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 霸道的温柔

    想到这里,乔子墨脑子一阵灵光,突然忆起之前陆逸风在天台的时候同自己说的话,他似乎是想说什么,可后来又欲言又止,最后却什么都没说。

    虽然说他越过了那个话题,他却总觉得不对劲。

    现在和两个人的表现放在一起,他才觉得自己的感觉是对的。

    “乔子墨。”

    洛歆唤着他的名字,声音很轻,却一点感情都没有。她的眼底深处是一片绝望,“有些事情是弥补不了的,无论你做什么,失去的就不会再回来了。”

    乔子墨听得一头雾水,眯起眼睛,“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听言,洛歆一顿错愕,身子也是跟着一顿,之后怕他发现,赶紧低下头。

    “没有。”

    话音刚落她的下巴便被人给捏住,霸道却温柔地强迫她抬起头来,对上他那双深邃的眼睛,“没有?那你为什么不敢看着我的眼睛?笨女人,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他就说不对劲,不可能就那些事情她就生自己的气这么久,甚至是带着恨。

    他的眼神太过凌厉,在他面前,洛歆感觉自己一下子就好像要被看穿了。想守住的那个秘密,难道守不住了吗?可是这本来就是伤口,还没有复元呢,又要去揭开了吗?

    一旦揭开,她不仅是她的伤口,肯定也会变成乔子墨的。

    不能说,绝对不能说。

    想到这里,洛歆咬住下唇,紧张到极致之后却反而冷静下来。

    “乔大首长,不要用你执行任务的那种思想来对着我,我并不是你的敌人,没有那么阴谋诡计,更没有你所想的那么多瞒着你的事情。”

    “还有,你不要再猜想和我陆逸风之间的关系了,我和他清清白白,在你一声不吭地离开的时候,是他护着我到欧洲。我很感激他。”

    “话我已经说完了,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

    她冷静的样子让乔子墨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他一向自持冷静,自控力好,可是在这个女人面前全都是失败的。

    什么冷静,自控,只要她一个笑容或者一滴眼泪就能把他这些引以为傲的东西全部瓦解掉。

    她一开始的眼神,摆明了就是有事情瞒着自己,可到底是什么事情,他根本无从所知。以前只要她想什么,他通过她的眼神就差不多能猜,可是这段日子,他不知道她的处境如何,所以他根本就猜不到她到底是在想什么。

    “你真的没有事情瞒着我?”乔子墨还是不相信,只是她不愿意说,他也没有办法。

    “你不相信我?”没想到,洛歆却反问起他来。

    被她这么一问,乔子墨反倒愣住。

    “既然你相信我,那你又何必问?”洛歆反手打掉他的手,然后越过他就走。

    乔子墨薄唇紧抿,扣住她的手腕,咬牙道:“你去哪?”

    “我去找陆大哥。”

    话音刚落,她整个人却被打横抱了起来,伴随着一声惊呼,她已经到了他的怀里。

    乔子墨觉得,自己总有一天真的会被这个女人给逼疯的。

    “哪也不许去,从现在开始,你只能在病房里乖乖地呆着,直到你身体全好了,医生说你能出院了。要不然……你就哪儿都不准去!”

    说完他抱着她开始往回走,任洛歆的小手在他的胸膛到处乱捶着。

    “你混蛋,你凭什么限制我的生活,还不让我出病房,你这是软禁,囚禁!”

    “软禁也好,囚禁也好,总之你就是哪儿也不准去,没有我的允许,如果你敢乱跑的话……”他递了一个眼神给她,虽然没有明说,可是洛歆却讨厌极了。

    她真的很不喜欢这种感情,明明是两夫妻,可现在情况却越闹越僵,居然闹到了要把她软禁起来的地步?

    她不仅要去找陆逸风,还想去看牧泽野醒来没有呢。

    这几天她天天都有去他的病房门口看他,可就是没有等到他醒过来。

    乔子墨抱着洛歆进了房间,将她放在床上之后便将房门给直接锁上。

    “乔子墨,你这个混蛋!你居然真的要把我软禁起来!”洛歆简直是气得不行,抓起旁边的枕头就朝他的身边砸去。

    枕头嘛,对乔子墨这种军人来说根本没有什么攻击力,只不过都是打着玩的,所以他连挡都没挡,任她把枕头砸到了自己的身上。

    最后,枕头砸完了,洛歆没有东西可以砸。

    于是伸手抓了桌子上的杯子,想扔的时候却意识到他一直没有躲,如果自己真的把这个杯子扔出去的话,那肯定会砸伤他的。

    想了想,她咬住下唇,握紧杯子却没扔出去。

    乔子墨把她的动作全部都收入眼帘,不由得勾起唇,调侃道:“舍不得扔了?”

    他不说话还好,这一说把洛歆给激怒了,于是举着杯子就朝他砸了过来。

    乔子墨眼中一痛,这个笨女人还真的……

    砰!

    杯子却并没有砸在他身边,而是落在脚边,砰的一声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他下意识地低下头。

    看着脚边那个碎成渣的玻璃杯,乔子墨勾起唇。

    傻丫头,始终还是下不了手么?

    洛歆气得不行,可是又没地方发泄,砸了杯子以后又搬其他东西往地上砸,发出了很大的声响。

    她知道自己这样很任性,可她脾气上来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把最后一个杯子砸在地上,洛歆气呼呼地指着门外。

    “你给我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