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 婚姻,热情

    书房内。

    洛歆上楼的时候四周很安静,正巧碰到王妈从楼上下来,看到她的时候露出笑容,想叫她名字的时候却似想到什么似的噤了声。

    然后快速地走到洛歆身边,小声道:“洛丫头,你可终于回来了,老爷子啊,一大早就盼着呢。”

    洛歆看她压低声音说话的样子,不由得心里诧异:“爷爷他怎么了?”

    王妈无奈地回头看了一眼:“性子拗着呢,没等你们不肯下来,早餐也没吃。”

    听言,洛歆眼中闪过一抹无奈,“早饭也不吃?”

    “是啊!自从上次婚宴的事情之后,老爷子就大发脾气,唉……这不,还生着气呢。你啊,多劝着点!”王妈热情地拉着她的手,似乎把她当成自家的女儿一般。

    “好,那我上去看看,一会准把爷爷给劝下来!”洛歆笑眯眯地应下。

    于是洛歆告别王妈之后,便直接上了楼,找到了书房所在之处,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站在书房口探头探脑地朝里头看去。

    乔老爷子说他老了吧,可人却稳当机灵关呢,一点风吹草动他就发现。

    毕竟么,年轻也是军队中的杰出人物。

    所以洛歆一探头探脑,立马就被乔老爷子给发现了,寒目一扫,便冷声问道:“是谁在外面?”

    他声音威严,听起来特别严肃,完全不像平时的语气。

    洛歆扁了扁嘴巴,背靠着墙,心想爷爷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快出来!”老爷子的声音又在房内响起,无奈,洛歆只好伸手掐了掐自己白皙的脸颊,让她看起来显得红润一些,之后才踱着小碎片往里面走去。

    “嘿嘿……”洛歆一进书房立马就露出了献媚的笑容:“爷爷……”

    乔龙天还以为门外是谁呢,本想发火,可是人走进来以后才发现是洛歆,这一下子火倒是全消了。本来还想着如何惩罚他们夫妻二人,现在看到这丫头消瘦的样子,他心里除了心疼只剩下心疼了。

    怎么出去一次就瘦一次?都瘦成这样了,将来他还怎么指望抱上僧孙呢?

    砰!

    想到这里,乔龙天猛地一拍桌子,发出巨大的声音。洛歆没想到会是这番变故,也是吓了一大跳,身子下意识地立正站好。

    “你还知道回来?”乔龙天伸出食指怒指着她。

    “一声不吭,就自己一个人跑到国外?你倒是长胆子了,那么远的地方你也敢一个人去!”

    “爷爷……”

    “闭嘴!我让你说话了吗?我话还没有说完呢你就插嘴?谁让你的?啊?”乔龙天一看到她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真的是发大火了。

    他可怜的孙媳妇啊,居然就瘦成这样了?

    洛歆本想说几句的,可是看到乔龙天气成这样了,便也不敢再说话了,只能低着头扁着嘴巴任由他骂了。

    “欧洲那么大块的地方,你一个女孩子没有经过爷爷的同意就一个人跑过去了?要是在那边遇到危险你怎么办?啊?”

    洛歆没有回话。

    “你倒是说话呀!”

    “我……”

    “闭嘴!”

    “……”洛歆无语了,额头上浮现几根黑线,嘴角抽了抽道:“爷爷,那我到底是要说话还是不要说话啊?”

    听言,乔龙爷子差点没气背过去,指着她你了半天,最后气不住一屁股就坐在了位子上。

    洛歆脸色一变,赶紧小跑过去,伸出小手拍拍他的胸膛:“爷爷,您别生气,我这不是回来了嘛?而且您忘了我去部队训练过的么?就算是遇到危险,我也会自行解决呀。”

    “是嘛?你只有一个人,你怎么解决?”乔老爷子还是不悦地推开了他的手,哼了一声,胡子都翘到了一边。

    “我既然敢去,自然就有解决的办法呀,爷爷,您就别生气了,您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说着,洛歆还兴奋地转了一个圈。可是之前却因为流产失血过多,后来肩膀也流失了不少血,身体正虚着呢。这用力一转,整个人眼前一黑,差点就摔到了地上。

    幸好,她扶住了桌角,才没有导致摔下去。

    可是这一晃神,便让老爷子瞧了出来,随即紧张地拄着拐杖起身:“洛丫头,你这是怎么了?”

    听言,洛歆伸手拧了拧自己的眉心,抬头看到乔龙天紧张的模样,笑了笑道:“爷爷我没事,只不过有点贫血而已。”

    “都成这个样子了还说没事,马上让医生过来看看。”

    说完,乔老爷子伸手就要去打电话,完全没有了刚才生气的模样。

    洛歆缓了一会儿便觉得舒服多了,眼前也逐渐恢复了光明,耳鸣的情况也消失了。她这才站起身阻止了老爷子的动作:“哎呀爷爷,女人贫血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我之前自己是做护士的,我难道还不知道吗?不用叫医生了,我真的没事。”

    乔老爷子半信半疑地望着她:“真的?”

    “嗯!”洛歆赶紧点头。

    可是老爷子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叫医生过来检查一下比较妥当,于是略一沉吟了以后又道:“不行,得让医生过来看看,我才放心。”

    “爷爷……”

    “老头子,她有我照顾你还不放心么?”

    正当两人争执不下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乔子墨的声音。

    一老一少动作一顿,均朝门口看去,一身军装的乔子墨走了进来,