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502章 乔子墨,放我下来

    看他们的样子,洛歆索性勾起唇冷笑,“说得这么好听干什么,监视就监视,我没有什么好需要的,你们回去吧。”

    说完,她从两人中间就要走。

    两人虽然害怕,可是和首长大人比起来,还是有轻重滴。

    于是二人同时伸出手,拦住了她的去路。

    “夫人,那个……嘿嘿,首长说你身体很虚弱,不让你乱跑,要你好好地呆在房间里休息。你有什么想要吃的,或者想要用的,直接吩咐我们就行了。”

    洛歆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两双手,挑了挑眉,“你们确定要拦我?”

    她不说话还好,这一开口,两人又开始犹豫了起来。

    两人一副很好欺负的样子,洛歆冷笑:“我不过是去重点病房看望一下病友,这样也不行吗?还是说,你们俩是打算替我去看望了?”

    听言,两人哆哆嗦嗦地看着她,没有想到她这么难搞,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夫人,那个……”

    “如果实在不放心,那就跟我一起去吧,你们也不用担心我会跑。”说完,洛歆便抬步往前走,两个男人也不好再说什么,反正首长只是吩咐不要让她乱跑,没说不能让她去探望病友啊。

    而且就在医院里,也在他们的视线里,应该不会很久才对。

    想到这里,两个面面相觑,然后跟了上去。

    洛歆走到重点病房前,已经过了两三天了,但牧泽野一天没有醒过来,他就还在观察期,所以护士并没有允许别人进去探视。

    但是看洛歆天天跑到窗边来盯着,一站就是好久,心里也隐隐有些不忍。

    于是今天洛歆再来,便行了个方便,把她放进去探视了。

    洛歆欣喜地勾起唇,连连向她道谢,然后进了病房。

    病房里很安静,那两个男的想跟过来的时候却被护士拦在了门外,之后把病房的门给锁上,两人没有办法,只好趴在窗边盯着。

    于是洛歆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两张大脸贴在窗前,眼巴巴地瞅着她。

    病房里很安静,只能听得到仪器发出来的嘀嘀声,洛歆在床沿坐下,这么近距离地看到他,比在窗外看到的场景要震憾多了。

    因为她发现牧泽野比自己想象中的伤得还要严重。

    于是她心疼了,愧疚得不能自己。当初是为了救她,他才会涉险。如果不是自己,他也不会伤成这样。

    洛歆的视线沿着他的面颊滑到尾。

    脸上有多处擦伤,手臂上也有多处伤口,更惨的是那条腿,已经完全不能看了。

    她鼻子一酸,忍不住地就哭了出来。

    可是一想到护士说要保持安静,她又赶紧伸手捂住嘴巴,防止自己哭出声来,只是掉着眼泪。

    “你为什么这么傻?我和你明明没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牺牲自己来救我?”洛歆低下头问道,滚烫的泪水滴落在牧泽野的手背上。

    “我之前那样对你,你难道就不恨我吗?为什么还要在这么危险的时刻来救我?”她的声音很小,隐约只有她自己听得到。

    泪水一颗颗地落在牧泽野的手背上,洛歆很难受,一直在掉眼泪,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眼泪滴落在的那手上手指已经开始微微颤抖了一下。

    而另一边呢。

    刘军和沈阳趴在窗户边,因为洛歆是面对着他们的,所以他们根本就看不到她是什么什么表情,只能看到她的肩膀偶尔颤抖着。

    两人还觉得有些奇怪,对视一眼。

    不是病人吗?为啥坐在那里抖着肩膀,是在笑吗?

    直到一道冰冷的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他们才猛地回过神来。

    “在看什么?”

    “关你什么事啊?当然是看人了啊。”刘军没有多想,随口就扯了一句,完了一顿,怎么感觉这声音这么熟悉呢?

    好像是……首长的声音啊?

    于是刘军和沈阳缓缓地回过头,真的是看到乔子墨站在两人的背后,正冷眼睨着他们。

    “不关我的事?看什么人?我让你们看人你们给我看到这里来了?”乔子墨危险地眯起眼睛看着他们俩,不是说的不要让她出病房吗?结果倒好,这两人跟着她一起来到牧泽野的病房了?

    刘军紧张地咽了口唾沫,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惨白起来,哆哆嗦嗦地道:“那个,首长……你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有事去忙了么?怎么这会快就到这里来了?

    “你们觉得呢?”乔子墨反问道,语气里一片森寒。

    两人哆嗦打得更厉害了,颤抖着站在原地不晓说得啥好了。

    沈阳哆嗦半晌才反应过来道:“那个首长……夫人说她要出来看望下病友,我们拦不住她,所以……”

    “拦不住?”两个大男人拦不住一个女人?说出去谁信?

    就算是首长信了,沈阳和刘军两个人也不信啊。不过他们还是巴巴地盼着首长大人会相信,毕竟是首长夫人,虽说是他吩咐看着她。

    可也只能看着,总不能动手是吧?

    要是动手了,那夫人要是到首长旁边说几句话,他们两个不就完蛋了?

    “呵呵呵……首长,那个夫人在里面,没上哪儿?她说一会就回去了。”

    “是吗?”乔子墨眯起眼睛望向窗内那抹坐在床沿边的人影,她背对着自己,所以根本看不清楚她脸上的表情,只是可以看到她的肩膀轻轻地颤抖着。

    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