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512章 牧泽野,对不起

    “如果真是这样,那你大可不必愧疚了,因为这都是我自愿的。”牧泽野安静地凝视着她,眼底是一片澄静,真的无怨无悔一样。

    “可是……”

    就算他是自愿,但……

    “别可是了,我牧泽野想做的事情从来没有人可以阻止,当然也不需要别人回报。如果你真的想回报我,你就离开乔子墨,到我的身边来,和他离婚,你愿意么?”

    听言,洛歆脸色一白,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和乔子墨离婚?这怎么可能?

    想到这里,洛歆刷地站起身来,神色有些激动地望着他。

    “别激动。”牧泽野似能猜到她的反应似的,眼里没有丝毫意外,只是勾起唇缓缓道:“我就知道你会是这种反应,所以我不是让你不要愧疚么?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做让你开心的事,别再整天过来我这里了。”

    他这是在赶自己走……洛歆有些失神,虽然他明面上是在骂自己,可她却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好,他不想让她陷入两难的选择。

    牧泽野啊牧泽野,为什么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你还是只顾着我呢?为什么就一点也不顾一下你自己。

    如果他向她提要求,要她留下的话,她可能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可是他没有……

    想到这里,洛歆咬住下唇,看着他缓声道:“牧泽野,对不起。”

    “你走吧。”牧泽野低下头没有再看她,他垂着眼帘,所以洛歆并没有看到他眼底的神色。

    一片阴郁,不舍和痛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牧泽野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病房里空荡荡的,已经没有洛歆了的身影。

    他扯开一抹苦涩的笑容。其实早该知道了不是么?一直以来她的心里都没有他,也怪他卑鄙,明知道人家有他人了,还想要去挤掉那个男人的位置。

    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啊。可他偏偏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想跟她一刀两断,始终却还是舍不下。

    舍不得看她难过,看她受伤,看她因为自己而变得两难。

    所以,他最后还是选择放手,让她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吧。

    乔子墨今天心情不错,因为过几天就可以回国了,他特意买了一些洛歆喜欢吃的东西,然后到了病房。

    一进病房,就看到洛歆站在窗前,身形看起来很寂寥。

    他眼中的笑意消散去,放下手中的东西朝她走了过去。

    才刚走近,乔子墨便伸手张开拥她入怀,低头将下巴磕在她的肩膀上,低声问道:“怎么傻乎乎地站在这儿?想什么呢?”

    听到他的声音,洛歆才猛地回过神来,扭头就撞到了他的鼻子,呼吸间全是属于他身上男性阳刚的味道。

    他回来了?洛歆有些诧异,这才发现外面都快天黑了,不知不觉已经在窗边站了这么久,这会儿被他一提醒,才猛然觉得脚有些酸。

    想到这里,洛歆轻轻地挣开他的怀抱,施展了一下筋骨,这才觉得舒服一些。

    却又似想到什么事情一样,她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见她叹气,乔子墨蹙眉,这丫头又因为什么事犯愁了?

    听言,洛歆又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过身看向他,抿唇道:“我是不是太对不起牧泽野了?”

    一提起这个话题,乔子墨静默了半晌,才道:“不是你对不起他,是我。”

    如果当初他没有绝决抱着洛歆走的话,自己留下来,让牧泽野带着洛歆走,如今受伤的人是自己,而不是他。

    “放心吧。”乔子墨伸手拥她入怀,“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你别再担心了。”

    “嗯。”洛歆只能点头答应了。

    地牢里。

    四周安静得如步入了修罗殿阴森恐怖,环境阴暗,偶尔还听到几声滴水声,在这寂静的地牢里显得那么可怕。

    “是他让你来的么?”一个女声在黑暗中响起,可惜此处太黑了,并没有让人看清楚她的脸。

    “是。”另外一个声音响起,却是个男声,听声音清清朗朗,应该是个年轻人。

    “来杀我的么?”女声冷笑了一声,声音里带着无尽的苦楚和恨意。

    “沈冰,你跟了他这么多年,没理由不知道他的性格,我早就警告过你,你不听。现在这下场,也是你自找的。”

    “离夏!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来教训我么?”

    听言,离夏心中一动,他这次来,沈冰就别想再有活命了,虽然他和她平时素无交情,也不算是什么朋友,可毕竟是相处了很多的战友。

    这个时候他要亲自送她上路,心情始终是有些沉重。

    不过,蓝正尧的命令,没人可以违背。

    所以,他只好拨枪上膛,走近,对准她的额头。

    “你跟我认识这么久,应该知道我的枪很快,也很准,你不会痛苦。”

    听言,沈冰勾起唇,闭上眼睛笑道:“说的对,我不会痛苦。可是我在临死之前,能不能问你件事情。”

    “说!”

    “蓝正尧他让你过来之前,有没有让你替他传什么话?”

    话?离夏轻蹙起眉头,回忆起之前的细节,似乎是没有,嘴边勾起一副略微嘲讽的笑容,不过因为光线太暗,所以沈冰并没有看到。

    “都死到临头了,还想着他会给你带话呢?”

    “这对我来说很重要!”沈冰认真地说道:“他难道就没有一句话跟我说吗?离夏,我都要死了,你就告诉我吧!”

    “确实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