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又想反悔吗

    牧泽野的心跳很快,因为两人的距离很的,他只要一低头就能吻到她的嘴唇,然而,他却不敢那么做。因为理智告诉他不可以,可是最后还是盯着她的眼神入神了。

    最后的最后,他缓缓低下身子,想吻上她。

    奈何,洛歆在关键时刻别开了头,他的薄唇印在了她白皙的脸上。

    柔软的触感让两人彼此一愣,牧泽野有些把持不住地想捉住她的手,洛歆却推开他道:“快起来,你的伤怎么样了?”

    也不知道刚才这样跌下来有没有伤到?

    她不说还好,这一开口,牧泽野顿时觉得自己的伤口似乎还真的疼了起来,但意识到自己还压在她的身上呢。便双手撑在下方,一个用力把自己的身体给翻了过去,平躺在病床上。

    他离开以后,洛歆才撑着手臂起身,然后将凌乱的发丝给拨好,才回过头看他的伤口。

    果然他这么一折腾,伤口又重新渗出血来了。而且旁边还有很多浓浓的血痂,一看就知道是前几天留下来的。

    看来这几天的时间,牧泽野没少折腾。怪不得牧天晴会让她进来了。

    想到这里,她抿了抿唇,脸色冷峻下来。

    “我叫护士过来替你包扎伤口。”

    说着洛歆就要起身,牧泽野却下意识地拉住她的手,洛歆回过头诧异地看着他。

    “怎么了?”

    牧泽野将手缩了回去,明明她只是说去找护士而已,可是他却生怕她出去病房以后就不回来了。

    所以下意识地想让她多留一会,他苦涩地笑了笑:“你以前不也是护士吗?按理说护士能做的,你也可以。”

    听言,洛歆一愣,回过头看着他。

    她都差点忘了自己是护士了。

    于是10分钟后,洛歆坐在床沿处,手中拿着纱布替牧泽野包扎着伤口,已经清洗过了,他的腿受伤很严重,可以说是面目全非。可考虑到他的原因,所以医生并没有替他截肢,因为这个要经过家人同意,或者在没有家人的情况下,要经过病人本人同意才会做出的行动。

    可是他的腿伤得这么严重,已经是没有恢复的希望了,只能截肢。

    想到这里,她手下的动作又放轻了一下。

    直到包扎完毕,两人都还没有说上一句话。

    牧泽野却突然动起来,指着她的额头:“你的额头……”

    听言,洛歆疑惑地伸手去碰自己的额头,不小心碰到伤口,疼得她倒吸一口气。

    “别碰!”牧泽野想阻止她已经来不及了,只好赶紧将她的手拉了下来,然后道:“刚才对不起,我发脾气了,你找下药上一下吧,要不然到时候额头上留疤痕就不好了。”

    “嗯。”洛歆点点头,半晌笑开:“没关系的,只是肿了而已,不会留什么疤痕的,我听天晴说你已经很多天没有吃饭了,你先吃点饭行么?”

    她不会忘了自己来的主要目的。

    原本以为自己应该会一顿好劝,或者要劝很长的时间,可是洛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只是这么随口一问,牧泽野居然就点了点头。

    她有些意外,但还是赶紧端来了饭送到他面前。

    牧泽野坐在病床前一动不动。

    洛歆疑惑:“怎么了呀?你不是答应我吃饭的么?怎么不吃?”这家伙难道想反悔?想到这里,洛歆就拧起秀眉。

    见她拧眉,牧泽野这才勾起唇道:“我只是答应吃饭,又没答应你要自己吃。”

    “什么?”洛歆侧头挑了挑眉。

    “我要你喂我吃!”牧泽野突然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开口说道。

    洛歆差点把碗给摔了,之后她往床沿一边,把碗往牧泽野手里一塞,无奈道:“你又不是小孩子,自己有手有脚的,为什么要别人喂你?”

    也不知道她的哪句话戳到了他的痛处,牧泽野的脸色突然就变了。

    “有手有脚?”他低下头沮丧道:“医生不是说我这只脚,已经废了么?以后再也不能走路了,还问我要不要截肢?”

    洛歆脸色一变,恨不得给自己一耳光,明知道他的腿受伤了,还说这个字眼。想到这里,她赶紧伸手抢过他手中的碗,急声道:“好了好了,你别胡说八道了,我喂你吃饭就是了。”

    听言,牧泽野的眼里又重新染起亮光,嘴角噙着笑意。

    “这可是你说的,可不许反悔。”

    洛歆只能无奈地点头,不是说他性格狂躁么?怎么这会儿看着完全不像?倒像是个小孩子一般。

    于是洛歆只能喂着他吃饭了,而在窗外看到这一幕的牧天晴心中更是绝望,一开始还能看着,到了最后,她还是看不下去了。

    只能无助地靠在雪白的墙壁上,然后慢慢地往下滑去。

    一碗饭下肚,洛歆喂得手都酸了,放下碗的时候,甩了甩自己的手,然后再活动活动。

    牧泽野看她自然的模样,眼底一片眷恋。这样的感觉真好,如果她可以永远呆在自己的身边,那该有多好。

    可是……她已经有了另外一个男人了!但是那个男人并没有保护好她!他本来发誓一定要把她抢过来的,可是现在自己已经是个行动力不足的人了,他也没有什么能力去保护她了。

    想到这里,牧泽野的心里一片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