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纠缠,加深

    “唔……”

    乔子墨修长的手沿着腰际往下滑动,箍紧她的腰身朝自己贴近,加重了这个吻,与她的紧紧纠缠在一起。

    过了良久,他才放开她的唇,可身子却并不急着退回,以额头与她的相抵,轻轻喘息:“现在知道是不是在做梦了?”

    洛歆的脸顿时爆红,就算是想要告诉她不是在做梦也不必用这样的方式吧?直接告诉她不就行了吗?

    说白了,就是他想占她的便宜。

    想到这里,洛歆推开他,脸红红道:“知道了。”

    脑门上一疼,抬头发现乔子墨又伸手弹她,她便后退一步警惕地瞪着他:“你要是再乱弹我脑门,我真跟你没完了啊!”

    “别发呆了,赶紧去洗漱,然后过来吃早餐,一会我们出门。”

    听言,洛歆一愣:“出门?干什么去?”

    “去了,你不就知道了?”乔子墨保持神秘感,只是冲她眨了眨眼睛。

    洛歆顿时郁闷无比,说要出门却不告诉她要去干什么,这是想干嘛?

    吃过早餐,洛歆便和乔子墨出了门,之后便看到了久违的路虎车又停在了楼下,她勾起唇淡淡地笑,之前走得急,把小雪送到医院之后就交由陈靖照顾了。

    也不知道这段日子,两个人发展得怎么样了。

    一边想着,她一边走下楼,才刚走近路虎车,车窗就摇下,露出了唐小雪那张雪白的小脸来。

    “嗨!”她朝洛歆摆手,脸上是大大的笑容。

    洛歆一顿,唐小雪居然就坐在副驾驶座上。

    这丫头,看来和陈靖发展得挺快的。想到这里,她勾起唇走到车窗前,因为唐小雪脸上扬的笑容实在太过灿烂,所以她根本一点防备都没有。

    谁知道一走近,唐小雪的手就从车窗里探了出来,直接揪住了她的面颊!

    “好你个洛歆,你还把不把我当成好姐妹了?居然一个人偷偷出国也不告诉我,你没看到我躺在医院里啊?居然就这样丢弃我跑了?也不知道等我伤好了让我跟你一块去。你看你孤身一人的,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啊?”

    唐小雪很激动,把洛歆白皙的脸蛋都给掐红了还不知道收手。而坐在她身边的陈靖看到这一幕一开始只能无奈地摇头,后来看到嫂子的脸越来越红,而乔子墨的眼中似乎闪过一抹杀气,他才赶紧碰了碰唐小雪的手臂。

    “干嘛?”唐小雪正掐得起劲,忽然感觉到有人碰了一下自己,下意识地回头粗声粗气道。

    陈靖朝她使了个眼色,唐小雪便朝乔子墨所在的方向看去,只是一眼,她便吓得把手缩了回去,生怕慢一些就要被砍断手一样。

    太可怕了!唐小雪咽了口唾沫,她要是知道乔子墨就在她身后,她也不会做这种事情啊!看来下次要欺负洛歆之前,得先看看乔大首长在不在附近。

    不在附近的时候再下手,这样她也用不着害怕了,直接掐个够。

    “疼死了,下手也不知道放轻点。”洛歆终于得救,不过也在诧异今天的唐小雪怎么那么快就松手了,便有些郁闷地揉着自己的脸一边朝她看去。

    看到她嘴角抽搐着,似乎在害怕什么一样,洛歆这才想起自己是同乔子墨一起下的楼,估计这会儿唐小雪就是在害怕他呢。

    想到这里,她勾起唇,笑道:“让你掐我的脸,现在知道害怕了吧?”

    听言,唐小雪恨恨地瞪她一眼:“谁让你不告诉我一声就自己跑出国的?知不知道我都快担心死了?”

    坐在她旁边的陈靖也赶紧点头,附和道:“是啊嫂子,得知你出国的时候,小雪急得从医院里跑出来,后来牵动伤口又躺了整整一周的时间。”

    听言,洛歆意外地看向唐小雪,完全没有想到她居然做了这样的事情,“小雪,你怎么……”

    唐小雪伸手捅了陈靖一把,对他恶言相向:“谁让你多嘴的?想挨揍呀?”

    她恐吓的话语到了陈靖那儿,陈靖立马噤声。

    两人这状况,洛歆也看出来点眉目了。看来这两人是彻底成了,在她离国的这段时间。本来还有些愧疚呢,不过受下伤,就能收获爱人一枚,那倒也是好事一桩啊。

    “看来你们两个好事将近?”洛歆开口问道。

    听言,唐小雪脸上便飞上两朵红云,狠狠地瞪了洛歆一眼,气呼呼道:“别胡说。”

    洛歆耸了耸肩膀,无所谓地笑笑,都到了这个地步还害羞呢。不过也没关系,就由着她去了。

    那边的乔子墨已经把车门打开了,用眼神示意她上车,洛歆便坐进了后车座,然后乔子墨再坐了上去。

    这算是第一次,乔子墨的路虎车里,坐了超过三个人以上。

    因为多了一个唐小雪,毕竟她是陈靖的人了嘛,也算是家属一枚。

    不过这车上的气氛怎么老感觉这么奇怪呢?虽然是一对一对的,没有电灯泡,但洛歆此时感觉自己和乔子墨成了唐小雪和陈靖之间的电灯泡。

    想到这里,她轻咳一声。

    乔子墨却始终淡定如常,如往常一般安静地坐在那儿,身上的气势浑然不减,身上强大的气场照样还是把车里的温度给压得很低。

    所以唐小雪就算有陈靖和洛歆给她撑腰,她也是坐如针毡,浑身不自在。

    洛歆看出她的尴尬,便打算化解掉,于是开口问道:“那个,我们今天去哪里?”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