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吻之惩罚

    所以这个吻,带着啃咬,愤怒,绝望,伤心,各种各样的情绪在里面。几乎要把她的呼吸给全部吸走,洛歆实在是被吻得喘不过气来了,手和脚都用上了,可是那人就好像疯了一样,推不动,叫不停。

    渐渐地,洛歆不再反抗,而是无力地垂下手,任他在自己的身上索求。

    牧泽野越吻越沉醉,却感觉到身下的人儿突然不反抗了,像是死了一般,他便有些担心地睁开眼睛,便看到洛歆躺在身下看着他。

    眼神平静无波,一点感情和情绪也没有。

    牧泽野的动作猛然停住。

    他在干什么?他居然强迫自己心爱的女人?本来洛歆就不喜欢自己,现在这会儿强迫了她做了不爱做的事情,她更该讨厌他了。

    他喘着粗气退回自己的唇舌,可却并没有急着起身,还是压着她,然后开始定定地望着她。

    洛歆得到自由以后,也开始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她敢保证,如果牧泽野再迟一秒离开的话,自己估计真的要因为缺氧而晕过去了。

    幸好!

    在她喘气之时,牧泽野却一直盯着她,她这才反应过来他刚才对自己做了多么过分的事,扬手就给了她一耳光。

    啪!

    安静的病房里,耳光的声音特别响亮。

    两人均是一愣,洛歆没想到他居然没躲,而且她使的力气很大,所以这一巴掌下去,定是疼得很。

    “你……”

    下一秒,牧泽野却突然俯下身来,整个人都趴在了她的身上,埋首在她的颈间。

    “别走!”

    洛歆看不到他的表情,可却听得他声音里的哽咽,一时之间,心里难受得不行。

    “我已经是个废人了,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说上你幸福的话,我也不敢央求你跟我在一起,可是……在我住院的这段时间里,你能不能……每天都过来陪陪我?”

    他要的,只是她的陪伴而已啊。

    多简单的事,可是连这小小的愿望,可能都会很难实现。

    他知道说这些话出来,一定会遭到拒绝,可是洛歆却良久都没有说话,只是任他在自己的颈间一直反复地说着这句话。

    最后,她还是忍不住伸出手轻轻地环抱着他,点头:“好。”

    没有办法,是她把他害成这样的,他要求她做什么,都是应该的。如果没有他,自己恐怕早就没命了。

    所以,洛歆只能认命地闭起眼睛。

    “我会每天都过来陪着你的。”

    在洛歆的劝说下,牧泽野愿意吃饭了,也愿意接受治疗了,不过每次换药的时候,都要洛歆亲自动手才愿意。

    方进气得牙痒痒,可是却没有办法。自家少爷栽在她手上,他很想杀了她泄愤,可是前几天牧泽野疯狂的样子他也看到了。

    他们几个人都没有办法,就算是牧少的妹妹,天晴也没有劝服他!

    只好让洛歆这个女人来劝了!

    而另一边呢?乔子墨自从知道真相之后,心里被愧疚填满,有时间就会过来陪洛歆,但却一直没有怎么交流。他知道她这一阵子都在照顾牧泽野,他心里固然不满,却不敢再说什么。

    只好由着她去做,而且上级又有任务下来,他一下子就忙起来。

    在洛歆的照顾下,牧泽野的伤势倒是好得很快,一个星期就有了见效,连医生也大叹奇迹。

    这天检查完了以后,他感叹地看着牧泽野,又看了一眼坐在他床沿边的洛歆。之前他来检查的时候,可没少遇到这个牧大少爷发脾气,可是他是医生,他是病人,他也没有办法,只好让他的家人多劝劝他。

    虽然腿没用了,可是好好休养的话,以后还是可以过回正常人的生活。

    人生在世,不一定要有腿才能活。

    当然,完美的身体自然是所有人都向往的,可当它残缺的时候,你也不应该自暴自弃,要用好的心态去面对。

    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垂头丧气也不会改变什么。

    最近好得这么迅猛,这功劳当然多得了洛歆了。

    “牧少爷,伤势好得很快,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不截肢,会安排人给你装一副假肢,虽然走路不如以前稳便,但是时间久了你习惯了,行走还是能自如的。”

    坐在一旁的洛歆听言,脸色变了变。

    听医生这话,看来是要截肢了。

    牧泽野脸色却很平静,让人看不清楚他在想什么,医生又多问了一句,他还是没有回答。洛歆生怕医生再问下去尴尬,便赶紧打圆场道:“医生,您先回去吧,我跟他商量商量。”

    “嗯,也可以。洛小姐可以好好地劝劝他,毕竟这下半条腿已经没用了,不如趁早截了,换上一副假肢吧。”

    “我会跟他沟通的。”

    医生走了以后,洛歆上前去把病房的门给关上,于是病房里又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虽说她天天来,可牧泽野还是很孤僻,除了她,根本不允许其他人进来探视,就连牧天晴也进不来。

    她很想帮帮她,因为天晴眼底的渴望太过急切和清晰,可是每次她一提这件事情,牧泽野便直接错开话题了。

    多次以后她也没有办法,只好不提了。

    关了病房门以后,洛歆走到牧泽野面前坐下。

    “关于医生说的,你怎么想?”

    听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