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事情的真相

    牧天晴是离病房门口最近的,所以在听到这声音以后她立马拉开了门,洛歆也跟着上前,可是关键地刻苏进挡住了她的去向和视线。

    只听得牧天晴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哥,然后就冲了进去,护士也紧跟着而进,之后就听到一堆人喊叫医生各种。

    可是苏进就是挡在她跟前不让她前进半分,她也是无奈。

    最后还是刘军和沈阳上前来劝。

    “夫人,既然他们家人不欢迎你去看望的话,那不如我们还是回去吧?”

    听言,洛歆神色间也是一动,他们都不欢迎自己了,那她的确是没有必要呆在这里了,只是她实在是有些担心牧泽野的伤势。

    “是啊这位夫人,您还是回去吧,我们家牧少,我们自己会看着。”

    方进跟着出言讽刺,洛歆脸色一变,刚想说什么,身后的刘军和沈阳却拉住她道:“是啊,我们还是先回去吧,反正那个牧大少爷现在情绪这么不稳定,你就算进去了也不定能看得到他。”说完凑到她身边小声道:“我们到时候来探消息,等他们人走了,你再过来看也不迟。”

    也只能这样了,洛歆点了点头,然后跟着他们一起离开。

    回到病房以后,洛歆的心思却有些沉重起来,牧泽野这次为了救自己,付出的代价真的太严重了。

    据她所知,沈冰就是想拿她来和那两颗钻石作交换,当时她觉得牧泽野应该不会拿来作交换的才对。况且自己又不是他的什么人,可是她又怎么会想到,他真的来了,他不止把钻石给了沈冰,还为了自己受了这么重的伤。

    想到这里,她又忍不住叹起气来,搞到现在,天晴都开始讨厌她了。

    ……

    “事情查得怎么样了?”乔子墨站在窗前,眼神望着远处似有些空洞,可是声音听起来还是那么有震慑力和威严。

    “首长,事情是这样的……”来人把事情娓娓道来。

    乔子墨的眉头越拧越紧,可是还是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于是便大手一挥:“说重点!”

    “这个……”来人顿了顿才道:“这就已经是全部了。”

    “什么?全部?其他事情你们查清楚了吗?”乔子墨听到这话倏地转身,明显对他的供词很不满。

    听言,来人一缩,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首长,蓝正尧那边严守防密,这是我们查到的,最多的了。”

    黑色的眼眸闪过一抹不悦,可也不打算为难那人,乔子墨挥了挥手,让他出去。

    之后又自己站在窗边,双手交握在一起轻轻地摩擦着。

    什么都没有查到,看来蓝正尧这个人深不可测。

    但这个时候,他只想知道洛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一直那样对自己?他现在最想要弄清楚的,就是这件事情。

    至于钻石,只能再想办法了。

    出了房间,却意外碰到要出门的顾小溪和寒晓。顾小溪紧紧地搂着寒晓,看到他的时候还瑟缩了一下,往寒晓的身边缩去。

    乔子墨拧起眉头,这两个人怎么今天到现在还没有去找洛歆?那丫头又该闷了……不对,他今天让沈阳和刘军通知她牧泽野醒来的消息了。

    所以她现在,应该呆在牧泽野的房间里才对。

    虽然让他很生气,可毕竟牧泽野救了她,就让他们见一面吧。

    寒晓看到乔子墨,想起洛歆那天在房间里的异常,原本是不该轮到她来管这个事的吧?因为她之前还对乔子墨有过其他心思,现在来管的话会显得很不入眼。

    可是却不希望秋妍会在这个时候趁虚而入,瞧她这几天那个殷勤劲。

    虽然首长一直不放在眼里,也不搭理她。可如果再这样下去,洛歆那边又没动静,秋妍这边又使猛药攻,还怕真的有一天乔子墨会被她降去。

    所以,还是开口吧?

    想到这里,寒晓轻咳了一声,然后出声唤道:“首长……”

    站在她身旁的顾小溪颤抖了一下,下意识地揪紧她的手臂,这是要干什么?居然要惹这个阎王爷么?自从那天在医院她打算跟他说话以后,回来就时不时能碰到乔子墨凌厉的眼光,吓得她小心脏跳的那个凶哟。

    所以现在看到他,顾小溪只想避得远远的。

    乔子墨本想离开,却在听到她的话以后停住脚步,回过头冷冷地睨着她。

    “首长这几天怎么不去医院陪陪洛歆?”寒晓出声问道、随即她便可以感觉到某人的目光变得凌厉了不少。她耸了耸肩,撇嘴道:“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可不是秋妍。我和洛歆虽然不算至交,但好朋友还是算上一个的。好朋友的幸福,我自然是要过问几句了,首长不会在意吧?”

    听言,乔子墨目光沉了沉,凌厉也收敛了不少,眯起眼睛:“你想说什么?”

    声音还是一贯地冰冷。

    好嘛,寒晓抿唇道:“我没想说什么,只是觉得洛歆一个人在医院里孤孤单单的,怪可怜的,我和小溪嘛,也总不可能时时刻刻陪着她吧?”

    “这段时间,你们要时刻陪着她。”

    “问题是,我们陪着有用吗?时间长了,她也会很无聊的。你们之间,出了什么问题?”寒晓试探性地问道。

    乔子墨的脸色又黑了几分,他和洛歆之间确实出了问题,可是这个问题不在于他,而在乎洛歆,他问了好多次她都不愿意说。

    他既不知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