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他的手术

    两人的动作同时一顿,没等乔子墨反应过来,洛歆已经一把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完毕然后跑去开门了。

    刚拉开门,就看到寒晓抬手又要敲门,看到她,这才道:“该起程了吧?”

    听言,洛歆一愣,这才回过神来,她们要回国了。

    可是牧泽野的手术……

    乔子墨从后面走上前来,一把拥住她,“行程取消,重新订后天的机票。”

    洛歆错愕地回过头,有些意外他会做这个决定。而寒晓却是呼出一口气,将自己的行李都丢在地上,摆明了一脸脸色不佳。

    对此,洛歆只能抿唇偷笑了。

    牧泽野的手术开始了,苏进和牧天晴都焦急地等在手术室外。

    洛歆去的时候,还是乔子墨陪着她一起在外面等待。看牧天晴的样子,似乎已经恢复了冷静,一头卷发被束在了耳后,她坐在椅子上,苏进站在旁边。

    因为有了之前的预警,所以这次看到她们,苏进并没有再表现出一副凶神恶刹的模样,只是仍然脸色不好,看洛歆的目光仍是凌厉得想要将她生吞活剥似的。

    洛歆倒无所谓,走到牧天晴身旁坐下。

    牧天晴似是一顿,侧头看了她一眼,想说什么,终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手术灯亮起,手术进行中,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等待的时间总是最难熬的,尽管有乔子墨的陪伴,可洛歆还是忍不住紧张起来。

    而牧天晴也是紧张得不行,手绞在一起,就差没把指甲给刺进皮肤里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的灯终于暗了下去,牧天晴激动地起身,三步并一步地冲到手术室门前。

    洛歆也跟着站了起来,只不过她没有像牧天晴那么激动地上前,而是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

    手术室的门打开,牧泽野被放在病车上推出来,身上还盖着被子,上面染了不少血,这一幕看得洛歆喉咙一紧。

    “医生,我哥哥他怎么样了?”牧天晴紧张地上前问道,看着晕迷过去的牧泽野,紧张得眼泪一颗一颗地往下掉。

    “牧小姐,请放心,牧先生手术很成功,目前已经没事了。”医生摘下口罩轻声安慰道。

    “那……”牧天晴看了牧泽野一眼:“那他为什么晕迷过去了?他……”

    “哦这个,我们是给牧先生打了麻醉药,他可能是太累了,所以才会晕睡过去。请放心吧牧小姐,牧先生已经没事了,回去休息休息,很快就能醒过来了。”

    护士推着车往前走,牧天晴冲医生说了声谢谢之后便赶紧追上前去了,洛歆想上前的时候却被身后的乔子墨拉住。

    “刚才没听清楚么?医生说他很平安,什么危险都没有,手术进行得很成功,你还要过去么?”

    听言,洛歆的动作一顿,是啊,她过来看他只不过是担心他而已,现在看到他平安从手术室里出来了。

    那么她也该顾虑一下乔子墨的感受,离开这里了。

    乔子墨为她所做的,也够多了,陪着她在这里等了这么久没有一句怨言,她也该顾虑他的感受。

    想到这里,她点了点头:“嗯,既然他已经没事了,那我们就走吧。”

    正当她牵着乔子墨的手要走的时候,乔子墨却反而停在原地没走了,洛歆诧异:“怎么了?”

    乔子墨紧盯着她,黑眸变幻莫测:“就这样走了,你舍得吗?”

    听言,洛歆一愣,半晌突然上前张开双臂拥他入怀,虽然小小的身子不能够容纳乔子墨那高大的身子,可这样的拥抱却让乔子墨觉得特别暖心。

    “就算舍不得,可我最爱的人还是你啊乔子墨,我对牧泽野有的只是愧疚,可是愧疚并不能当一辈子的饭吃。他有天晴守在他的身边,就足够了。”

    一开始她还为自己的事情感到愧疚,可是后来才发现如果一个人不爱那个的人话,就算守在她的身边,也只会让两人一起受折磨罢了。

    所以,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天晴喜欢牧泽野,以她的个性,这样守着下去,终有一天两人会成眷属的。

    这样,她就放心了。

    乔子墨轻叹一声,伸出双手将她拥入怀中,心里感叹,这个笨女人……

    终于回国了,洛歆上飞机的时候还在感叹,这飞来飞去的日子还真是不好过。她真的宁可永远呆在中国,安安稳稳地过日子。

    想到这里,洛歆埋首进坐在她旁边的乔子墨的怀中,“子墨,以后我再也不想来国外了。”

    听言,乔子墨伸手揽紧她,嗯了一声:“以后不来了。”

    他要好好地留在她的身边照顾她,和她生一堆可爱的小宝宝,再弥补之前自己所犯下的错误和对他造成的伤害。

    “那你的任务完成了吗?”据她所知,这次他的任务是找到两颗钻石,可是现在两颗钻石下落不明,他怎么办?

    “任务?”乔子墨勾起唇,轻声笑道:“那不过是爷爷让我去找的东西,虽然很重要的,可是一切都不如你重要。找不到,咱们便不要了。”

    他不可能为了两颗钻石,再让自己心爱的女人陷于危险之地。

    “不要了?”洛歆诧异地瞪大眼睛:“那两颗钻石不是很重要吗?就这样不要了,那爷爷……”

    “放心吧,回去以后我会跟老头交待的。”

    又来了,每次都叫自家爷爷老头,搞得一点都不亲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叫谁呢,洛歆郁闷地想着,趴在他怀里,没一会儿磕睡虫就袭上来了,她闭上眼睛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

    这一睡啊,又睡到了目的地,等她醒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