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518章 设计婚纱和礼服

    怎么会?

    原本他以为那么英俊的男人,妻子少说也是个绝世倾城的大美人吧,就算没有到倾国倾城的地步,也应该是个时尚高挑的美女。

    却没想到,居然是个娇小的清秀妹子。

    上下打量起来,她穿着居然也很简单,上身就一件白色的t恤和下身一条蓝色的牛仔裤。虽然长发及腰,可却呆板地被她束在脑后。

    好吧,看起来就好像一个没有成熟的高中生。

    没想到这年头,高大英俊的男人都喜欢这种类型的女生,真是失算。

    正当他无奈地想叹气的时候,洛歆却主动朝他伸出手,笑眯眯地道:“高设计师是吗?您好,我姓洛,这位是我先生,姓乔!”

    咦?高文原本觉得这个女生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可是她这一笑起来,这双眼睛竟然美得不行,清澈得如同世界最干净最无杂质的地方一样。

    高文呼吸一室,差点就被她那双眼神给勾去了魂魄。

    直到周围的温度骤然降低,他打了个激灵才猛然回过神来。这才发现那个姓乔的男人居然不悦地盯着自己,如猎豹一般的眼睛透出一股危险的气息。

    高文这时才知道,他触犯了他的忌讳。

    这个男人,把这个女人当宝。

    想到这里,他不再含糊,也笑眯眯地伸出手朝洛歆握去。

    “你好你好,不用这么客气,叫我高文就可以了。”

    可就在他的手快碰到那双白皙的小手时,一双修长的大手突然横空而来,握住了那双小手,拉了回去。

    于是我们的高大设定师,手便扑了个空。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尴尬的味道。

    洛歆抽了抽嘴角,这个乔子墨醋劲又犯了,只是牵个手也这么介意。于是她只好拉开嘴角,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灿烂一些。

    “那个,高设计师是设计礼服和婚纱的么?”

    高文是大设计师,虽然屈尊这里,可脾气怪异,又喜欢研究新人对不对衬。但因为他设计的婚纱礼服巧夺天工,又独一无二。所以还是有很多的人慕名而来,就算是被他损上几句,也甘之如怡。

    可是这会儿碰到了乔子墨,高文感觉自己的气场一下子就被打散了。

    不是他没气场,实在是这个姓乔的气场太强大。而且他也太会吃醋了吧?只是握个手,基本的礼仪,他居然还这么小气。

    再看看洛歆的模样,虽然脸上很尴尬,可眼底却是满满的幸福。

    罢了罢了!高文收回手,轻咳了一声清清嗓子:“是的,我设定出来的婚纱那是……”

    “按照她的尺码,给她设计一套,要独一无二的。”

    奈何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乔子墨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高文一愣,心头微怒,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这个人居然就……于是他把目光放到乔子墨的身上,和他目光对上的时候,高文还是强了一截,想说什么却又只能硬着头皮。

    “那个……”

    “一周的时间够不够?”

    “什么?一周?”高文想说自己设计一件婚纱就要好几个月的时间呢,这一周的时间让他怎么设计?可是在接触到乔子墨那凌厉的目光之后,他又退缩了:“够,还多着呢,一定可以!”

    呵呵!呵呵!高文说完只能在心里无奈地苦笑,今儿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个男人就把自己给震住了?

    同为男人,他简直丢人哪!

    出了婚纱店,高文还直接送到了店门口,客气了许久,看乔子墨的脸色阴沉得不行之后才转身离去。

    等他们走后,洛歆脸上一直维持的笑容终于垮了下来,愤怒地伸手扭了乔子墨的腰间一把。

    “你看你把人家吓得!”

    “嘶……”乔子墨倒吸一口气,这丫头欺负他时的劲倒还不小,不由得捉住她的小手包围在掌心里。“你谋杀亲夫是吧?”

    “乔子墨,怎么说人家都是一个设计师,你就不能对人家客气点么?搞得气氛那么尴尬,早知道我就自己来了。”

    她就知道,乔子墨这家伙会把气氛给搞僵。

    “自己来?”乔子墨挑了挑眉:“那个姓高的眼睛一直在我心爱的女人身上瞄来瞄去,身为男人我没给他一拳那叫不错的了,你现在倒反过来怪我不客气了?”

    “什么叫瞄来瞄去?”洛歆不满地抗议:“人家是设计师,他不看我怎么帮我设计婚纱啊?要不你干脆别叫人设计了,你来帮我设计好了,也省得你说别人老看我。”

    说到这里,洛歆的嘴角抽了抽,有些无语。

    果然还是那么霸道!

    “我设计?”乔子墨蹙起眉头,他是一个军人,怎么可能会那种东西?

    “不行了吧?”洛歆略有些得意地抬起下巴:“既然你不行,就别老是对人家那么冷,这是拍婚纱照诶,搞得好像有什么仇似的。”

    明明是那么开心的一件事情,结果……全被他给毁了唉。

    原本洛歆是说他不会设计婚纱,可是一句不行,说者无心,听者却是有意。

    乔子墨幽深的目光中似有什么东西在凝聚,之后越聚越深,大手箍紧她的腰身慢慢凑近在她的耳边呵气。

    “我行不行,你不是最清楚了?”

    洛歆一愣,抬起头眨巴眼睛望着他:“什么意思?”

    乔子墨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你说呢?”

    一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