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杀气很重

    “陆大哥,你等一下,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奈何他刚起身,一直坐在床上静默无语的洛歆却突然叫住了他。

    陆逸风的身子一僵,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一股凌厉得如刀子般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就在旁边,杀气很重。

    他有些……害怕。

    于是干笑着看着洛歆:“嫂……嫂子,什么事,你说。”

    原来乔子墨是用近乎杀人的眼神看着陆逸风的,却在听到他叫的那声嫂子以后,心情才愉悦了一些。

    可惜接下来他愉悦的心情并没有保持多长时间,因为洛歆竟然朝陆逸风露出笑容,轻声道:“陆大哥,你别这么客气,叫我洛歆就好了。”

    “这个……”陆逸风有些别扭,他是挺想叫她的名字的,毕竟他一个大男人老是叫一个看起来比自己年轻了不知道多少的女生成嫂子,这是一件多么别扭的事情啊。

    可惜,他没有那个胆。

    “那个谁?我有话想和陆大哥单独说,请你先出去吧!”

    洛歆看出了陆逸风的尴尬,便出声对乔子墨下逐客令。

    这一下子,乔子墨的脸更黑了,他阴森森地看着洛歆,眯起眼睛,危险道:“你说什么?”

    “我说的不够清楚么?我有话要和陆大哥说,请你出去!”

    乔子墨气得脸色发黑,拳头拽紧,可却什么也做不了。因为他在这个女人的面前,永远都输的那一方。

    于是只能警告地看了陆逸风一眼,然后朝门外走去。

    砰!

    病房的门被关得响声冲天,陆逸风简直是胆战心惊地替洛歆抹了把汗。敢这样挑战乔子墨权威的,洛歆应该算是第一个了。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乔子墨虽然很生气,可却还是忍了。看来,他对洛歆不是一般的宠,简直是宠到骨子里头了才任由她这么胡闹吧。

    想到这里,他出声对洛歆询问道:“你们到底怎么回事?之前吵,现在又吵?”

    听言,洛歆眼中的光芒淡了下来,垂下眼帘道:“就是你看到的那么回事,这些,不都是他之前对我做的么?”

    “所以,你现在是在报复?”陆逸风小心翼翼地问道,生怕自己说错话。

    可是洛歆却摇了摇头,“不是报复,只是我一看到他就想起……”

    “想起什么?之前在船上那件事情,我也看到了,可是后来……他并不是如你想象中的那般。他和秋妍认识很多年了,秋妍喜欢他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可子墨对她一直没感觉的,都是爱理不理的,如果两人有情的话,早就在一起了,还会等到现在么?”

    “不是这件事情。”洛歆低下头,抿着唇若有所思。“如果只是这件事情,我当然可以原谅了,可是……”

    说到这里,她咬住下唇,还是没有把话说出口。

    “可是什么?”

    “算了,没什么,你别问了。我找你来就是想问你问你,顾小溪和寒晓她们俩没事吧?”

    听言,陆逸风轻声笑了笑:“没事,你被抓去的消息还是她们带回来的,放心吧。”说完他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子墨他当时疯了一样地找你,你真的不打算原谅了吗?你……也不打算把你怀孕的事情告诉他了吗?”

    陆逸风这话不说还好,这一说,洛歆当即就变了脸色。

    怀孕?她现在还怀孕么?呵……洛歆咬住下唇,自嘲地笑了笑,手不自觉地捂上小腹。

    “怎么了?你还没告诉他?”陆逸风拧起眉头,轻声叹了口气:“他作为孩子的父亲,是有权力知道这件事情的,你当初费尽千辛万苦跑到欧洲,不就是想为了亲口告诉他这个消息么?”

    “现在他就在你面前,你可以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也别再生他的气了。”

    听到这里,洛歆觉得自己也没有办法再隐瞒陆逸风了,只好苦笑着道:“就算他在我面前,守在我身边,我也没有什么好消息要与他分享了。”

    “为什么?”陆逸风不明所以地看着她,她不是怀孕了么?怎么会没有好消息与他分享呢?

    难道……陆逸风顺着她的动作看向她的小腹,她一边捂着小腹一边说出这一番话来,难不成……他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陆逸风艰难地咽了口唾沫,不敢开口,生怕自己说错话。

    房间里如死一般的寂静,彼此都陷入了沉默,没有人开口说话,就呼吸的声音都隐约可见。

    良久,陆逸风才艰难地开口:“到底……怎么回事?”

    听出了他语气里的艰难之意,洛歆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容,淡淡道:“如你想的那样,孩子没了。”

    原本陆逸风是猜过这个念头,但是念头一过他又立刻骂自己胡思乱想,而且他不相信这是真的。可是当洛歆真的把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他瞬间又怔住了,整个人狠狠一震,好像被雷劈过一般。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他眼里闪烁着震惊,实在没有想到结果居然是这样。

    “很可笑对不?”洛歆抬起头来,看着他眼里闪动着泪光:“本来我跑这么远,就是想跟他并肩作战,再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可惜我没能与他并肩作战,被他赶走了,再然后……好消息也没有了。如果他不让我回去,或许……我知道我这样想很自私,因为这是谁都无法预料得到的事情,可是我一看到他,我就……”

    “别说了,并不可笑。没有关系的,你还年轻。孩子现在没有了,以后再要。”陆逸风已经震惊得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她比较好了,思索了一番只好说一些将来的话,希望她能和乔子墨解开误会。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