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497章 乖一点,别乱跑

    说完这句话之后,乔子墨站在原地没有动,手机却是下意识地握在手中,没有再拨打电话。

    洛歆盯着他半晌,歪头睨着他:“很为难吗乔大首长,如果实在太为难的话,那就算了,我知道你是堂堂军区的首长,断不会为了我一个小女人做这种事情,你……”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乔子墨就收起了手机,然后抿唇无奈地看着她道:“去就去,替你做这些事情我愿意,你又何必这样挖苦我?”

    听言,洛歆一愣,抿唇欲言又止。

    “我去给你买,你好好地呆在病房里,乖一点,不要乱跑,等我回来。”

    说完,乔子墨深深地凝视她一眼,然后转身朝外走去,顺便带上了病房的门。

    砰!

    病房的门发出轻微的声响,洛歆才回过神来,他真的给自己去买了?好吧……那就让他去好了,反正事情没完呢。

    不过,肚子确实有些饿了,一直咕咕地叫。

    洛歆伸手捂住肚子,有些烦恼地抿唇。

    过了不久,门外便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洛歆还以为是乔子墨回来了,清了清嗓子准备好台词应对,眼睛也直勾勾地望着病房的门。

    可是推门进来的人,却是秋妍。

    洛歆一愣,她怎么会来?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对上,秋妍勾起一抹妩媚的笑容,朝她眨了眨眼睛,而后走了进来,再反手把病房的门给关上。

    顿时,洛歆放在被子里的双手下意识地握紧。

    两人本来就是情敌,而自己又生病躺在这里,如果她趁乔子墨离开的时候想对自己做点什么,她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

    砰!秋妍关上门以后,便一步一步地朝她走来,她也是很敏锐的人,一下子就看出来洛歆的不对劲。

    虽然,洛歆已经在强装淡定了。

    可还是被秋妍几眼就看出来了,她拉了张椅子在她面前坐下,然后勾起唇道:“别紧张,我只是来看看你而已,可没想过对你做什么。”

    洛歆抿唇,抬眼冷冷地看着她。

    “看我?秋教官可真是有心了。”

    “当然,作为你曾经的教官,你都病成这样,我不来看你也这说得过去么?”秋妍笑得特别假,眼里是浓郁的嘲讽之意。

    她拿了袋子放在桌子上,轻声道:“这是我给你带的水果,想吃什么?我给你削一个?”

    洛歆冷冷地拒绝她:“不用,我不喜欢吃水果。”

    “哦?是吗?那就可惜了,今天这水果很新鲜,特别清脆香甜,你真的不试一试?”

    洛歆根本不想再和她废话下去了,直接下了逐客令。

    “如果秋教官没什么事的话,看也看完了,就请回吧。”

    “这么急干什么?我才刚来,这么快怎么好意思?你一个人在这医院里挺闷的吧?不如我陪你出去走走?或者陪你说说话,解解闷?”

    相对于她的冷漠,秋妍倒是显得热络多了,不过洛歆知道,她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根本没安好心。

    谁知道她会对自己做什么,女人嫉妒起来,是很可怕的事情。

    她也没忘了,之前在部队的时候,那一次野外的生存挑战,她让人把自己的食物给调包的事情。

    一想到这里,洛歆顿时又气得咬牙切齿。

    这一切都是乔子墨那个混蛋造成的,如果不是他掂花惹草,她至于会这样吗?现在可好,这女人直接杀上病房来了。

    真是不得安宁。

    “我不认为,我和你之间有什么可说的。”

    “我们之间?”秋妍深吸了一口气,而后站起身,双手环在胸前居高临下地睨着她,“怎么会没有什么可以说的呢?我们之间要说的可多了,比如……乔子墨?”

    听言,洛歆倏地眯起眼睛看向她:“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既然你装糊涂,那我就挑明了和你说吧。”秋妍收起笑容,冷声道:“我要你离开他,不要再出现在他的面前。”

    洛歆好像听她说笑话一般,虽然是坐着,虽然矮了她一截,可是气势上面,她却丝毫都没有减弱。

    秋妍冷下脸来,她却反而勾起唇了,“离开他?凭什么?你有资格吗?你是以什么身份命令我?”

    “什么身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根本不喜欢乔子墨,子墨也不喜欢你,你们俩何必这样苦苦地纠缠在一起。”

    “你怎么知道我们互不喜欢?”洛歆就觉得好笑了,劝她离开也就算了,却还单纯地自以为是地认为乔子墨不喜欢她?

    “像你这种什么都没有的女人,又蠢又笨,站在他身边只会给他拖后腿,你觉得他有可能喜欢你吗?”说到这里,秋妍不屑地睨着她,似乎在她眼里的洛歆只是一个小丑。

    “他不喜欢我,难道他喜欢你吗?”洛歆不紧不慢地接住她的话:“你说的没错,我的确还没有资格站在他旁边,而他为了保护我,所以不让我站在他旁边,你不知道吗?他是怕我受伤。你自以为是地认为和他并肩作战就了不起了是吗?就算你们俩出生入死再多回,充其量,你只是他的队友,而我,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

    “你!”

    秋妍没想到她嘴皮子居然这么利索,本想逼她离开,谁知道她几句话就把自己给打回了原形,顿时有些恼羞成怒起来。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