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拿钻石去换

    说到这里,牧天晴整个人都变得激动起来,伸手抓住她的肩膀,咬牙道:“你知道我们为了拿到那两颗钻石耗了多少精力吗?你知道吗?可是哥哥一听说你有危险,要拿钻石去交换,他连想都不想,直接就拿了钻石去换!”

    “好嘛,这些都是身外之物,得不得到我都没关系,我只希望哥哥能幸福就好了,可是他却为了救你受伤了,失去了一条腿,你知道这对一个男人来说意味什么吗?”

    最后的那句话,牧天晴几乎是吼出来的。

    眼泪顺着眼角一颗颗滴落,眼睛又如同小兔子一般红了起来,洛歆心里哽得难受,她一直都知道牧泽野为了自己做了太多太多,他对自己的好和感情也超出了她的想像。

    早知道会这么伤他,她当初在英国的时候就不应该做那样的事情,这样他也不会越陷越深了,更间接伤害了天晴。

    “对不起……”到了这个时候,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弥补了,只能不断地道歉。

    “对不起有什么用?你能把我哥的腿还给他吗?截肢?呵呵……”牧天晴伸手抹了一把脸上横流的泪水,吸了下鼻子:“你以为他愿意截肢就能见到光明了吗?就算他以后能站起来,他也是一个残疾人士!”

    “对不起,我真的……没想到……”当她知道自己身下是炸弹的时候,她就一直让牧泽野不要过来了,因为她不想连累他,可是他却不管不顾。

    “你没想到,什么事情你都没想到。你知道我哥哥要什么吗?失去一条腿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爱的人不在身边。”

    牧天晴觉得自己开始不理智了,说得越多,心里越难受。她抓在洛歆肩膀的手用了力气,把她刚刚复元的伤口抓得生疼。

    可是看她的样子似乎快要走火入魔了一般,洛歆也不敢反抗,这的确是她的错,只能咬着牙生生地受着这疼。

    “你不能走!你要留下来!留下来陪着我哥!陪他度过这次难关,如果他有什么不测,我一定不会原谅我!”

    牧天晴的声音开始变得有些疯狂,眼泪横流。

    “天晴,你先听我说……”

    “你听到没有,你必须留下来!留下来!”

    洛歆感觉到肩膀处有湿润的感觉,她用的力气太大,一瞬间差点让她反应不过来,疼得快晕死过去的时候,肩膀上的感觉却一轻。她被一双大手搂住腰身,下一秒便跌进一个熟悉的怀抱。

    抬起头,洛歆惊讶地看到乔子墨满脸怒气,黑眸盯着那近乎发疯的牧天晴。

    “子墨,你怎么来了?”洛歆惊讶地看着他,手下意识地抓住他的衣袖。

    乔子墨这才回过神,低头凝视着她,眼中的黑气也逐渐散去,逐渐转化成柔情。不过没一会儿,他的目光就落到了她的肩膀上,当看到那雪白的衣衫上面染了许多鲜红的血液时,他那双平静下去的黑眸又重新燃烧起了火焰。

    该死的!她的伤口养了那么久才好一些,这会儿居然又……想到这里,乔子墨浑身散发出冰冷的气息,眼神中的冷漠如来自暗夜的修罗一般可怕。

    “你别生气!”洛歆当然可以感觉到,下意识地反手握住他修长的手,与他十指相扣在一起,轻声道:“我没事,只是伤口破了点皮而已,一会回去包扎一下就没事的。”

    “子墨,你听到了没有?”

    见他似乎没有反应,黑幽谭的眼眸盯着牧天晴开始变得汹涌起来,她生怕出事,只好用力地扣紧他的手,另一只手也掐了他的腰一把。

    这会儿,乔子墨才反应过来,蹙起眉头不悦地看着她。

    这个笨女人,都已经伤成这样了,还想护着她?什么叫伤口破了皮而已?只是只是破点皮,会导致这么多血流出来吗?

    真是该死的!因为知道她和天晴两人之前有交情,她这么说无非就是为了护着她。

    可他偏偏又该死地在意她的感受,根本做不出什么来。

    想到这里,他突然一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不顾她的惊呼声,低头瞪了她一眼咬牙道:“我带你回去包扎伤口。”

    “可是……”洛歆还想再说什么,眼神不住地往牧天晴那方看去,可牧天晴自从乔子墨出现之后就一直安静地会在那里,似乎被定了身一般,只余那双美眸,一直死死地盯着她们俩。

    “没有可是!包扎完毕之后马上去机场。”

    本来他是想依照她的心意,让她留下来多看一会,知道这丫头如果不得到消息就算回国也是坐立难安。他如此在意她的感受,却并不是想让她受伤的。

    如果留在这里,牧天晴会对她不利,而她却连还手都不会的话,那他也没有必要再把她留下来了。

    下午就走!

    乔子墨抱着她直接下了天台,不顾她的挣扎就回到了病房,正好寒晓一行人正等着,见二人过来,本想迎上来。可她却敏感地发觉气氛不对劲,便伸手拉住想要往前冲的顾小溪,冷声道:“别过去。”

    听言,顾小溪回过头疑惑地看着她:“为什么?”

    寒晓没答应她,倒是一旁的陆逸风勾起唇无奈地摇头:“你没看到她们俩脸上的表情么?”

    顾小溪这才去观察乔子墨和洛歆脸上的表情,和刚刚离开的时候明显不一样,似在争执,而洛歆在他怀里不断地挣扎着。

    哇!这才离开多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