巴就有可能会真的被他给捏碎了。

    乔子墨却突然松了手,洛歆一阵错愕,赶紧伸手揉着自己的下巴,疼得一直倒吸凉气。

    看到她下巴被自己捏得通红,乔子墨心里一阵愧疚。

    他不想伤害她的,可是一听到她说那样的话,他的心里止不住地疼,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果然啊,在这个女人面前。

    他一向引以为傲的自控力根本就没啥用处。

    她竟然说出这么伤人的话。

    乔子墨抿唇盯着她半晌,眼神凌厉得像刀子一般,洛歆刚强起来的气势瞬时又弱了下来,一开始还能和他互瞪,最后只能捂着下巴警惕地看着他了。

    本来她还以为他会冲过来又捏住她的下巴说一些威胁或者劝她的话。

    却没有想到,他居然掉头就走。

    看着那离去的高大修长的背影,洛歆感觉自己的心下沉到了谷底。

    就这样……走了么?

    尽管她一直骂他,希望他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可是真正看到他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的时候,她却难受得要命。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乔子墨,如果你当初让我站在你身边和你并肩作战该有多好,或许……我们的孩子就不会这样没了……

    可是现在,一切都回不去了。

    一想到他可能不会再回来,洛歆就难受得不行,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搅着一般。一直强撑了许久的身子也在这个时候失去了支撑,靠着墙渐渐地往下滑去。

    她终于跌坐在冰凉的地面上,虽然是热天,可洛歆却觉得格外地冷,不止是身子冷,就连心都是冷的。

    她伸出手环住自己,将头埋进膝盖之中,眼泪毫无预警地落下。

    好难受……

    失去孩子的时候,她都没有哭,可是现在眼泪却多得可以和雨水比拟,根本止不住,哗啦啦地往下掉。

    她暗暗地骂自己不争气。

    明明是经过训练的人,却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明明不是那么容易哭的人,现在却哭成这样。

    她真的好丢脸!

    “呜呜……”最后越想越委屈,洛歆居然忍不住哭出声来,可是声音很小,大抵也只有她自己能听得到了。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感觉到病号服都被她的眼泪给哭湿了,可她还是止不住眼泪,隐约却听到头顶一声无奈的叹息。

    洛歆一顿,以为自己听错了,却在缝隙之间看到一双熟悉的鞋子。

    这是……

    洛歆猛地抬起头看向来人,满脸的泪痕,眼睛哭得红红的,就那样抬高高地看着来人。

    准确地来说,是乔子墨。

    没错,他去而又复返了。他和她认识这么久,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丫头的性格,其实她也就是嘴上逞逞强而已,在外人面前,她永远一副倔强不会受伤的模样。

    可背地里呢,实际上她脆弱得很。

    所以走了一会他又生怕她一个人蹲在那里难受了,所以便倒了回来。果然,还真的让他看到她自己靠在墙边埋头哭。

    现下她抬起头这样眼泪汪汪地看着自己,差点让他把持不住。

    “你……你不是走了吗?”洛歆咬住下唇,傻乎乎地问道。

    乔子墨蹲下身来,伸出手替她拭去脸上的泪水,柔声道:“是走了,不过又回来了。”

    听言,洛歆有些错愕地望着他,任他替自己拭去眼泪。

    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伸手不断地砸着他的胸膛,“你不是走了吗?你为什么还要回来?为什么?为什么?”

    她都不知道她在这里站了多久,也不知道他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