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爱情的结晶

    乔子墨低头盯着她,在她把手伸回去之前啪的一声握住了她的手,之后凝神盯着她,声音很轻。

    “为什么不告诉我?”

    这句话一出来,就好像在平地上落了一个炸弹一样,洛歆差点就跳起来,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他知道了?他都知道了?她拼了命想要隐藏的秘密?就这样被他发现了?

    怎么会这样?洛歆脸色惨白地低下头,有些口干舌躁地舔了舔干涸的嘴唇。

    “为什么不说话?”乔子墨在知道她有孩子以后,一开始是震惊,再之后是愤怒,愤怒于她为什么不将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自己。再后来便是狂喜,他和他心爱的女人终于也要有属于他们爱情的结晶了。

    狂喜地冲到了医院,这情绪还是久久地没有消散掉。

    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呢?洛歆眼底是一片苦涩,她有什么好说的?孩子已经打掉了,她还有什么好说的?

    他明明知道,却还要来问自己。

    想到这里,她抽回自己的手,咬住下唇转身就想走。

    却再一次被他拉回去,“洛歆,你现在怀孕了,能不能别再闹了?你是在生气我不知道这件事情对吗?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洛歆一愣,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回过头,抬起头诧异地看着他。

    “你什么意思?”他似乎……只知道她怀孕的事,却并不知道她流产的事儿?

    乔子墨温柔地看着她,突然伸手将她打横抱了起来,之后轻手轻脚地将她放在了床上,动作小心得如呵护珍宝一般。

    “你已经是要当妈妈的人了,什么事情都不能再任性了。不管怎么说,我以前伤害过你,为了孩子,你就不要再跟我计较了好吗?”说着,乔子墨在床沿坐下,伸手将她额边的发丝给捋到耳后,未了,还欲低下头在她的额头落吻。

    直到那柔软的触感在自己的额头往下移动,先是眼睛,再是鼻尖,最后是……嘴唇!

    洛歆反应过来,下意识地避开了他的亲吻。

    原来他还不知道!他以为自己怀孕了,所以把她呵护如珍宝一般,可却不知道,那个孩子已经没有了。

    想到这里,她喘着粗气问:“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乔子墨虽然没有如期地吻到她,可心情还是大好,因为他要当爸爸了,所以他根本没有在意这些小细节。听她这样问了,还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宠溺中带着责备:“你还敢说,作为妻子你居然不告诉你的丈夫你怀孕了,如果不是寒晓,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瞒着我?”

    说到这个,他自己也有些奇怪起来,明明是件喜事,可是她为什么却一直压在心底?

    想到这里,乔子墨的眸子充满疑惑地看向她。

    “洛歆,怎么回事?为什么不亲自告诉我?”

    “看来,你知道的事情,并不全面。”洛歆看他欣喜的样子,还真的不忍拂他的意,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把事情就这样隐瞒起来。

    可是怎么办呢?她不能让他一直以为自己怀孕了,纸始终是包不住火的。

    “什么意思?”乔子墨眯起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洛歆勾起唇笑望着他,虽然是笑着,可是笑容却不达眼底,眼底是一片苦涩和疼痛。

    “她只告诉你我怀孕了,没有告诉你我流产了吗?”

    这话一出口,洛歆就觉得心口突突地疼。

    果然亲口说出来还是难受啊,可是没办法,还是说给他知道好了。

    看他错愕的模样,洛歆继续撒盐:“你不是一直都想调查我的事情么?看来并没有调查成功啊,连我怀孕的消息都是寒晓告诉你的。不过我现在想通了,还是由我来告诉你吧。我是怀孕了,在来欧洲之前,所以我跑到欧洲来,想给你一个好消息。原本是打算在你完成任务之后的第一时间告诉你的,后来你不是赶我走么?我如你所愿地走了,之后呢?流产了……这就是事情的全部过程,乔大首长,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问我啊,我今天通通告诉你。”

    听完她的话,乔子墨可以说整个人都愣住了,坐在床沿错愕地看着她。深邃的眼眸里闪烁着错愕,诧异,自责,痛苦,愤怒!

    各种各样的情绪在他的胸口窜动。

    乔子墨没想到她居然可以把这么残忍的事情说得这么云淡风轻!

    “你……这不是真的?对吗?笨女人,你还在生我的气?所以故意说这些来刺激我对不对?寒晓不是医生吗?怎么可能?”

    “是啊,她是医生,可她只知道之前的事,并不知道后面的事。你是相信她,还是相信我呢?怎么?你不是一直问我有什么事情瞒着你的吗?现在你知道了,高兴了?如你所愿了吧?”说这些话的时候,洛歆的态度和乔子墨的态度可以说是截然相反的。

    他各种情绪层出不穷,而洛歆却始终淡淡的。

    态度淡得好像在说一件和她完全无关的事情一般,这种态度让乔子墨更加不舒服更加愤怒起来,下意识地扣住她的肩膀,触碰到了她的伤口。

    “你胡说!”

    他咬牙瞪着她,这个女人一向都喜欢折腾自己,没想到这次居然开这么大的玩笑!

    “我有没有胡说,不如你去找这里的医生来问问好不好?或者让她们来检查,看看我现在肚子里有没有小孩子。”说到这里,她又勾起唇,嘲讽道:“我如果怀孕了,我就是个母亲,我会拿我自己宝宝的生命开玩笑吗?乔子墨,我告诉你!孩子没了!没了!”

    乔子墨失魂落魄地松开她的肩膀,脸色阴沉得乌云密布,可怕得要命。

    而寒晓和顾小溪刚进病房就听到这一句话,两人均是吓得脸色一变,顾小溪刚想惊呼出声却被身边反应快的寒晓拉住,然后在她叫出声来之前捂住了她的嘴巴。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