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513章 实在心有余悸

    苏进看到乔子墨就好像猫看到狗一样,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尽管行动不便,可他还是拄着拐杖挡在牧天晴的身前,脸上凶神恶刹的表情像是在阻止二人靠近一样。

    这转变也让牧天晴和医生诧异,不由得跟着扭过头来。

    牧天晴看到乔子墨和洛歆一起过来,心中倒没有多意外,像是她能预料到的一般,只不过她看着洛歆的眼神没有了之前的嘲讽,但还是不亲近。

    “二位怎么会来?”她冷冰冰地问道。

    洛歆的步子一顿,之前的牧天晴并不是这样的人,她虽然高傲,但还是带着小孩子脾气,可是这几天的转变真的很大。

    听言,她勾起唇走近,轻声道:“不是听说他要动手术了么?所以过来看看。”

    “用得着你们假好心?我们家少爷动手术与你何干?据我所知你们是下午的飞机吧,这个时候来做什么?”苏进一直觉得洛歆就是个祸水,只要她一靠近,他就会变得张牙舞爪,他现在是行动不自如了,可是枪他还是使得。

    如果她敢再对少爷不利,他这次一定不会放过她,一定一枪毙了她。

    苏进对她一直凶神恶刹,洛歆是知道的,所以她已经习惯了。可是身旁的乔子墨并不知道,在看到苏进对他的态度之后,他的目光倏地骤冷,眯起眼睛浑身散发出冰冷的气息。

    一时之间,周围的温度便骤然下降,虽然还没到冬天,可却冷得让人直打哆嗦。其中最为显眼的就是那个医生了,他并不是苏进,苏进怎么说也是跟在牧泽野身边的人,走过多少趟鬼门关来回。

    所以他的胆子没那么大,这一吓就把他吓得脸色苍白,见周围气氛紧张,他便道:“看来你们有事要谈,那我就先去准备了。”

    “嗯,麻烦您了。”

    牧天晴朝他点点头。

    之后心有余悸地看了乔子墨一眼,说实话,她对乔子墨很忌讳,在部队的时候就觉得这个男人深不可测,一双黑眸如幽谭一般让人探测不清内心的想法。

    而他偏偏是洛歆的丈夫。

    而她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也有那么柔情似水的一面,如果不是见识过,她现在肯定也会跟医生的情况差不多。

    乔子墨,在洛歆受欺负的时候,自然是会露出这种表情的。因为他不喜欢自己的女人被别人用这种态度对待。

    想到这里,她伸出手拍了拍苏进的肩膀,轻声道:“苏管家。”

    听言,苏进这才回头看了她一眼,无奈地叹气,然后拄着拐杖往后退,身上嚣张的气焰明显消散了不少。

    本来是挡在牧天晴身前的,这会儿到了她身后,便是牧天晴和洛歆面对面了。

    “我哥的手术会正常进行,全程我会在旁边陪护着。洛小姐,这些日子谢谢你对我哥的照顾了,医生说他恢复得很好,手术也不难,如果您急着回国的话,就先请吧。”

    她一番话说得客客气气,洛歆听得心冷冷冰冰。

    她称她为洛小姐,看来她再也不把她当成朋友了。当然,像她这种人,害得他哥哥这么惨,谁还会把她当朋友?

    心里有些戚戚然,表面上还是没有表现出来。她勾起唇,也客气地回应起来:“我们还有时间,就在这里等等吧。毕竟……我有责任。”

    “不用了洛小姐,我哥自有我守着。”

    “我……”

    “我有些话想单独和你说,不知道行不行?”

    听言,洛歆一顿,然后看向乔子墨,见他默行,便点了点头。

    手术在半个小时以后开始,所以牧天晴带着洛歆上了天台,二人站在天台上,风一遍一遍地吹过,拂起了牧天晴那长及腰的卷发。

    洛歆黑色的发丝也被吹得凌乱,上了楼她才发现自己竟然忘了扎头发,一头黑发就这样散着。

    这会儿被风吹得凌乱,只能用手不断地把头发抓住。

    真是闹心,怎么就忘了扎头发?

    正和自己的长发抗战着,站在前面的牧天晴却突然开口。

    “洛歆,你知道吗?我并不是牧泽野的亲生妹妹。”

    只是一句话,就让洛歆的动作顿住,忘了头发还被风吹得不成样子,就那样愕然地抬起头。

    她刚刚说她不是牧泽野的亲生妹妹?

    牧天晴没有回头,娇小的身子被风吹得一晃一晃的,她站的地方很危险,洛歆生怕一会她会被风吹倒,不由得出声道:“你退后点来说话好不好?”

    听言,牧天晴回过头,尽管头发把她的脸都遮住,可洛歆还是可以看到她露出了笑容,“你是在担心我吗?你放心吧,我哥现在这么危险,我又怎么会想不开?”

    “我不是怕你想不开,只是你站的地方实在太危险,你下来一点,不要再站在那里。”

    牧天晴看了一眼自己所站的地方,之后摇头:“我不觉是这里不安全啊。”

    “我不管,你先过来一点再说。”

    “好吧。”

    这一次,牧天晴却没有再反抗,而是朝前走了几步,洛歆也赶紧上前去拉了她一把。当她的手碰到自己的时候,牧天晴的动作忍不住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