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他的伤势

    “好!”乔子墨点头,两人似乎因为这两句话,之间的气氛缓和了不少。

    可惜缓和了没多久,两人又陷入了沉默,不晓得说什么才好。

    洛歆抿了抿唇,在椅子上重新坐了下来,她和乔子墨的感情似乎回不到从前了,总有介蒂。

    原来都是因为她放不下。

    原本她是想自己总有一天会放下的,可是没想到乔子墨居然也知道这事了,所以现在就算是她放下了,他的心里也誓必会记挂着。

    乔子墨是什么人她太清楚了,他会觉是自己对不起她,这些日子,心里肯定是备受煎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隐隐听到脚步声朝自己而来,之后在她旁边停下,之后低沉的男声在头顶上方响起。

    “他好些了么?”

    听言,洛歆顿时诧异地抬起头看向他,乔子墨一双黑眸深不见底,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让洛歆一时之间分不清楚他到底是在生气还是没有,只能探究地看着他。

    “别紧张,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只是想知道他的伤势。”

    洛歆抿唇,看来自己这些日子天天过去照顾牧泽野,他都知道了。

    “嗯,好很多了。医生今天刚刚提了截肢的建议。”

    话音只是刚落,乔子墨的动作便是一僵,眼中闪过一抹不可置信,似乎没有想到事情会严重到这种地步一样。

    “截肢?”其实当他送到医院来时,他看到牧泽野身上那伤势就觉得非常触目惊心了,他对他心里有感激。

    虽然两人是死对头,可是在紧要关头,他居然舍身大义地救了他们俩,让他带着洛歆先走,而他自己……明知道那是炸弹,却还要留下来善后。

    还是……在他们走了很远的时候才爆炸的。

    作为一个男人,他太了解牧泽野的用心良苦了。

    宁愿自己受伤,也不希望自己心爱的女人受到一丁点伤害。

    站在不同的立场,他敬佩牧泽野是条汉子。可是这样并不代表他就可以把洛歆让给他,毕竟爱情不是说让就让的。

    “嗯。只有截肢,才有让他重新站起来的可能。所以……”说到这里,洛歆低下头,有些木纳:“可是我并不知道牧泽野心里是怎么想的,到底愿不愿意。”

    看她为难的样子,乔子墨很是心疼,忍不住走了过去,拉了张椅子在她的旁边坐下。

    “他怎么想就归结于他想不想得开了,如果他想得开,或许就会接受、但如果……”乔子墨略一停顿,“如果他想不开,不愿意截肢,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他坐过来的时候,洛歆可以清晰地闻到属于他身上的强烈的男性气息。

    多久了?好像这些日子他从来都没有靠近自己,可是她却感觉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了。想到这里,洛歆侧过头,看着他好看的侧脸,心神突然一动。

    洛歆刷地伸出双手抱住他,然后整个人往他的怀里钻。

    乔子墨浑身一震!

    她居然主动投怀送抱了!

    之前一直推开他,不想见他,可是她现在……

    声音有些嘶哑,乔子墨低沉地开口:“笨女人,这是怎么了?”

    “乔子墨!”洛歆埋首在他的胸膛之处,声音里带着哭腔,“为什么受伤的那个人是牧泽野,偏偏我又什么都做不了。可是我欠他的实在太多了,你不知道,他对我有多好,我他的实在太多,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她声音里的纠结和两难,乔子墨都听得出来。

    什么都可以欠,就是人情不能欠。她欠了牧泽野这么大的一个人情,自然心里要难受,可惜偏偏又什么都做不了。

    他反手扣住她白皙的双手,低下头轻声问道:“那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如果躺在那里的人是我,你……”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洛歆却突然伸手捂住了的嘴唇,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

    “我不许你胡说!就算我再讨厌你,我也不希望你出事,你以后再胡说试……唔……”

    乔子墨看她一张小嘴喋喋不休的,眼中还泛着泪光,眼里浓浓都是对自己的不满,不由得心神一动,拉开他的手俯下身就吻住了她的红唇。

    唇瓣相贴的那一瞬间,洛歆感觉到呼吸加速,她只是愣了一会儿就反应过来了,刚想伸手推开他的时候,乔子墨却主动离开了。

    他只是吻了她一下,全程几乎不到五秒钟,可是却那么用力,似乎很激动一样。

    “你……”洛歆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动作,心里还因为他这个吻的短暂而感觉到意犹未尽。

    乔子墨勾起唇,伸出食指按住她的红唇,“嘘!”

    洛歆呆呆地望着他。

    “就算你再怎么跟我怄气,你最爱的人还是我,所以就算你去照顾他,我也不会介意了。笨女人,把之前的事情忘了,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洛歆只能呆愣地咬住下唇,神情有些迟疑:“重新开始?”

    “嗯。”

    “你能忘了那件事情吗?它始终是一道疤痕,你能保证你不记起吗?”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