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507章 他没有安全感

    自那过后,乔子墨还是会经常来医院陪洛歆,不过经常一坐就是一整天,两人之间都彼此无话。

    或许上次的事情拉开了两人的距离,或许心还在一起,可是表面上,却不再似从前了。

    这种气氛让洛歆几乎受不了,既盼着他来,又不盼着他来。

    盼着他来,是心底的私念,因为想见他。不想他来,是因为来了以后那病房里沉闷的气氛。

    又是一天了啊,洛歆站在窗外,看着窗外的风景,阳光明媚,鸟语花香。

    可她的心底,却是阴天一片。

    也不知道,牧泽野那边怎么样了,这都已经过了三天了。

    她回过头,看了身后不远处那把椅子,空空如也,乔子墨还没有来。

    不如趁他没来之前,先去看看牧泽野是什么情况?

    想到这里,洛歆便踩着步子往外走,往牧泽野所在的病房走去。

    刘军和沈阳赶紧跟上,一边道:“夫人,您是要去看牧大少爷?”

    听言,洛歆点点头:“嗯。”

    沈阳赶紧道:“这两天我查探了一下,那个凶巴巴的方总管平时不怎么来,只有那个牧小姐经常来,而且24个小时守着。如果你去的话……可能……”

    听到这里,洛歆的步子一顿,突然回头对他们俩说道:“我知道了,我和那个牧小姐以前是朋友,方总管不在,我和她也好些说话,我会好好劝劝她的,你们俩回去吧。”

    “啊?”

    “反正我就在那里,你们还怕我跑了不成?”

    两人赶紧摇头,洛歆淡淡笑道:“既然不怕,那就回去吧,我看完就回来了。”

    说完洛歆往前走去,沈阳和刘军二人想了想,便没跟上去。

    洛歆独自一人走到牧泽野的病房外,门开着,走近了便可以听到里面牧天晴的劝慰声。

    “哥,怎么说你也得吃饭呀,你就算不接受治疗,饭也得吃吧?你不吃的话,伤口怎么会复元?流的血又怎么生长回来呀?”

    “哥,看在我说了这么多的份上,你就吃一点吧好不好?哥……”

    说到最后,牧天晴的语气里都带了哭腔。

    洛歆就这样站在门边静静地听着,她侧过门还可以看到牧天晴背对着自己,而牧泽野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脸色很苍白,根本不想搭理牧天晴的样子。

    “哥!你再这样不吃不喝下去的话,你不仅伤口不会复元,你还会死的!你听天晴一句劝好不好?吃一点吧,我保证给你联系最好的医生,给你治腿!你一定可以再重新站起来的!”

    洛歆从来都没有想到,一向那么高傲的天晴,居然也有这么低声下气的一天。一时之间心里极不是滋味,如果不是因为她,她也不用在这里低声下气地求他了。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病房的门突然被关上,洛歆一愣,抬起头正好和洛歆对上。

    “天晴,我……”洛歆神情有些慌乱,生怕她又会出声让自己离开。

    “你不用说了!”牧天晴却直接打断她的话,往病房里望了一眼:“你是来看我哥的吧?”

    洛歆点点头,看着她的眼神有些怜悯,因为牧天晴的眼睛红肿得跟兔子一样,一看就知道掉了无数眼泪。

    而且整个人也瘦了好多好多,憔悴得不行,可见她为了照顾自己的哥哥,费了多少心力和心思。

    “我知道我这个要求很过分,可是我对他是真的挺担心的,毕竟……”

    “毕竟他的伤是因你而起对么?洛歆,我哥哥他现在不肯吃饭,也不肯接受治疗,甚至连一口水都不喝。他是因为你才变成这样的,我想你有义务去让他吃饭吧?”

    听言,洛歆一愣,“你的意思是……”

    “进去吧。”牧天晴不想再跟她多说,只是把门拉开,然后侧身让开路:“你记住,我哥他是因为你才变成这样的,如果你没有办法让他恢复成以前的样子,你就是千古罪人,无论你走到哪,我牧天晴都不会放过你。”

    “谢谢。”洛歆也不晓得说什么才好,只能朝她点了点头,然后进了病房。

    关上病房的门以后,牧天晴靠着墙深呼吸着,本来她是不想再让洛歆再见自己的哥哥,可是她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她一直劝他吃饭,他一句话都不肯听。

    所以她觉得,哥哥愿意为了洛歆做那么多的事情,那如果让洛歆来劝他的话,估计还有几分胜算。

    洛歆进了房间以后,发现房间被收拾得很干净了,完全没有前几天狼藉,一尘不染的,想来应该也是牧天晴的杰作。

    牧泽野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侧着身子蜷缩起来,双手环着自己。

    洛歆看着这个动作,不由得想起一句话,就是人在特别受伤害怕,没有安全感的时候,就会下意识地做这个保护自己的动作。

    所以他现在,是特别没有安全感吗?

    洛歆走过去,看到床头柜那里放着一个保温瓶,旁边有碗,盛了半碗饭,还有一碗汤和几个小菜。

    她没有多想,直接伸手就拿起了碗,却不小心发出了一点声音。

    瓷器碰撞的声音似乎是惹恼了牧泽野一样,他倏地坐起身,直接伸手扫了她手上的东西,之后怒吼出声:“我不是让你滚出去吗?滚出去啊!”

    他连头都没有抬,只是低垂着眼睛,连人都已经不想见了。

    洛歆抿唇咽了一口唾沫,没有说话,只是弯下腰将碎片一块一块地捡了起来,而牧泽野却更加狂躁起来,抓了东西就往她身上砸。

    终于,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