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500章 你们俩什么关系

    “住手!别再打了!”洛歆忍不住大吼出声,本来以为不见效,谁知道两人听到她的吼声之后居然还真的停下来了。

    两人靠着墙坐下,都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护士进来给洛歆作检查的时候,推开门就看到这一幕,惊得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哎呀,这两人是怎么了?怎么都伤成这样?”她惊呼出声。

    可惜两位当事人都不想理她,只是淡淡地瞟了她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陆逸风看了护士一眼,便蹙起眉头道:“你是来干什么的?”

    听言,护士愣了半晌,之后白皙的脸上便飞上了两朵红云,羞哒哒地回道:“我是来给洛小姐检查身体的。”

    “那就继续你的工作,看着我们干什么?没见过伤员?”

    他此时的心情真的是糟糕透了。

    在知道洛歆的真实情况以后,他真的特别生气,也特别埋怨自己,当时他有跟上去的,可是出去以后就看不到她们的人了。

    如果他在她刚转身离开的时候就跟上去,或许今天就会是不一样的情况了。

    护士被陆逸风一番不悦的话说得脸都红了起来,不过一开始是羞红的,后面却是气红的。她愤愤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就去替洛歆检查身体了。

    乔子墨和陆逸风尽管心里再愤怒,也没有在这个时候大展拳脚功夫,而是安静地看着护士替她检查完毕。

    护士检查完了以后,本来想直接离开的,未了却还是停步看了看负伤的两个人,好意地出声询问:“那个,两位帅哥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要不要我去请医生来替你们看一下?或者我给你们上下药?”

    “不用!”

    “不必!”

    两人异口同声地拒绝。

    护士脸一阵青一阵白,抿了抿唇便又直接出去了。

    “等一下!”洛歆却叫住她,“麻烦你,取些伤药替他们包扎一下吧。”

    “可是……”

    护士看了他们俩人一眼,他们明显就是一副不愿意接受的样子啊,如果她还去取伤药替他们包扎的话,一会被赶走了,不是自取其辱么?

    “他们会同意的,你去吧。”洛歆朝她笑了笑。

    洛歆都发话了,乔子墨和陆逸风就算再不情愿也没有话可以说,只好沉默着。

    “好吧,那我去取药过来。”护士走的时候还是一脸郁闷,这个女的和那两个男的是什么关系?他们身上的伤是因为打架才造成的吗?那他们为什么打架?是因为那个女人吗?想到这里,护士点点头,应该是。

    看来应该是情敌啊,怪不得火气那么大。

    不过一想到洛歆有两个这么帅气的男人喜欢,她心里又开始羡慕起来。

    护士走了不久之后,陆逸风的气也顺了一些,看向乔子墨,出声道:“你……”

    洛歆生怕他把自己的秘密说出来,一听到他说话就变了脸色,当即打断他:“你们俩别再说话了,也不许再打架,就给我安静地坐着,等护士来给你们上药。”

    听言,陆逸风拧起眉头,看她递给自己一个眼神之后便抿紧唇。

    傻姑娘,都到了这个时候还隐瞒着做什么?

    而乔子墨呢?在看到两个人的眼神交汇之后更加生气了,胸腔上的火就像干枯草原的烈火一般,大片大片地漫延开去。

    这两个人到了现在居然还在眉来眼去?

    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明明之前还是那么生疏,可是现在已经熟络到这种地步了吗?

    一想到刚才两人拉扯的样子,乔子墨便胡思乱想起来,索性直接起身揪着陆逸风的衣领就朝外面走去。

    洛歆一惊,赶紧起身想追上去。

    乔子墨却回过头告诉她:“如果你不想我们再次打架的话,就让我单独和他说一会。”

    听言,洛歆的步子只能顿住,然后视线落在陆逸风的脸上,咬住下唇纠结地望着他,眼神里给他传递着信息。

    除了陆逸风,大概没有其他人能看得懂她这是什么意思了吧?

    不过乔子墨没有给他思考的机会,只是用力地拖拽着他,直接扯到了楼上的天台。

    天台上风很大,把陆逸风的脸都吹得有些疼,两人在天台上站着,笔直修长的身子对峙着。

    “告诉我,你和她之间有什么?”乔子墨没有含糊,直接开门见山地问。

    洛歆独自在病房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回来两个人,护士也拿来了药,见两个人消失了以后便失望地离开了。

    洛歆一个人是越等越焦急,这两个人也不知道去哪了,不会又打起来了吧?想起刚刚两人打架时的那鼓狠劲,洛歆的心都提了起来,索性起身就朝外面走去。

    不能干等着,她可以去找啊。

    刚拉开门,却看到乔子墨朝这边走来,目光深沉,嘴角和眼角已经泛青,她一阵心疼,下意识地抬步就往他所在的方向走。

    乔子墨心情低沉地往回走,陆逸风说的话还历历在耳。

    他说:“她千辛万苦地跑到欧洲来,为的是什么?我想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她就是想跟你并肩站在一起。她已经不是护士了,她训练了整整一年的时候,为了你也做了那么多的牺牲,在马尔代夫的时候,你们不是好好的么?当时你们只有两个人,你不也把她照顾得挺好么?”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